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第二人生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三):現實與追夢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三):現實與追夢

「我們應該接受現實的殘酷?還是努力不懈地追夢?」這是很多人經常問自己的問題。這個問題沒有確實的答案,也不會是能靠著經驗累積而獲得解答。不同人有不同的體會和想法,最重要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現實是殘酷的,不管夢想有多美也得接受? 我一直也是蕭若元先生(燒山)的粉絲,每個月也課金到他的Patreon看他的影片。最近我得知他經常使用Clubhouse,並在機緣巧合下進入了某個討論電影的房間,論及香港電影業未來的前景,結果與很多電影人進行了激烈的討論,其中他與游學修的爭論(聽說已經不是冷靜的討論,而是有點火花的爭論?)更令雙方在事後各自拍了兩條Youtube影片來分別重申自己的看法和對對方論點的評價。 我想應該沒有人不知道Clubhouse是什麼?它是一個只容許參加者以說話的方法進行討論的Apps。與會者在討論過程中不會留下記錄(當然,入房的人用別的方法偷偷錄音是另一回事),因此理論上Clubhouse是「說完就算」的安全平台(但聽聞有後門連接到中國的server,是否真的安全就見仁見智,但有趣的是,聽聞有很多內地人在Clubhouse發言?)。我當時沒有入房,聽不到當時燒山與游學修和一眾年輕電影人等的爭論,只能在事後透過他們各自己影片來得知當時的爭論內容。 先說燒山的看法。燒山雖然是電影業的前輩,但他認為香港電影業未來是沒有前景的,不能再與八十年代相比。他說那時香港電影業的盛況其實是巧合得來的,是天時地利人和所獲得的成果。過去紅遍一時的演員,在現今世代已找不到接班人,加上世界其他地方的電影業的迎頭趕上,例如韓國,香港的電影業前景實在令他感到絕望。 「我認為香港電影業能夠復活的可能性是零。年輕人當然可以繼續追夢,但他們一定要接受這個客觀的事實,就是香港電影業沒救了。」燒山這樣說。 這令我想起本港另外的夕陽行業:傳統的報紙業和寫作。隨著科技發達,很多資訊也能免費從網上獲得(資訊是正確還是錯誤則是另一回事),而且在環保意識的提高下,很多人也不再閱讀紙質報紙,而看書也大多選擇易於儲藏和閱讀的e-book。在這個趨勢下,傳統的報紙業和寫作已經漸漸式微,前者不能只透過收費報紙來維持營運,而後者也再看不到另一個倪匡和金庸般,能只靠寫作發達。 對我來說,與其說燒山是在踐踏年輕人追夢,不如說他只是基於他對香港電影業的觀察而表達相應的意見。 隨著社會進步,未來的可能性不會是零? 游學修對於燒山的觀點十分反對,認為燒山貴為香港電影業的前輩,為何可以以這種想法來打擊仍然對香港電影業抱有希望的新世代年輕人?他覺得香港電影業還是有希望的,因為即使香港電影業不能再以傳統的方法重新發光發亮,在互聯網的世界下,資訊傳遞已經突破了地域限制,一部作品已經不再被局限於某一個地區。他覺得如果香港電影業能夠把握這個機會,它將能再次獲得成功。...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二):去到盡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二):去到盡

「Work Hard, Play Hard。」是很多香港人的想法,也是很多年輕人的左右銘。這個態度看來甚至是外國成功人士的人生態度之一。個人來說,比起這種「去到盡」的人生態度,我更喜歡中國的「中庸之道」,但我也知道很多時候,如果我們不拼到盡,我們可能不能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 不是政客的政客:特朗普 當下,我想到了特朗普。 特朗普是一位極為爭議性的美國總統。他在任四年來所做過的事情、說過的話,都為世界帶來極大的回響。四年來,有人變得愈來愈討厭他,也有人變得愈來愈喜歡他。套用一句十分老套的說話:「歷史將會評價他的功與過。」,我因此不會對他一直以來所做的事作出評價。 在「去到盡」方面,特朗普是無出其右的人。有人在他四年總統任期將至之時,回看他在四年前參選時所許下的承諾,發現大部分的承諾也實現了,相比起之前多屆的總統總是停留在說說的階段,特朗普的確是做出壯舉了。 雖然我沒有做過仔細的資料搜集,但我相信即使以全世界的政府領導來比較,特朗普的承諾達成率也必然是名列前矛,因為我相信絕大部分的政府領導也是以政客的態度來處事,而特朗普則是用極端的生意人態度來處事。 政客的態度即是什麼?你看看香港的政客的態度是怎樣,你便能略知一二。當然,不用地方的政客的態度也不盡相同,但大致上也是在最初只說好話,用說話來贏取民眾的支持,待他真的當選了,他就會放慢腳步,「說一套做一套」,等到適當時候再以「唧牙膏」的方式再給一些小甜頭給民眾,令他們繼續保持希望,而自己則在享受其他政治收穫。...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二):2020.12.31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二):2020.12.31

