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繼續學習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八):思考轉彎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八):思考轉彎

世上很多事情也是很相似,很多時只要我們在思想上稍為轉彎,我們便能找到不同事情的相同部分,最後成功完成那些事情。不要因為有1%的不同,而把99%相同的事情當作兩件不同的事情處理。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現在乘搭港鐵基本上有兩種方法:要麼我們要手持八達通入閘,車費便會從八達通的餘額扣走;要麼我們要去買單程車票,把車票放進入閘機裡便能進入車站。 基本上,要由一個車站去另一個車站,使用以上兩種方法的過程也是一樣:入閘,上列車,去到目的地下車,出閘。不同的是,使用八達通入閘是不會失去八達通,而使用單程車票會在目的地出閘時失去那車票。 因此,使用八達通乘港鐵和使用單程車票乘港鐵是99%相似的。 A和B都未有試過使用單程車票乘港鐵,他們總是用八達通來入閘。我的想法是:既然使用八達通乘港鐵和使用單程車票乘港鐵的方法十分相似,那即使是從來未使用過其中一種方法,我們也應該能靠使用另一種方法的經驗來自行摸索? 原來,真的有人會因為那1%的分別而不知如何是好? 只懂按照一貫的方法,在這不斷改變的世界裡是生存不了 我問A:「其實使用八達通乘港鐵和使用單程車票乘港鐵的程序十分相似,我想你應該沒有問題?」A答:「你說得對,但我想如果出了亂子的話便不好了,畢竟兩者也有1%的不同。還是說,你能詳細說明買單程票的步驟?好讓我在出事之後能有方法查證一下?」 我想:不論是使用八達通還是單程車票乘港鐵,乘車的過程也是一樣,那為何A要知道如何購買單程車票?如果他想知道,我也樂意指點,只是我想不明知道購買車票的程序在當下有何用途? 接著,我向B問了相同的問題,B的回答更令人哭笑不得。他說:「既然使用八達通乘港鐵和使用單程車票乘港鐵的程序有不同,不如由你來正式講解一下單程車票乘港鐵的程序,以免我們做錯。」...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七):成功的模式?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七):成功的模式?

那一天,老闆提起了他對公司估值的了解:「…我們公司不能用NAV來估價,因為我們沒有擁有什資產;又不能用Discounted Cash Flow來估價,因為我伉的生意太多不確定性,很難做很多合理的假設;最理想還是用Revenue Multiple來估價…」他一邊說著,我一邊想起美劇MD House… MD House是一套關於醫生的美劇。主角是一位擁有福爾摩斯般的頭腦的醫生,經常以其過人的才智和經驗來診斷奇難雜症。當然,沒有人是完美的:他是一位性格十分糟糕,而且一直承受著膝頭疼痛折磨的人,因此沒有人願意與他合作。 他每一集也利用他的聰明才智,一步一步地推理某病人的奇怪疾病。他在診症時會利用病人出現的病症來推測病人究竟患上什麼病,而每一次他也會在不停犯錯之後去找尋新的病徵,從而找出真正的病因。 我老闆與MD House的主角同樣地利用多年的經驗和相關的知識,通過一個/多個不斷使用的模式來處理問題,嘗試找出解決方法。...

完Q之路(五十四):稅務系統(Tax System and Administration)簡說(三) - Holdover and Penalty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六):聆聽,然後思考

