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雜文(七):831

當林鄭宣報可能會行使《緊急法》時,我便察覺到她的別有用心。我也能預見,反對聲音將會因此而加強(包括是本人也感到焦急),結果,人民被迫急了,於是在831紛紛再次上街表達訴求。

結果,悲劇再次發生。

我一直都明白,作為執法者,警察必須要將違法的人拘捕。他們就是以保護人民為大前提而存在,這是無可否認的一點,也是因為這種使命,他們被賦與權力,令他們能確切執行他們的職務。

但是,在大規模運動開始以來的兩個月,我們一直評擊的方向之一是他們的手段:

  1. 他們用過份的暴力對付示威者;
  2. 他們以無所不用其極的方法來拘捕示威者,結果傷及其他什麼也沒有做的市民都;
  3. 他們疑似在私下傷害及羞辱被捕人士;
  4. 他們利用法律賦予的權力來逃避責任,說得誇張一點,即使他們殺了無辜的人他們也沒有錯。
警察身為執法者,卻利用警權來任意執法,以達致白色恐佈:當人們用大聲公說話就是襲警,他們用強光照記者卻只是照明;當他們以法律為由阻止記者到某地採訪拍攝,卻又說觀眾只看到一個鏡頭,未有看到全盤情況;當他們以捉拿示威者為由,無差別攻擊警方以外的人,事後又表示市民在警方執法地方要自行承擔後果,我們又如何去信任他們。
放任警方的後果,就是往後將會有很多831事件發生,直到沒有人敢言。
之前一直說,政治問題應該要以政治解決,不要擺警察上枱,但在這兩個月來,我看到的是,警方固然被擺上枱,但他們也樂於被擺上枱:他們又怎會拒絕在之後所得的高薪和福利,以及普通人不會有的傷害別人的權力?
政府不是無辜,警察不是無辜,港鐵也不再是無辜。他們行到這一步,必須要有心理準備,他們即將要迎接更大的反擊。他們最後很有可能能全身而退,因為反對聲音實在過份渺小,他們也應該能繼續大魚大肉,享受人生,但他們將永遠失去安寧,他們所到之處將會不斷出現反對聲音。
也請他們不要天真地認為,他們身邊的人不會受影響。
反對聲音將會繼續此起彼落,反對的人將會繼續上街發聲,和利用不同媒體來將他們的過份行為宣揚至全世界。
祝願他們從此無日安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