很快便到了2020年的最後一天。對我來說,這一年是其中一個我最難忘的一年,因為在過去的365日當中,我想至少有1/3年我也是在家中度過。 另一個我最難忘的一年當然就是2019年了,原因也不用多說。 在數年前,我曾經有過一段懷念學生時期的日子的時間:懷念那時能有較多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懷念那時能有較多時間留在家中,也懷念那時不太花心思去思考社會與人生。結果,在這2020年裡,我的第二個懷念成了現實:我這工作多年的人竟然可以在這麼多留在家中的時間。 Work From Home本來是一件好事,因為不用早起身、不用迫車、不用趕回公司,一整天的起居飲食也能在家中完成。但是,這種看似舒適的生活,卻是建築在無數人命之上。 一種未知的病毒,傳染性極高,又沒有疫苗對抗,在過去一年不知從何而來,進入人類社會,令每數人喪失性命。面對這惡魔,不論是年輕人、老年人、強壯的人、富人、窮人、善良的人、惡人,都無法與之對抗。到目前為止,COVID 19已為世界帶來80.9m的確診個案(不代表有80.9m人,因為有人可能在痊癒後再次病發),因此而成的人有1.77m,相當於2%的死亡率(這是簡單的除法;看死亡率當然要看不同年齡組別為好)。 有人說這是野生動物身上的變種病毒,也有人說這是實驗室洩漏出來的人造病毒,但事實是哪一個也好,我們的世界確實被它所慢慢摧毀。幸運的是,人類仍然努力地尋找生存的方法。 未來就是未知,當下才更重要...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一):簡單、基本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一):簡單、基本

我還記得,十年前我曾經買了一件很多圖案的T-shirt。那時候我喜歡有複雜設計的衣服,覺得愈複雜、愈多圖案,就愈有味道。怎料,十年後的今天,我的衣櫃充斥著的,就是Uniqlo的淨色T-shirt。 的確,人會隨著年紀漸長而改變。以前喜歡的東西,現在可能不再喜歡;現在討厭的事物,將來可能會愛上它們。 改變是必然的;世上只有改變這件事本身是永恆不變。我只是沒有想過,我的心態會隨著年紀增加而變得更為簡單。在很多事情,我也想重回基本步,覺得基本的東西才是好,才能幫到自己。 我曾經嘗試思考自己為何會有這種回歸起點的行為?是因為前進不了?是因為不想再複雜?或者是因為人生已經有太多複雜的事情,所以應該要重投基本簡單的事情?可能這些都是原因?或者,我也不想想得太複雜,只是純粹地想過得舒服一點? 生活回歸基本 以前,我會想把日程排得密密麻麻,特別是在週末,因為我不想浪費每一分每一秒。我不是要強迫自己在每一秒都要工作,但總會為自己安排一些活動,例如這天約ABC見面,那天去學習什麼等等,讓自己感到生活很充實。 但是,日程安排緊密就是代表生活很充實?還是我只是不想讓自己停下來? 以前,我總覺得停下來的時間是浪費,代表不事生產;沒有產出,便沒有成長。我以為要令自己成長,就是要令自己不停地忙、忙、忙,忙著工作,忙著交友,忙著鍛練自己,忙著娛樂。結果,我一直都在忙著,忽略了自己。我沒有預留很多時間去和自己相處,去與自己對話,去了解自己究竟想要什麼。 結果,忙碌令我的壓力大增,也令我的身體出現一些小毛病。但是,換個角度看,這可能是上天的一種恩賜,令我知道我把我的生活弄得太忙、太複雜。我必須回歸基本步。 想通之後,我刻意地把自己的步伐放慢:我學會走路時放慢腳步,學會了不去計劃太多事情,學會了預留多一點獨處的時間給自己,學會了珍惜這些簡單基本的生活。從此,生活簡單了,也看來仍然很充實。...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會計路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會計路

最近,我和做核數師的朋友閑聊數句。他剛在年初轉工,依舊是當核數師,只是轉公司而已。他在轉工前是做某間會計師樓的Senior Audit Associate,下一級應該是Manager,而我覺得他應該夠能力可以跑到普通中小企做至少是Assistant Manager的職級。但是,他仍然想停在當核數師的階段。 不同的選擇 我想,人工當然是他最關心的事。事實上有不少人也因為人工關係,總是離不開核數師的職位。這也很難怪,很多時核數師離開會計師樓,跑到一般公司做普通Senior Accountant / Assistant Finance...

