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二):2020.12.31

很快便到了2020年的最後一天。對我來說,這一年是其中一個我最難忘的一年,因為在過去的365日當中,我想至少有1/3年我也是在家中度過。

Photo by Mika Baumeister on Unsplash

另一個我最難忘的一年當然就是2019年了,原因也不用多說。

在數年前,我曾經有過一段懷念學生時期的日子的時間:懷念那時能有較多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懷念那時能有較多時間留在家中,也懷念那時不太花心思去思考社會與人生。結果,在這2020年裡,我的第二個懷念成了現實:我這工作多年的人竟然可以在這麼多留在家中的時間。

Work From Home本來是一件好事,因為不用早起身、不用迫車、不用趕回公司,一整天的起居飲食也能在家中完成。但是,這種看似舒適的生活,卻是建築在無數人命之上。

一種未知的病毒,傳染性極高,又沒有疫苗對抗,在過去一年不知從何而來,進入人類社會,令每數人喪失性命。面對這惡魔,不論是年輕人、老年人、強壯的人、富人、窮人、善良的人、惡人,都無法與之對抗。到目前為止,COVID 19已為世界帶來80.9m的確診個案(不代表有80.9m人,因為有人可能在痊癒後再次病發),因此而成的人有1.77m,相當於2%的死亡率(這是簡單的除法;看死亡率當然要看不同年齡組別為好)。

有人說這是野生動物身上的變種病毒,也有人說這是實驗室洩漏出來的人造病毒,但事實是哪一個也好,我們的世界確實被它所慢慢摧毀。幸運的是,人類仍然努力地尋找生存的方法。

未來就是未知,當下才更重要

Photo by Benjamin Davies on Unsplash

COVID 19為我們人類社會帶來很多不同的啟示,但我覺得最大的啟示是:未來充滿著不確定的因素,相比起來我們也許應該要更放眼於當下。

說到這裡,我想起了李偲嫣。我對她這個人沒興趣,也討厭她的政治理念。我卻對於她在半個月前因為確診COVID 19,在短時間裡死亡(享年56歲),感到生命無常。

我曾經想,如果今天是我生命裡的最後一天,我會有什麼感覺?如果我在寫好這篇文章後忽然因為染上COVID 19而死,或者在2021年1月1日元昀的黎明升起之前忽然死了,我會如何?隨著年紀愈大,我愈會想這些事情,因為現實告訴我,這並不是低機率的事情:每一天我們的社會也有很多人因為不同的意外而死去。

在這個覺悟下,我們是否仍然要把心思放在未來上?

這是當然的,因為我們當下會死的機率真的是很低,但我們卻要時刻提醒自己,不要把過多的心思放到未來上,因為哪怕只是一個小行為,我們的未來可能已經不同了。

例如,假如COVID 19不曾出現,現在我們香港可能已經被實施戒嚴了。

雖然當下可能有點無聊:我們可能依舊朝九晚五,之後再不斷加班,好不容易才能上床睡覺,貶眼間便到了第二朝,然後重覆做相同的事情,直到週末放鬆,之後重新開始新一週。但是,無聊與否是我們的選擇。有人選擇漫無目的地過,也有人選擇努力追夢,這關乎我們把多少心思放在當下:放得愈多心思在當下,當下便會變得更精彩。

為2020年劃上句號,然後…

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

雖然很艱難,但我們都已經努力地走到2020年的最後一天。在這一年間,有人失去性命或至親,有人失去工作,有人失去事業,有人失去目標,有人因追夢而失去自由,有人因自己的信念而受害,有人為了自身所追求的價值而離開家園,有人也為了普世價值而犧牲自己。每個人都有其屬於自己的2020年的故事,而現在我們都準備為2020年劃上句號。

然後…又是什麼?

然後,又是一個劃破黑夜的黎明,是2020年的第一個日出。

雖然很殘酷,但死者已矣,而失去了的東西,不論是工作、事業、目標、自由、家園等,也都不會復還。不管是否做好準備,我們可以做的,只有好好地迎接著2021年。

我們可以繼續為過去的兩年而傷心、絕望、後悔、痛哭、憤怒、仇恨,但我們也可以選擇去以過去為警剔,好好地面向2021年。過去已經過去,未來還未發生,只有當下才是現實。在新的一年,我們必須好好地思考自己真正想做什麼?想達到什麼夢想?想爭取到什麼?想自己的人生向著哪個方向而走?

我們仍有選擇。

祝各位美好地度過2020.12.31。

************************************************************************

看完文章後是否知道更多了?歡迎你留言,或發信到電郵learning@iamdelusionman.com一起交流一下!如果你有興趣想一起寫文章,我也歡迎你來inbox啊!

另外,以下這篇文章可能可以解決你的其他問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