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一):簡單、基本

我還記得,十年前我曾經買了一件很多圖案的T-shirt。那時候我喜歡有複雜設計的衣服,覺得愈複雜、愈多圖案,就愈有味道。怎料,十年後的今天,我的衣櫃充斥著的,就是Uniqlo的淨色T-shirt。

的確,人會隨著年紀漸長而改變。以前喜歡的東西,現在可能不再喜歡;現在討厭的事物,將來可能會愛上它們。

改變是必然的;世上只有改變這件事本身是永恆不變。我只是沒有想過,我的心態會隨著年紀增加而變得更為簡單。在很多事情,我也想重回基本步,覺得基本的東西才是好,才能幫到自己。

我曾經嘗試思考自己為何會有這種回歸起點的行為?是因為前進不了?是因為不想再複雜?或者是因為人生已經有太多複雜的事情,所以應該要重投基本簡單的事情?可能這些都是原因?或者,我也不想想得太複雜,只是純粹地想過得舒服一點?

生活回歸基本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一):簡單、基本
Photo by Nathan Dumlao on Unsplash

以前,我會想把日程排得密密麻麻,特別是在週末,因為我不想浪費每一分每一秒。我不是要強迫自己在每一秒都要工作,但總會為自己安排一些活動,例如這天約ABC見面,那天去學習什麼等等,讓自己感到生活很充實。

但是,日程安排緊密就是代表生活很充實?還是我只是不想讓自己停下來?

以前,我總覺得停下來的時間是浪費,代表不事生產;沒有產出,便沒有成長。我以為要令自己成長,就是要令自己不停地忙、忙、忙,忙著工作,忙著交友,忙著鍛練自己,忙著娛樂。結果,我一直都在忙著,忽略了自己。我沒有預留很多時間去和自己相處,去與自己對話,去了解自己究竟想要什麼。

結果,忙碌令我的壓力大增,也令我的身體出現一些小毛病。但是,換個角度看,這可能是上天的一種恩賜,令我知道我把我的生活弄得太忙、太複雜。我必須回歸基本步。

想通之後,我刻意地把自己的步伐放慢:我學會走路時放慢腳步,學會了不去計劃太多事情,學會了預留多一點獨處的時間給自己,學會了珍惜這些簡單基本的生活。從此,生活簡單了,也看來仍然很充實。

原來懂得欣賞生活中的基本和簡單,也能為我們帶來充實的人生。

交友回歸基本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一):簡單、基本
Photo by Courtney Cook on Unsplash

在交友上,我一向也很進取。

我不是指自己溝女很進取,而是我一直覺得,交友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因為它涉及溝通、投其所好、猜測對方心意等等。它的困難,其實都是來自人類本身的複雜特質。

還是黃子華說得好:「世界很簡單,人類很複雜。」正正道出涉及人類的所有事情,也會變得很複雜。

我曾經想過,要應付複雜的人心,我們需要複雜的想法。在任何一段關係裡,我們應該要不停地思考對方的一舉手一投足,猜度到他們的想法和喜惡,從而作出最理想的反應和回答。

「計算微積分也要複雜的算式,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當然要有複雜的想法!」這是我一直抱有的想法。結果,我愈做得多,愈猜度得多,我愈維繫不到關係,相反,有些人看來只是普通地交友,卻總能維持到很多不同的關係。

「我是否做得不夠?」、「或者忽略了一些關鍵細節?」、「我或者應該要再想得更複雜一點?」我經常問自己這些問題,但是我想錯了。我花了很多時間才發現,交友其實不需要想得太複雜,只需要回歸基本步:用真誠的態度待人,這樣便足夠。

真誠是基本的交友原則,但它常被人忽略了,覺得是謊話:「真誠什麼的,只是假話,最重要是有錢、有價值、有才華、有人脈…這樣才能交到朋友!」但建基於那些東西的關係,是否我們希望有的關係?如果我們哪一天失去了這些東西,或者別人比我們有更多這些東西,我們是否就要失去這樣關係?