我在一個外國的創業家網頁中,看到了一個名為A的發帖者,指控一位我經常看的Youtuber,B,說他令發帖者的一位朋友損失了US$25,000。A的朋友因為看了很多B的影片,看似被洗腦了,便花了如此這一大筆金錢去買那位B的網上課堂。 A說他的朋友覺得一直都覺得B的影片很有價值,也覺得B的成就非凡,結果變得十分相信B的說話,成功地被B的影片說服,買了一個又一個的網上教學影片。 想也知道,那些影片不會是一次性把所有東西也放進去,而是每次也把一些所謂「知識」放進那些網上教學,並在結尾再向對象銷售更多有關的網上教學,結果在不知不覺間,對象便把很多金錢交出來。 那麼,這究竟是否騙案? 事實上,我曾經(直至現在也有)看過他上百段影片,覺得部分內容是很有價值的,都是一些做銷售員贏取生意必須要有的技巧。亦因為我從他看多的免費影片中學到了很多,加上他應該透過他的生意賺取了很多錢,更令我確信那些技巧是有學習價值。 可是,若果你問我會否花錢購買他的網上課程?我的答案是「不」。 這是一個資訊氾濫的時代 事實上,我愈看得多網上的免費影片,我愈相信一個道理:網上的免費且有用的資訊真的很多,我們根本不用花一分一毫來換取大部分的資訊。 如果你願意花時間花心機去Google或者Youtube做資料搜集,你會看到很多免費的有用資訊,多得你根本不會看得完。例如,如果你在Google或Youtube搜尋「online earning...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五):總結2019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五):總結2019

今天就是2019年的最後一天。過去的我,從沒有正面認真地在每一年每一個月,去總結過去一年的所作所為,因為我一直都認為,過去了的就是過去了,無論是喜是悲,也不需要再想,放眼未來才是最重要。但在這一年開始,我想我必需要好好總結一下過去。 亞洲人的習慣是凡事先向壞的方向想,所以先總結一下過去一年的不開心的事:1. 社會動盪。2. 友情破裂 。 3. 事業停滯不前 。 可是,人生有跌也有起,很多時是取決於我們如何行動,以及當下的心態。在過去一年來,令我開心的事有:1. We...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四):踏出第一步,你有選擇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四):踏出第一步,你有選擇

朋友A是一位單身的女仔,聽說從來沒有拍過拖,她也未有因此而心急,似乎十分享受單身的樂趣。我對他的決定當然沒有任何意見,但我有時會想,如果我是她,我會有怎樣的感覺? 數十年的人生,都一直是單身,除了與家人一起生活外,從來沒有和其他人一起生活(未知有沒有曾經住hall?),也未有和朋友以外的親密伴侶一起相處,這在我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若換作我是她的話,我會有一種無奈的感覺。 無奈的是,我從來沒有走出我的Comfort Zone。 Comfort Zone 並不是指肉體上很舒服的地方,而是令內心感到安心的地方。當然,找一處令自己心安的地方過人生並沒有什麼不妥當,但如果就這樣完成整個人生,我們會否有一絲遺憾? 這是性格的問題:朋友A可能覺得沒有問題,但我會覺得很遺憾。 走出 Comfort...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三):學不乖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三):學不乖

「我曾經輸了一千萬。」有一位創業家跟我說。他是一位年輕的 老闆,比我年長數年,但經歷過的、失去過的卻是我的數倍。當他對我說出自己的失敗時,他未有流露一絲無奈,留之就像是隨意提起一段普通的回憶一樣,沒有多餘的喜或悲。 現在他的生意經營得很好,雖然仍然未有利潤,但公司的基礎打得很好,而且一直擴張下去,要轉虧為盈實在只是時間的問題。 這是他第二次的創業。比起其他創業家,他實在是十分好運,不用在創業失敗數十次後才能成功,或者根本成功不了。他把他的成功歸功於商業夥伴的能力、他們的人脈、公司上下的齊心、市場的需求等,但我覺得他的成功的最主要的功臣是:他從過往的失敗學習,而且學習成功了。 很多人做不到這一點:他們會很在意失敗,也會有不氣餒的精神,不斷去嘗試。這是好的態度。可是,很多人只會一直衝,一直把眼光放在當下和未來,卻忽略了過去,特別是過去不再再喚起的失敗經驗,結果,他們下意識地複制了過去的失敗。 他們未有想清楚自己過去為何會失敗?是因為性格問題?能力問題?資金問題?市場供需問題?定價問題?還是其他更有影響的問題?說穿了,他們只是不願意把自己赤裸裸地曝露在過去的瓜敗之中,去仔細了解失敗的因由。 他們會跟自己說:「失敗就失敗了,沒有什麼好想的,還是繼續向前好了!」繼續向前並不是問題,而且是理應如此,但在此之前,我們不是要細心想想我們做錯了什麼?如果連這點也不知道,我們如何避免將來繼續犯同一個錯誤?如何去獲得最終的成功? 一直也學不乖,最後只會一直輸下去 這令我想起我一位不再往來的朋友。 曾經,我們是很要好的,因為他看來是十分隨和,而且願意分享,與和的性格相似,看來實在沒有隔閡。直到有一天,不知是什麼一回事,我們開始變得不再熟悉。...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二):「你又知我唔睇?」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二):「你又知我唔睇?」

