亡女.相心(五十三):佔領中環

老實說,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從學者口中聽到這四個字。

究竟戴耀廷是誰?他是現任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於早前在《信報》裡撰文指香港的普選路無望。如果要爭取普選,市民便要以佔領中環作為手段。

對於一個正常人來說,他的想法若變為行動,必定是達法的行為,那麼作為一位法律系副教授,對法律的認識理應比一般人更深入,那他必定知道自己的想法將會是於法不容的行動。可是,他依然堅持己見,只因他對於爭取普選的執著比一般人還要強,因此,他不惜以身試法,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對我來說,這種比較激進的手法,一般只見於社文連、人民力量等團體,其他人通常只發聲而不行動,想不到現在連港大學者也準備行動了。他的做法究竟是對是錯?

小弟不才,不敢斷然說戴先生是對是錯──我確信他比我考慮得更加多。對我來說,一個行動是否適合(不敢說正確),就在於其正面影響和負面影響的範圍有多大。

佔領中環的正面影響是,若然成功的話,戴先生真的幫助香況爭取普選,這對香港來說必然是好事,因為將來必定會有更能代表香港市民的人為我們服務;若然失敗的話,外國也會更集中報導香港的情況,這會否對中央施加壓力?我相信會「唔多唔少」也會。這對未來成就香港的普選必有幫助。

那麼,佔領中環的負面影響又會如何呢?無論這行動會否達成目標,必然會損害香港的經濟。我對於某些說法感到不以為然,例如會令投資者撤資,或者駐港解放軍會有所行動等。

對於前者的說法,我認為即使佔領中環這想法真的被付諸實行,香港那時的情況也會比亞洲其他國家更穩定(至少中國、日本、南北韓等國家之間的衝突對投資者的影響更大),而且這個行動應該不會是長期的(自認愛港人士的人不會眼白白看著香港「淪陷」而不理吧?),所以不值得投資者毅然撤資,把以前的心血付諸流水。

至於後者的說法,我認為以中國現時在國際的地位以及她目前的發展,她實在不會再讓類似六四事件的事發生,不然她必定會承受其他國家的施壓,有礙她的發展。而且,在奶粉禁運事件,內地有說法指中國和香港也是自己人,發生什麼事便好好談談,不用實施禁運這手段。由此看來,中央不會希望有嚴重的衝突出現在中國境內(而且香港更(目前仍然是,將來不敢說了)是中國和國際溝通的平台),因此,流血事件理應不會出現。

即使如此,中環是香港這金融之都的中心地帶,很多跨國公司在這理開設辦公室,而很多金融活動也在這裡進行,若果這重要之地被佔領了,哪怕是一天,香港經濟也必定會有損失。這不是一小撮人的事,而是全香港事民的事。即使爭取普選是重要的,但對於部分人來說,賺取金錢努力生存(而非生活)顯然更加重要,他們必然會反對佔領中環。

最壞的結果是,佔領中環想法成真,香港經濟受損;參與者雖保性命卻被拘捕,結果失去自由和地位;中國雖受外國更大的壓力,但仍然故我,未有落實香港的普選。結果,一班有意的人付出了,卻得不到想要的結果,這將會令港人對普選更加失去信心(和平和激動的手段也做了,卻沒有結果,失去信心是必然的事)。

有人可會說,如果連做也不做,我們將會什麼也得不到。可是,我卻認為,如果某事的成功率微乎其微,而且其壞影響可能是深遠而嚴重的,那仍然決定行動的人必定是魯莽的人。

總括而言,我認為佔領中環這行動暫時並不適合。

You may also like...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