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二百一十八):一直都是這樣做…便要繼續下去?

記得以前,我在歐洲乘搭列車時,我不時會遇到車站職員檢查車票。雖然我們在香港乘搭黨鐵已經不會用車票而使用八達通,但事實上在一些外國地方依然是使用傳統的車票乘車。

當然,車站職員人手有限,不會逐一檢查,因此有些外國遊客會乘機不購票乘車,期望能避過車站職員耳目,賺得一程免費旅程。

這與日本相類似:上回我去日本時,乘車也要購票。不要想像日本發明了很多高科技東西,他們的日常生活也已經科技化,事實上有很多城市的居民也是很傳統地生活。

這一點看來台灣反而做得較好?我看到即使是偏遠的地區,乘車也是使用悠遊卡,儘管乘客也能依舊買車票乘車,很多人也很依賴那張悠遊卡。

最近我到了台北近郊便看到了一個有趣的畫面:我在列車上看到有列車職員一卡接一卡地走過,這與歐洲和日本的列車檢查車票的很為很像。我知道台灣曾經被日本統治過,很多事物也與日本很像,所以我想這就是日本乘搭列車時的檢查車票之舉。

問題就是,即使依然有購票的系統,絕大多數居民也是以悠遊卡乘車,那麼他們是不會有車票。換句話說,為何那列車職員要一卡接一卡地走?

可能他要負責檢查一些有買票的人?但他又怎樣分辨誰有購票誰是使用悠遊卡?或者他是有其他職責?例如檢查車卡?可能吧,但香港的黨鐵也會有人檢查車卡,只是檢查的時間是到終點站,而非在行車途中。

我的看法是:那列車職員的行為其實是從傳統帶來,即自很久以前他的職位的職責就是要一卡接一卡地檢查車票,即使現在大部分人都不再購票,他們依舊要按傳統地做事,反正在行車中途他們也沒有其他事情要做,而且走遍每一卡也能確保當有事發生時能立即應付(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沒曾fact check過,知道的人可以指教指教)。

換句話說,這就是墨守成規。

記得我剛在新公司上班時,老闆特別告訴我要看看我的上手做過的事,如果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不用害怕要挑戰那些舊的做事方法,即管為新公司帶來新的處事方法。

事實上,很多時我們都會很自然地按照舊方法做事,不是因為我們懶,也不是因為舊的方法很好不用改(當然,有時候舊的方法也真是比新的方法為好),而是因為我們習慣了認為舊的方法就是做事的基準。

有這種想法的原因不難理解:舊的做事方法既然仍然被使用中,即是說它在經歷了一段時間候仍然適用在處理某事之上,即是說它仍然有其存在價值,我們實在沒有理由去去舊迎新?

這種盲目篤信「舊的可能是好的」的想法其實是十分危險,因為它可能隱藏了一些一直未有浮現的危機,而當那些危機出現的時候,它的破壞力可能是不能預計的。

當然,列車職員在不再購票的時候仍然逐卡檢查車票,實在很難想像會有什麼危機。只是,有時候,我們必須要想想,究竟我們一直以來的想法/行為是否可以繼續應用?

正如以下舊有思想的例子,我們也要時刻反思是否要百分百聽從:

1. 只有考上好大學,我們才能有好前途。(即是說沒有/沒有好的大學學位我們便完蛋了?)
2. 要找一份有前途的工作,我們才能賺到錢。(即是說我們要「打死一世工」?)
3. 要聽從上司的話,因為這代表著尊重。(即使是錯的也要跟從?)
4. 不能犯錯。(我們可以成為完美的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