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雜文(十):用錯的態度做事,做一萬次也是錯

用錯的態度做事,做一萬次也是錯。

看在眼裡,有部分老一輩的人也是這樣做事。他們一直以來都用同一種態度處事,是因為他們曾經被如此教導過,而他們身邊也是這樣做事,結果,他們築起了框架,困住了自己。

看看香港政府的高層們,你便會看到這這類人。

他們都在權力核心工作,深知下級必須服從上級,在下位地永遠不能反抗在上位者,即不能以下犯上,不然上位者將會作出懲罰。

在他們眼中,他們就是在上位者,普通市民就是在下位者。普通市民必須要絕對服從政府,不能做他們不期望做的事情。

為何他們是在上位者?不是因為他們有錢,也不是因為他們是特別的、被選中的人,只是因為他們有權力,有槍和各種武器,和有不完善的法律在背後把關。

他們是權力的信奉者,所以他們期望在他們腳下的人也要如此信奉著自己。

結果,他們遇上了追逐自由民主的真香港人,一班不願意向權力屈服的人。

手執權力的政府決心要這一班反抗人士低頭,因為他們在權力面前都是這樣低下頭來。因此,政府決心要用盡任何手段撃潰這種抗爭,也絕對拒絕向這一班人低頭。

他們用盡所有暴力,使用對人體有害的催淚彈,使用真槍實彈,使用緊急法去通過不合理的法律,利用法律來申請禁制令來限制真香港人。

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用別的方法,即使可以解決這抗爭的方法有很多,即使抗爭者的訴求是實上是十分合理可行。他們的自負、高傲、不忘輸的心態,令他們堅持要用自己的方法—以暴易暴—去解決問題。

堅持以這種錯的態度做「制亂」,最後當然會引發更大的混亂,更大的反撃。他們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最後引火自焚也可以想像得到。

在現今的社會,在上位者應該要不斷反思,究竟以往的以權力制壓人心是否仍是可行的方法?接受不同的意見是否真的是如此困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