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相雜文(十二):消失

「先生,您的電話號碼已經用了十多年?您真的打算不要了?」電話另一端的客戶服務員好奇一問,我想了一想,便說:「對,我不用了,麻煩幫我刪除吧。」接著就是一些指定的台詞,什麼有一百天保留,之後便完全刪除該號碼等等…

今年的聖誕節,我想容許自己拾回一點過往的負面感情。

那個電話號碼其實是我的另一位家人擁有的,現在他不再使用那號碼,我當然不會那麼傻仔繼續付錢保留號碼了。這其實只是一件十分微不足道的事,卻忽然令我感概了。

原來,當事物快將消逝時,哪怕只是一個用了很久的電話號碼,我的心頭也會湧上莫名的無力感與失落。

我手執電話,一邊聽著電話公司的客戶服務員說話,一面看著我的家:那部電視、那部電腦、那張電腦桌、那張睡床…那些我現在正在擁有的物品,(如果能被用到那麼多年)將會在數十年後,當我離開人世後被丟棄,經處理後回歸大自然。

每件事物也有終結,即使是寶貴的人生也有終結。

我又想起了那位小學同學。

人生無常,時間有限

那時我只有十多歲,正在家中無聊,忽然聽到媽媽說:「你知道前幾天樓下發生了交通意外?有位小朋友好像被撞到了,結果不幸離世…」我正在旁邊把玩著手中的玩具,未有仔細留意媽媽的說話,直至她說:「那好似是你的小學同學…」

那一刻,我發呆了。我走到媽媽的身邊,那著她手上的報紙,看到那則交通意外的新聞,上面的小朋友的姓名正是我那小學同學的姓名。

我未有任何反應。我與那位同學並不熟悉,但曾經是同班同學,所以也有聊過天。當下,我不知道如何去表現自己,不知道如何去作出適當的反應,唯有保持沉默。

那是我人生中首次面對認識的人的離去。

原來,所有事情都會有其完結的一天,但完結總來得特別快、特別令人措手不及;原來,人生是如此無常。

失去的十多年光陰、或一生的時間

昨晚看到有人在商場墮下,也有人在食肆外面墮下。除了憤怒,我更為他們感到悲傷。

他們為了追求一些不能輕易獲取的珍貴之物,願意以自身寶貴的性命來換取,結果,大部分的他們賠上了身體,有些更賠上了性命。

時間和生命的價值,永遠不能用金錢來衝量,是我們最有價值的東西,但很多人也願意以這些寶物作為籌碼,希望換取到另一種珍貴的寶物:民主自由。

自年中運動變得激烈之後,到目前為止已有數千人被捕,有些人更已經被奪去了數十年的自由。在未來的數年至十數年裡,他們不再能夠與至愛過節、過生活、做想做的事情、完成想成就的夢想。

比起我失去(放棄)的那個電碼號碼,他們失去的更加多,我實在不應如此無病呻吟。

三十多年來的平安夜裡,今年的最不平安,也最為令人心碎。

重要的是,悲傷過去,我應該如何是好?當然是不要在沉醉在悲傷之中。既然我再一次意識到完結/失去的苦澀,我更應該要珍惜當下,好好活出個未來;也要努力做自己能做到的事,與所有義士一起努力,為抓住最終夢想而奮鬥。

You may also like...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