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五十一):同事的相處

因為工作關係,我要主動與同事A透過skype溝通。他把我需要的文件交給我,我看過後表示有些地方寫錯了,要改。我指出了我有疑問的地方,禮貌地請他改正。

最初他的回應也很正常,但當我不斷指出我的疑問,他開始讓我感到他很不高興。他不斷重覆著一些看來十分不負責任的說話,例如:「只要能了結這件事情,你要我改多少次也行。」、「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你要我改這些,但只要能完結這件事,我便會改:我只是一個任人差遣的人!」
我無法想像為何他會這樣說。事實上,之前我們也曾經試過有爭執,那也是因為一些文件的內容問題,我覺得不妥當,他覺得我的要求無理,結果他在眾人前發脾氣。儘管他事後向我道歉,我對他的印象已經變得很差,盡可能不去接觸他,以免再發生任何衝突。結果,不愉快的事情再一次發生,只是這次是在skype上發生。
我不是人際關係的專家,而我在公司也沒有很多朋友。可是,我知道一個道理,就是要尊重對方,了解對方的難處,並一起努力完成工作。
例如這一次,我和同事A是不同的部門,而他要交一些我部門要求的文件,而且那些文件要符合某些規則。那些規則並不是我訂立的,而是高層透過不斷的討論與在符合某些條款的情況下訂立的,我十分認同那些規則,所以我不會因為方便快捷而接受那些不符合規則的文件。
同時,我也知道同事A所屬的部門總會提交不符合規則的文件,所以我每次也十分有耐性地把我看到的問題告訴相關人士,而不會要他們自己尋找錯處。我自己做好了本份,當然會期望別人也會做好本份,卻不會期待收到對方以上的回覆。在我心中,他好像以不負責任的語氣說:「這是你要求我改的,我什麼也不知道,我亦不會告訴你我為何這樣地撰寫文件。有錯的話就是你的錯。」
我不排除我是想多了,因為文字不能傳達一個人的心情和態度。但是,同事A就是令我感到他不負責任。我完全明白他在那份文件上所花的時間和精神,也了解他只是人類,總會有犯錯的時候,而我只是以部門最低的要求來檢查文件,難道他連那些要求也不能做到?
當然,他可能做不到,但他不能以負責任的態度回應我?和我一起合作完結這事情?而非看似要我負上所有責任地了結這件事?須知道最後發生什麼事的話,他不用負責,因為我已接收了文件。如果他以我的角度看事情,他又會怎樣做?
再放大一點看,我覺得很多人都在社會上迷失,或者變得不負責任。原因很多時都是:因為其他人這樣對自己,所以自己也要這樣對人。「別人的事是別人需要理會的,不是我,我做好本份便成。」這是很多人會說的話,但當事人是否真的做好了本份?還是說只是做了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毫不理會當中是否出錯,令別人有機會背鑊?難道他們忘記了小時候老師教導我們合作的重要性?
當然,很多時候這種心態的形成往往是因為他們也曾被逼負上不該負的責任,他們也當過爛好人,所以他們學聰明了,不會再當一個爛好人。但是,在我看來,這並不是向這個方向改變的合理原因,如果是同事的話這更是十分無理。
我不會強求同事間變得很親密,但至少是互相尊重、不會要對方背鑊、有困難會互相幫忙。這才是乘坐同一條船的合理態度,不是嗎?
看到這裡,如果你覺得我太天真太幼稚,那我感到十分抱歉,浪費了你的時間。但是,如果你覺得我的說話合理的話,想一想你有沒有曾經說了類似同事A的說話?下一次你會怎樣說呢?
謝謝你的時間。不要忘了要subscribe我啊!

You may also like...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