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一百三十七):老闆的介入

每一個月我也要為老闆準備至少未來三個月的盈利預測,看看有沒有很大的波動,例如因為季節性因素而令盈利受影響?銷售員忽然為公司帶來大筆生意?有某重點客戶即將流失?某些一次性的銷售為某月份的盈利帶來正面的影響?

每一次我也要向不同部門的同事「套料」,看看他們能否如期完成工作,令客人能夠在預期的時間裡開始使用我們的服務,我們方能開始計算盈利。隨著公司愈來愈大,生意愈來愈多,種類愈來愈多,要求完成報告的時間卻愈來愈少,我的工作也愈來愈困難。
最近老闆忽然興起,說以後他也要和我一起完成盈利預測。他十分
強調我以後必須要直接向他「套料」,問他所有相關的問題,他將會設法向其他同事找出答案。
這種做法有如一位媽媽(我)一直也是親身到街市買菜,準備晚飯。直至某一天,他的兒子(老闆)忽然提議以後由他買菜,媽媽只需要告訴兒子在哪裡買什麼便成。老闆忽然希望成為中間人/橋樑,協助我完成工作。
我當然知道他的用意為何:他發覺自己經常被蒙在鼓裡,沒事也罷,有事發生的時候他卻是最後才知道,這令他自覺沒有安全感。他為了令自己更早知道更多,便自動請纓要求協助。當他成為我和其他同事之間的橋樑後,所有資訊便會經過他在我們之間傳遞,他便更清楚知道有什麼危機正在蘊釀。
正如每一位媽媽在知道他的兒子想幫她買菜煮飯後,她們的內心會感到擔心,我也對於老闆的直接介入感到不知所措。這當然不是因為我和其他同事有事想隱瞞,而是這項盈利預測的工作涉及的資訊量頗多,我每次也不止與其他同事開一次會,而是不停開會,好讓我的報告反映出真實情況(這也是因為同事的工作總不能一步到位,我總是在最後一刻才能確認盈利)。
盈利預測這項工作絕對不是孩子幫媽媽買菜的那種程度,老闆實在不應以類似的心態來提供協助。
但是,他是我的老闆,他有如此要求我只能點頭同意。結果,我把我的工作過程、平時會找哪位同事、問什麼問題、有什麼重點要注意的事情等等全都告訴老闆。一天後,他表示為何我的工作會這樣複雜?同時,他把他個人無根據的盈利預測告訴我,叫我跟著做。我一聽後心知不妙,因為以那種方法準備的預測必然不準確,那麼其他報告的用家必然提出質疑(沒錯,我的老闆需要向他的老闆報告)。到時候,我便大禍臨頭了。
的的上司也知道這件事,他當然知道整個盈利預測是有多複雜了,所以他在知道老闆的提案後,立即與老闆開會討論。一輪討論之後,老闆以「實在是很複雜」的理由叫我繼續按以往的方式工作。最後,一切都返回原點。
我想說的是,我了解老闆的想法:他的位置必須把一切都掌握在手,才能作出最好的決定。他渴望藉著親力親為來了解事情也沒有錯,錯就錯在他當下的位置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和精力去親力親為:他必須作出取捨,下放權力到他的下屬,幫他作出某些決定,不能他根本不能帶領公司不斷發展。
如果他對於某些事情感到被蒙在鼓裡,他應該想辦法改善與下屬的直接溝通。協助我工作將不是最有效的方法(雖然也應該能達到他想知道所有事情的目的)。
作為老闆應該要以鷹眼的視點看事情,並在看到獵物時才主動出擊,不是嗎?

You may also like...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