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一百二十四):合理化行為

我們很多時都會在行動/某事發生之後找出合理原因來解釋,不論是股票市場的升跌還是自我行為的解釋。而且,當我們面對一些明明是主因的原因,我們卻不願意面對,卻努力地尋找其他原因,企圖合理化某行為/事件。

我當下正在觀看的《Breaking Bad》正令我有這種想法。
以下有少量劇透。
話說我看到第三季了,主角一直也面對不同的問題,有家庭、健康、人生安全等,而他的妻子也一直懷疑著丈夫是否一直隱瞞著什麼,最後終於真相大白:丈夫在製毒賺錢。這一下打擊給了她出軌的理由,後續發展如何實在令人期待。
而我在局外人的角度看整件事,總覺得不論是主角還是主角的妻子,一直也在找理由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主角正在這樣做,因為不論是什麼原因,製毒就是不對的事情。不要試圖把責任推開,或者說到不關自己的事,難道主角為人師表,不會知道吸毒的禍害?難道他未曾看過年青人因為吸毒而變得不似人形?因為想買毒而打家劫舍?因為想吸毒而行使暴力?因為戒不掉毒癮而令整個人生都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難道主角會認為吸毒也有程度之分?他只是製冰毒,而非海洛英,不智那麼容易試癮,所以罪行不深?
主角合理化自己行為的理由是:他得了肺癌,時日無多,為了家人的將來,他要在大限之前賺多一點生活費。這看來是很讚的理由,但是想深一層,為何他會認為這種理由能站得住腳?他應該知道,不管是什麼理由,由他選擇製毒開始,他便走上了不歸路。難道當一個人大限將至,他便能拋棄所有道德價值觀,做自己想做、自以為對的事情?難道人之將死便能給予一個人犯法、以致可能會傷害別人的權利?這一點確實值得我們深思。
說穿了,一直都對人和善、守法的主角,是因為一直抑壓著內心那個覺得上天不公平,一直以來也不給他發圍的機會的想法,最後到了臨界點爆發,才會選擇走上這條路。其他的原因只是導火線。
主角的妻子也是奇怪。的確,我十分了解她知道自己丈夫製毒後對他的失望。但是他對於這份失望的回應就是與可能是舊情人的人搞外遇,而且她才剛誕下女兒!她的理由是,她十分傷心丈夫以家庭和健康為由而犯法賺錢,但他為了維護面子和兒子的人生,暫且不打算報警,為此她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但是,這些壓力是否就能把外遇個理化?
同時,諷刺的是,他的外遇對象是他的老闆,因為不想公司倒閉而造假數。主角的妻子雖說不會為賬目簽名,但是她卻為他隱藏那些數,亦即是為老闆做一些犯法的事。既然她不滿丈夫做犯法事情賺錢,為何她自己又幫助老闆做其他犯法的事情?難道是因為這種造假數不會有人命傷亡,所以程度較低、較容易接受?難道是因為「既然丈夫也犯法為家庭,我為何不可這樣做?(如果不協助造假,公司便會面臨倒閉,到時她便會失去工作)」這種理由?
說穿了,她就是一直都對舊情人念念不忘,而經歷不同的壓力後,她想出軌了,而且她愛這位舊情人多於丈夫,所以她認同舊情人的犯法行為。
以上雖然是虛構的故事,卻令我「深思合理化行為」這種舉動。看到主角和他的妻子這樣不願意承認自己內心的真正想法,我想我們大部分人都總是享受著自欺欺人。

You may also like...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