第二人生(二百三十八):創業籌旗(Fundraising)101(上)

第二人生(二百三十八):創業籌旗(Fundraising)101(上)

「各位朋友你們好!歡迎各位參加了一年一度的創業分享會!本年度的分享會主題是關於Fundraising。在開始之前,讓我先介紹一下場地內的設施…」一連兩日的創業分享會終於開始。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這個分享會,心情難免有點兒緊張… 群龍集結之地 …說笑而已。在家中輕鬆地看著電腦的直播而非現場參與,又怎會有什麼緊張感? 這個一年一度的創業分享會,今年選址在台灣高雄,因此海外的參加者只能以網上直播的形式參與。聽說之前曾經在新加坡、泰國、越南等地舉辦過,看來十分國際性。 這次一連兩日的分享會是主要以英語進行,時間為朝九晚五。主辦方成功邀請到有豐富創業Fundraising經驗的人來進行多場演講,同時解答參與人士不同的有關創業和Fundraising的問題。 在場的參與人士大多數是正在創業的創業家,他們大多是正在研發產品,希望找到有興趣的投資者,或者正在說服投資者提供資金。我當然未有去到這個程度,只是因為機緣巧合下得知這個分享會,並立即決定參與。 一般人如果要知道這些Fundraising的資訊,要麼要在互聯網上尋找,要麼要找有經驗的創業家或投資者指導,但這兩個方法也很難做到:一般人又怎會主動在互聯網上分享這些事?不如花多點時間專注在創業之上?我也沒有這麼好運,結識到有經驗的創業家或投資者,親自指導我。因此,能夠參與這個一年一度的分享會,我實在比中頭獎還要開心。 Fundraising 101 分享會的第一個演講是關於基本的Fundraising知識,講者是一個專業投資者。...

第二人生(二百三十七):八萬元的免費(?)課程(續)

第二人生(二百三十七):八萬元的免費(?)課程(續)

說得難聽一點,生意就是生意,所有行為最後也是為了金錢。如果最後做不成生意,也就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這是一般生意人的想法,但是這種心態真的是對的嗎? 一小時真人實測 本來想早點寫這篇文章,但因為有不同的事情忙著,最後延到今天才寫。 對。我又要說這位人生導師。 由於他落廣告落得太兇,十個有八、九個人也會在Youtube看到他的廣告(我也因為經常看有關做生意、創業的Youtube而經常看到他的廣告。題外話,如果不想看到他的廣告,只需要安裝VPN,再選取非香港的Server,那你就不會看到他的廣告,因為那些廣告一般會出現在顯示香港IP的用家。)。結果,有Youtubers便致電看看這位人生導師的課程真偽。 利申,我與上面兩位Youtubers並無關係,這次也是第一次看他們的Youtube Channel;我亦無意消費這位人生教練的廣告、課程甚至其團隊的銷售方法。 我只是覺得如果他的團隊裡所有人也是這樣銷售、甚至連導師本人也覺得沒有問題,我覺得他的成功真的是幸運成分居多。 以金錢作最終目的的行為,大多數是不會成功 我不是生意人,最多只是和同伴合作做生意,仍然未break...

第二人生(二百三十五):你想身處在哪裡?

第二人生(二百三十五):你想身處在哪裡?

回想起來,當初在大學讀書和中學讀書,其中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溫習上:中學時幾乎人人也在公開考試前埋頭苦幹地溫書;大學時則每一個人也有讀書以外的事情要做。不同的環境,衍生出不同的光景。 環境造就我們 雖然我也贊成在大學裡應多做一些讀書以外的事情,但有些人實在太專心於讀書以外的事,結果他的GDP低得不堪入目。但是,今次我想說的並不是大學生的讀書態度。 我想說的是環境。為什麼我們在中學時的讀書態度和大學時的會不同呢?年紀大了?多了讀書以外的事情要做?成長階段的不同?我想這些都是原因,但我確信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們所在的環境不同。 在中學時,我們與同班同學幾乎每一天也在課室中上課,一起面對校內和校外試,一起緊張地面對升學的壓力,有共同的目標,因此我們身邊的都是同路人、是伙伴,總是互相支持。這樣的環境造就出一起溫書學習的環境,而在這個環境下我們都全心全意投入在學習之中。 但是在大學裡,我們上課變得有彈性,即使在同一學系學習的人,在課堂A認識的人,和在課堂B認識的人可能截然不同,因為同一課堂有不同的上堂時間是很普遍的事。結果,除非約定了,我們很難與同一班同學一起上堂、一起學習、一起做功課、一起面對考試。儘管這能訓練我們在不同場合結識不同的人,但這令學習環境變得和中學時不一樣。 當然,中學的學習環境和大學的學習環境各有好處壞處,我在此不打算深究。只是,這的確是影響我們做事的重要因素。 正如一對孖生兄弟/姐妹在不同環境下成長會有不同的變化,最後變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人,我們在中學和大學的不同的學習環境成長,也會走上不同的路。 我們需要志同道合的人 這就解釋了為何有些人會選擇普通地工作,安穩地生活,不作無謂的風險和惹上無謂的麻煩,只想朝九晚六地工作,在工餘時間做些自己喜歡的事情;為何有些人會選擇走上創業之路,不希望為別人打工,不希望為了安穩而放棄追求夢想和人生,希望在有限的人生中燃燒自己,發光發亮。...