我實在沒有想過朋友P會忽然這樣問我:「你又知我唔睇?」當下我腦袋實在一遍空白,不知如何反應:對,我的確不會知道對方的想法。 事緣朋友P知道我有寫Blog的習慣,也知道我有一少部分的Blog Post是關於會計。我自問十分害羞,實在不敢告知熟人我有寫blog的習慣,加上自問自己的 Blog Post 的程度算不上是專業水準,實在不敢告知別人。朋友P也是意外知道這件事。 剛認識朋友P時只知他也是會計背景,在傾談過後才知道他也是一位值得學習的對象:他雖然年紀比我少,但已經經歷過數次創業/ 創業投資。他曾經經營買賣生意,懂得如何做Marketing;也參與親戚的海外生意,協助顧客服務方面的事務;也曾經協助前公司處理日常營運。雖然他所曾參與的都只是一些小生意,但比起其他未曾參與過做生意的打工仔來說,他的經驗實在是難能可貴。 當他知道我也有與別人一起創業時,他也想主動了解詳情,這對我來說實在是一個大好的學習機會。對於我這樣的一個創業初哥來說,有經驗的人的提點實在是十分珍貴的寶物。 令我感到需要自我反省的是,當他知道我有寫blog的習慣,想問我要那網址,我卻因為未夠自信而未有提供,這實在是想要努力改變自己的我所行的一步錯棋:為何我要那麼害怕讓對方看我的文章?...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二):Accounting is the language of business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二):Accounting is the language of business

假如你生病了,去看專科醫生。專科醫生幫你做了一些詳細的身體檢查後,給你一份有很多數字的報告,然後說你沒有大問題,可以走了。 你對那些數字的大小有些疑問,希望醫生解答,但醫生卻遲遲未有正面回覆,你會有什麼感覺? 你可能會覺得,那個醫生究竟有沒有看得懂那些數字背後的意思? 相同情況其實在會計界也經常出現。全港的專業會計師人數超過三萬,如果把未有考牌卻正在做會計的人考慮在內,全港做會計的人可能有五萬以上,但是做會計的他們是否都有能力去解讀他們公司的帳目?還是說,他們只懂得入帳的步驟,而他們對自己正在入什麼數是毫無頭緒的? 我相信很多做會計的其實只是在做簿記,知道那些數字應該放在哪裡。但是,當他們被問到公司當下是怎樣的狀況時,他們卻看著數字發呆。 這就是我之前提過的,在不久的將來,會計將會被人工智能化,一些固定的簿記工作將會被人工智能取代。那些只懂得簿記的人將會被淘汰。 Warren Buffett曾經說過:「Accounting is the...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一):從「如果」到「接受」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一):從「如果」到「接受」