唯有建基於真誠的關係,才能一直擁有,因為真誠是建構關係的基本步,是地基,建構得好的話,任何關係也是絕不容易動搖。

工作回歸基本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一):簡單、基本
Photo by Nick Morrison on Unsplash

我一直在想,我的工作是很複雜的事情。作為一位會計師,我除了要處理很多數字,理解它們背後所代表的意思,我也要去花時間了解複雜的會計準則。記賬不難,但要正確地記賬,確保符合會計準則,有時也並不容易。

但是,這些也只是基本。更重要的是,我們要了解所有數字正在訴說出怎樣的故事。盈利上升,是否代表我們正在賺錢?是否代表我們有足夠現金維持營運?是否代表生意做得很不錯?這些所謂「故事」,是老闆每天也需要知道的細節。他們很忙,很多時候也沒有時間去花時間理解數字,結果要由我們去代為理解和管理。

很多時,我也會想得很複雜,覺得我不可能從某幾個數字裡,推算整個生意是否正如預期般成長?某一刻的盈利下降是季節性因素(seasonal factor)還是行內競爭提升了?我就是不相信我能以簡單數字來說明生意的狀態,令我總是看不透情況。

「你是對的,左右生意的發展的因素有很多,所以我們需要有不同的假設,從而協助我們去選擇重要的Drivers,並透過觀察它們的變化來作出合理的推算。」我老闆說:「有時候,我們會留意到很多數字的變化,但我們不需要找出所有變化的原因。如果delta不大,符合預期,代表基本假設仍然合理,我們可以先不去理會;直到delta提升到某個很大的水平,我們才需要看看是否需要調整假設?」

跟據我老闆i-banker的背景,我可以推測他所說的Delta其實是指對沖值,即期權價格對相關資產價格敏感度的指標,用以衡量相關資產價格每一單位的變動而導致的期權價格變動的幅度。

原來,面對複雜的事情,我們更要回歸基本步,集中在基本、簡單的東西。

寫作回歸基本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一):簡單、基本
Photo by Aaron Burden on Unsplash

看回以前寫的文章,總有別一番味道。

那時候,我喜歡描寫。為了把人物的感覺表現出來,我們用很多文字來描寫某場景、某風景、某人物的行為舉止等。我覺得愈能協助讀者在心中畫出文章的畫面,愈能讓他們了解我當下寫作的心情。

這是因為沒有畫面的文章,雖然能令讀者有無限幻想,但同時也會令讀者不知怎樣去想像。如果讀者在看某一章節時沒有在內心產生與作者類似的畫面,他們是否能以類似的情感去看文章?他們也能否感受得到作者當下的心情?

現在,當我看回以前的文章,我便覺得那些描寫太多了,而且有點不能把那意境好好地表達出來。現在的我,對過去的我的評價是:經常為描寫而描寫,卻沒有好好地選擇正確的詞語來表達自己。這令讀者閱讀文章時會感到吃力。

現在,我寫多了blog,寫多了關於實用性的文章,體會到簡單就是美的道理。有時候,直接一點地寫,用簡單的文筆去寫,也能好好地把想描寫的畫面寫出來,而且更能令讀者了解我想表達什麼。

畢竟,寫作的基本就是要傳達想法。要做到這樣,用簡單、基本的文字就好。

思想回歸基本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一):簡單、基本
Photo by Jason Strull on Unsplash

罔相心,是「妄想」的意思。

很久以前,我已經察覺到自己愛胡思亂想。我的腦袋無時無刻地轉動,思考一些我所認識的人不會經常思考的事情,例如: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世界有沒有正義?人生來是否平等?我們是否應該追夢?面對不斷的犯錯,我們應該如何自處?等等。

我一直嘗試以多角度去思考這些事:以我自身的角度,其他朋友的角度,成功人士的角度,失敗者的角度,當權者的角度…等等去思考,令我腦裡不斷出現十分複雜而混亂的思想。我一直也很努力地整理那些思想。

直到現在,我也經常會思考這些事情。可是,這些年來的經歷令我成長了,我開始控制自己不被不同的立場所左右,令我失去焦點地看事物,反而應該以事物的基本面去看它們,例如不同人有不同意義,但生命的基本意義又是什麼?不同地方有不同的正義,但正義的基本意義又是什麼?人生的平等會被不同文化所左右,但平等基本意思又是什麼?

這種思想方式的轉變令我有更好的體會,也為我腦袋中本來存在的混亂思想重新整理一番。雖然我仍然在探索以上問題的答案,而我也許終此一生也不會找到答案,但我已經不會被複雜混亂的思緒所搞亂。

總結

很多時候,我們總是覺得複雜是好的,因為複雜代表豐富、代表多樣化,但這些複雜往往把事物的本質掩蓋,令我們看不到寅正想看的東西。這時候,我們需要使一切重歸基本,以基本簡單的心態看事物,才能看到真實。

************************************************************************

看完文章後是否知道更多了?歡迎你留言,或發信到電郵learning@iamdelusionman.com一起交流一下!如果你有興趣想一起寫文章,我也歡迎你來inbox啊!

另外,以下這篇文章可能可以解決你的其他問題?

You may also like...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