第二人生(二百三十四):發光.發亮

第二人生(二百三十四):發光.發亮

十年前的我,對於外國人那過份樂觀、樂觀積極的態度感到驚訝,也對於一些只懂得宣揚正面態度的人感到不是味兒。那時候大學裡的所謂「洗腦camp」更令我感到憤怒。十年後,我感到內心有一些根本上的轉變。 我依然覺得盲目去強迫思想正面積極、盲目地宣揚愛與包容是錯誤和噁心。可是,我開始以另一種的角度去看待正面態度。 自從一年前我開始看無數外國有關創業家和關於成功的Youtube頻道,我的思想和說話也開始包含一些正面的詞語,例如:「不要放棄!」、「相信自己!」、「不要害怕犯錯!」、「要有自信!」、「只要堅持必定能夠成功!」、「努力不懈!」等等。 我承認自己慢慢被這些Youtube頻道的思想潛移默化,開始放開懷抱,接受這些我曾經不喜歡的思想。但是,在這一年的浸淫下,我卻發現自己未有變成過去我所討厭的過份樂觀的人。 有時候,當我和朋友說這些鼓勵說話的時候,我也會仔細聆聽自己的說話,留心自己的用語會否有點過火,結果發現,我的話並沒有令我自己感到噁心(對方有什麼感覺就不得而知了),不像一些只懂不斷去宣揚正面思想的人那麼噁心。 我在想,究竟我們的分別在哪裡? 我相信,這既是程度上的分別,也是內在思想上負面思想的佔比的分別。前者很容易明白,我不會一直說好話,不會無視現實的困難而不斷地告訴別人「一定冇問題!」,而那些只懂宣揚正面訊息的人是會竭盡所能為聽者建立一個十分美好的世界。 後者是我在靜心細想之後所體會到的情況。我深知自己是一位不太正面的人,和很多華人一樣,總會去柅事情不好的一面,所以以前曾經有朋友說過我太負面,需要改變。現在,這些負面的思想仍在,但同時中和了我新學習的正面想法,結果它們像太極的圖案一樣,融為一體,沒有過多的正面或負面的想法漏出。 換句話說,我那些正面思想被本來存在的負面思想中和了,令我整體不會出現過份的正面積極的態度,不會強行為別人塑造出一個虛假的美好世界。即是說,我是以合乎現實的正面思想來生活。 我想,這就是決定性的分別。...

第二人生(二百三十六):八萬元的免費(?)課程

第二人生(二百三十六):八萬元的免費(?)課程

今天無意中看到某大討論區的一則帖文,內容是關於發帖者花了八萬元報讀了某人生導師(?)的網上課程,然後覺得浪費金錢,藉此呼籲其他人不要上當。 如各位有興趣了解這件事,可以到這裡看看。 對於這八萬元的花費是否值得,我想我沒有理由作出評價,因為我實在沒有方法好好了解相關課程的內容(除非我也花八萬元)。可是,從我的經驗所談,大部分這些課程其實也是收費太貴。 我曾經在英文的blog裡寫了相關的文章,有興趣可到這裡看看: 如果你能忍受著我那不太好的英文水平(我也曾經在其他文章解釋過為何英文不太好也想用英文寫文章。),看完之後你會更能了解我的想法。 事實上,我的經驗並非指曾經購買這些網上課程的經驗,而是收看相關Youtube影片的經驗。自從一年前開始,我每一天平均也會看十數段關於成功、激勵、創業等的影片,一年來應該已經看了約數千段片,當中當然有長有短,而在影片間也看過了上百條銷售網上教學的廣告。 所以,對我來說,即使很多人說那位人生教練B的說話很charm很有說服力,我也不太有感覺,因為外國有更多比他有感染力的Gurus,用更有激勵性的方法來銷售相關的課程。 說話充滿感染力是提起別人對這些廣告、甚至這些課程的興趣的一個關鍵因素,但要說課程本身是否值得我們付出天價來收看,那就真的是不得而知了。 只是,我在這一年間學會了一個道理:我們總能夠在網上找到我們想要的免費資源,那麼我們為什麼要付錢(而且是一大筆錢)來購買這些課程? 價值問題...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