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雜文(九):殺人的一刻,你們在想什麼?

殺人的一刻,你們在想什麼?

執筆之時,已是警謊在西灣河開槍射殺黑衣人後的兩個多小時。由於1111三罷的關係,很多關心香港事務的人一早起身繼續進行抗爭。就在一連串事件發生之後,警謊便在西灣河開了三發真槍。

兩人倒下,一人暈迷不醒。那時我正在家中,準備出門出班。

為什麼?在月初我們已失去了科大的周同學,而他的死因仍然是一個謎。事實的真相眾說紛云,但有一件事是十分確定的:警謊在這件事是責無旁貸的。因為一名警員在將軍澳結婚,黑衣人在附近徘徊,防暴便煞有介事地包圍著將軍澳的黑衣人集結地,結果釀成悲劇。

最終,周同學去世了。

事隔不到七天,又再多一位同學因為警謊的魯莽和錯判形勢,可能會失去珍貴的生命。

這究竟是什麼道理?

人命何時變得這麼便宜?持有武器的人可以動不動便開槍射殺別的生命,即使對方是手無寸鐵,即使對方是前途無可限量的年青人。

在直播片段中,我看不到警謊正受到生命安危,卻只見到那人忽然擎槍,挾持著一白衣人。其他黑衣人看到便慢慢上前,但他們沒有持有任何武器。剎那間,那警謊近距離對面前的黑衣人開槍。

在黑衣少年倒地的瞬間,我確信香港的法治而死。開槍的警謊大可以說那是生命垂危的一刻,只能開槍制止暴亂;也可以說是高層的指引,以真槍實彈來對付1111的三罷;也可以說黑衣人不是人,性命賤過地底泥。

原來,我們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香港治安,並不是因為我們被一班英勇和決心保護市民安全的精英所守護,而是因為我們一直也十分好運地沒有大罪案發生。

原來,我們一直被一班隱性殺人犯所「保護」著。沒事發生當然不用擔心,但當有事發生,我們便只能坐以待斃。

究竟,在殺人的一刻,警謊你們正在想什麼?

願中槍者平安無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