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一百八十七):直率壞事

某天,一如以往,我帶著耳機,一邊聽音樂,一邊工作。在這一方面,我的公司一般都會很自由,不會因為同事一邊聽歌一邊工作而責怪他們,因為他們重視結果多於過程:最緊要交得到工作,而且不要太過分(例如不要一邊打機一邊工作)。

只是,即使我聽著音樂工作,我仍然聽到身邊的聲音,不時留意身邊事物,確保當有人需要我時我能立即應對。結果,我聽到了上司的破口大罵。

我上司是一位表裡如一的人,他開心的時候你會知道,憤怒的時候你也會留意到。他是一位很易懂的上司,令我很多時也能避開不必要的麻煩。現在,上司忽然破口大罵,我便心生不妙,知道當下應該發生大事。

我並未有出聲,繼續聽著音樂工作,但我開始留意上司和其他同事的說話。原因上司這次憤怒的原因是因為總部某同事不當的說話。話說自從全公司都開始使用某昂貴的會計系統後,不同的批評聲音始起彼落,大家都覺得那系統要麼十分複雜,要麼錯誤頻生,令大家都要花上額外的資源去完成工作。為了改善情況,管理層決定聘請A。

A應該是曾經在開發該會計系統的公司工作的人,因此對系統有一定的了解,也成功說服管理層他能處理公司同事當下遇到的問題。我並未有直接與A共事,不知他是否能幫忙,但我的上司和同事對他的評價並不是很好。

結果,今次A的一個行為觸怒了我的上司:他竟然和我上司的上司發出了一個電郵,指控我的上司和同事經常做事偷偷摸摸,得過且過。這番指控對於每個月都盡心盡力地工作的上事和同事們來說,當然是嚴重且不公平。簡單來說,A不滿我們工作沒有按步就班,依照既定程序工作,但上司和同事卻指出他們按照那些程序做事根本做不了,為了在每月的限期前完成工作,他們選擇了另外的方法。

我覺得在如此多毛病的系統下工作,錯誤和討論是在所難免,但問題是A的措辭:他為何要向上司的上司說我們做事偷偷摸摸?這是一個極其嚴重的指控,正如我的上司說,任何人如果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只是閱讀那郵寄,必然會因為那個「偷偷摸摸」的用語誤會了我們,這樣做對我們真的很不公平。當下我想,要麼A是不擅詞令的人,要麼他是那種總是想生是非的小人。

電郵在當下的社會十分重要,因為很多時商業溝通都是透過電郵進行,因此我們在使用電郵表達事情和自己的想法時,必須要很小心。我的心得是,只要是地位愈高的人,他們的電郵便愈不理細節,愈會把自己當下的情感暴露出來(除非是對著客戶),結果當下得罪了別人自己也不知道。我自問自己的電郵寫得並不好,但很多時我也會用婉轉的話語來進行討論,盡量希望對方不會因為誤解要感到冒犯。

A也真是一位不懂得如何使用電郵的人。哪怕當下他真的覺得我們做事偷偷摸摸,他也不應這樣指責我們,並把他個人未經證實的想法告訴我上司的上司,這實在是最愚蠢的做法。我不知道上司會如何處理這次的事情,但我想A將會過上一段不安寧的日子了。

You may also like...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