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雜文(八):無力

人生中最感到無力的時刻,莫過於現在。

自小我便被教導很多不同的知識,例如正義必勝、法律會保護市民、警察會保護市民。那時的我又怎會知道,數十年後我將會受到多番的思想衝撃,令我必須重新審視我的價值觀,同時要親手摧毀一些在我成長路上助我堅持的原則。

結果,我再也沒有能依靠的價值觀,當下我變得無力又無助。

究竟正義是什麼?當然,我未有天真到認為這個世界是非黑即白。好人也會有做錯事的時候,壞人也會有逃避制裁的一刻,只是在這兩個月裡,我所聽所聞實在令我感到大受打撃。

原來,掛上正義之旗的警察,只是一班以過大的、看似絕對的權力來為所欲為。他們以暴力對待提出問題和反對的人,不論是男是女、是老是幼,他們也無情地利用手中的暴力來施予懲罰。

一句會突破防線,人民便不能隨意移動。

一句襲警,即使只是用電筒照射也會無故被捕。

一句阻差辦工,即使與警察距離數米也會被警察恐嚇。

一支黑旗,即使附近有很多平民百姓他們也會毫不猶疑地發射催淚彈。

一句懷疑,即使是穿著什麼衣著,警察也會大聲恫嚇然後拘捕市民,也會拘捕帶著剪刀會生理鹽水的救護員藏有攻撃性武器。

從何時開始,我們要生存在一個終日要害怕警察會忽然對我們不利的社會?從何時開始,我們會真心仇恨著這班只會用暴力對待無辜市民的人?

在這種現實底下,我們能做什麼?身為和理非思想下的政策反對者,我們能做到的除了時每天都留意著傳媒們Live直播、記者在警察記者會的質問、在社交媒體上不停轉載不同消息,我們還能做到什麼?

我們不能公開說出仇警的過份說話,深怕會被人抽後算帳;我們不能對警察個人做到什麼,因為他們一句「襲警」我們便會「收皮」,而法律在這時候只會幫助他們;我們不能對警察的家人朋友做什麼,因為我們沒有能力/權力。

我們只能每天都向天祈禱,期望每一位曾經傷害過無辜人民的人會有報應,期望他們惡有惡報。期望、期望、期望!結果,我們只能終日沉醉在自我幻想中,在虛幻的世界給警察一次痛撃。

結果,我們什麼都做不了。

人生中最感到無力的時刻,便是現在。

This Post Has 2 Comments

  1. 匿名

    不要氣餒,長遠而言,人類一定向前進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