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想雜文(十五):我們都在等待終結的來臨

大部分的人也會說,不想這麼快便到達人生的終結,因為當終結之時,我便什麼也做不了。我本身也有這種想法,但同時,我的心底裡也會有另一種想法:當終結之後,我便不用再有任何責任、任何負擔、任何令人傷心的想法,這其實就是一種解脫。 「我們都在等待終結的來臨。」這可能是我們不願意面對、卻是最真實的想法。 每一次旅行,在開始時我總會感到興奮,因為我終於能夠暫時離開香港這遍壓力很大的土地,以旅人的身份在別處享受放鬆的日子。接著,一連串逛街、吃美食、拍照、以外地人的身份享受生活在當地的感覺,過程實在是令人開心,直到旅行的最後一天,我帶著不捨之情慢慢步入機場。 但是,在那份不捨之情之中,卻包含著一份「鬆一口氣」的感覺,因為我終於可以返回所屬的地方,繼續我的工作。 「不知公司郵箱收到了多少電郵?」、「不知暫時放下的工作有沒有出了亂子?」、「不知上司/下屬有沒有突發的問題等待我的協助?」沒錯,即使在放假旅行中,我滿腦子也充斥著工作的想法,內心的一角彷彿正在等待著旅程的完結,好讓我能盡快重新投入工作。 這好像是工作狂的思想,不適用於某部分人?或者吧,但以下的例子可能更適用了更多人。 只有被通知正式完結,我們才能放下執著 不要說死亡這種極端的例子,就說說離職。在離職之前,我們(正常的)打工仔總會努力地做好自己的本份。除了極不合理的要求,只要是公司/上司要求,我們都傾向盡力把工作完成。 當然,每個人對盡力的解釋也不同:有人認為盡量是有星期一至五、朝九晚六的時限,有人則會認為是24/7,但不管是那個解釋,只要我們繼續被聘用,繼續取得薪金,我們便會繼續工作。 直到離職的一刻。 … Continue reading 亡想雜文(十五):我們都在等待終結的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