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二百三十四):發光.發亮

十年前的我,對於外國人那過份樂觀、樂觀積極的態度感到驚訝,也對於一些只懂得宣揚正面態度的人感到不是味兒。那時候大學裡的所謂「洗腦camp」更令我感到憤怒。十年後,我感到內心有一些根本上的轉變。 我依然覺得盲目去強迫思想正面積極、盲目地宣揚愛與包容是錯誤和噁心。可是,我開始以另一種的角度去看待正面態度。 自從一年前我開始看無數外國有關創業家和關於成功的Youtube頻道,我的思想和說話也開始包含一些正面的詞語,例如:「不要放棄!」、「相信自己!」、「不要害怕犯錯!」、「要有自信!」、「只要堅持必定能夠成功!」、「努力不懈!」等等。 我承認自己慢慢被這些Youtube頻道的思想潛移默化,開始放開懷抱,接受這些我曾經不喜歡的思想。但是,在這一年的浸淫下,我卻發現自己未有變成過去我所討厭的過份樂觀的人。 有時候,當我和朋友說這些鼓勵說話的時候,我也會仔細聆聽自己的說話,留心自己的用語會否有點過火,結果發現,我的話並沒有令我自己感到噁心(對方有什麼感覺就不得而知了),不像一些只懂不斷去宣揚正面思想的人那麼噁心。 我在想,究竟我們的分別在哪裡? 我相信,這既是程度上的分別,也是內在思想上負面思想的佔比的分別。前者很容易明白,我不會一直說好話,不會無視現實的困難而不斷地告訴別人「一定冇問題!」,而那些只懂宣揚正面訊息的人是會竭盡所能為聽者建立一個十分美好的世界。 後者是我在靜心細想之後所體會到的情況。我深知自己是一位不太正面的人,和很多華人一樣,總會去柅事情不好的一面,所以以前曾經有朋友說過我太負面,需要改變。現在,這些負面的思想仍在,但同時中和了我新學習的正面想法,結果它們像太極的圖案一樣,融為一體,沒有過多的正面或負面的想法漏出。 換句話說,我那些正面思想被本來存在的負面思想中和了,令我整體不會出現過份的正面積極的態度,不會強行為別人塑造出一個虛假的美好世界。即是說,我是以合乎現實的正面思想來生活。 我想,這就是決定性的分別。 … Continue reading 第二人生(二百三十四):發光.發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