區議會選舉終於落幕,雖然仍然有個別選區出現選票問題,選舉結果已大致塵埃落定:建制派大敗是意料中事,因為最近發生的事實在令很多一直以來選擇沉默的人站出來,也令他們勇於挑戰一直以來在各地區佔優的建制派。 結果,反送中運動為建制迎來大敗,也為非建制帶來巨大的責任(與機會)。 忽然間,我的內心出現無限「如果」:如果不是這一場運動演變成現在的戰爭狀態,建制派會大敗嗎?泛民(甚至是很多政治素人)能取得這萬中無一的機會? 如果警謊不是徇私枉法,一直滿口正義卻因手執無上限警權,而對市民及抗爭者施以無下限暴力私刑,我們便不用經歷612、721、811、831、929、101、1111、1119… 如果林奠不是好勝不認輸,始終不願承認自己錯判形勢,一直相信自己對抗爭者的打壓是合法合情合理,視市民各抗爭者的生活如糞土,願意聽別人意見,便不會發生反送中運動。 如果陳同佳不是一時衝動殺了女朋友,便不會把香港推至如此分裂的境地。 如果…如果…人生有很多「如果」,多得我們想控制也控制不了。面對這些「如果」,我們又能怎麼辦? 近月來老闆開會,有好幾次也是關於去年的一次收購:那是國外的收購,當時老闆覺得是一個拓展生意的機會,很快便洽談好細節、簽署了文件、完成了交易。結果,那公司原來不是想像的好,交易的對象也不是想像的盡責,事後要解決的問題多如繁星。 那公司的生意不怎麼好,市場需求暫時也不太多(但競爭相對地小也是好處),但營運開支卻不比香港低,結果我們只有努力地堅持下去,看看公司能在當地發展得如何。 每次談到這裡,老闆都在言語間流露出後悔之意,覺得當初的決定是錯誤的,如果有得重新開始,他一定不會進行收購,那樣的話事後便不會出現那麼多問題。...

第二人生(二百一十八):一直都是這樣做...便要繼續下去?

第二人生(二百一十八):一直都是這樣做…便要繼續下去?

記得以前,我在歐洲乘搭列車時,我不時會遇到車站職員檢查車票。雖然我們在香港乘搭黨鐵已經不會用車票而使用八達通,但事實上在一些外國地方依然是使用傳統的車票乘車。 當然,車站職員人手有限,不會逐一檢查,因此有些外國遊客會乘機不購票乘車,期望能避過車站職員耳目,賺得一程免費旅程。 這與日本相類似:上回我去日本時,乘車也要購票。不要想像日本發明了很多高科技東西,他們的日常生活也已經科技化,事實上有很多城市的居民也是很傳統地生活。 這一點看來台灣反而做得較好?我看到即使是偏遠的地區,乘車也是使用悠遊卡,儘管乘客也能依舊買車票乘車,很多人也很依賴那張悠遊卡。 最近我到了台北近郊便看到了一個有趣的畫面:我在列車上看到有列車職員一卡接一卡地走過,這與歐洲和日本的列車檢查車票的很為很像。我知道台灣曾經被日本統治過,很多事物也與日本很像,所以我想這就是日本乘搭列車時的檢查車票之舉。 問題就是,即使依然有購票的系統,絕大多數居民也是以悠遊卡乘車,那麼他們是不會有車票。換句話說,為何那列車職員要一卡接一卡地走? 可能他要負責檢查一些有買票的人?但他又怎樣分辨誰有購票誰是使用悠遊卡?或者他是有其他職責?例如檢查車卡?可能吧,但香港的黨鐵也會有人檢查車卡,只是檢查的時間是到終點站,而非在行車途中。 我的看法是:那列車職員的行為其實是從傳統帶來,即自很久以前他的職位的職責就是要一卡接一卡地檢查車票,即使現在大部分人都不再購票,他們依舊要按傳統地做事,反正在行車中途他們也沒有其他事情要做,而且走遍每一卡也能確保當有事發生時能立即應付(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沒曾fact check過,知道的人可以指教指教)。 換句話說,這就是墨守成規。...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