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二百二十八):思考轉彎

世上很多事情也是很相似,很多時只要我們在思想上稍為轉彎,我們便能找到不同事情的相同部分,最後成功完成那些事情。不要因為有1%的不同,而把99%相同的事情當作兩件不同的事情處理。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現在乘搭港鐵基本上有兩種方法:要麼我們要手持八達通入閘,車費便會從八達通的餘額扣走;要麼我們要去買單程車票,把車票放進入閘機裡便能進入車站。 基本上,要由一個車站去另一個車站,使用以上兩種方法的過程也是一樣:入閘,上列車,去到目的地下車,出閘。不同的是,使用八達通入閘是不會失去八達通,而使用單程車票會在目的地出閘時失去那車票。 因此,使用八達通乘港鐵和使用單程車票乘港鐵是99%相似的。 A和B都未有試過使用單程車票乘港鐵,他們總是用八達通來入閘。我的想法是:既然使用八達通乘港鐵和使用單程車票乘港鐵的方法十分相似,那即使是從來未使用過其中一種方法,我們也應該能靠使用另一種方法的經驗來自行摸索?…

0 Comments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七):成功的模式?

那一天,老闆提起了他對公司估值的了解:「...我們公司不能用NAV來估價,因為我們沒有擁有什資產;又不能用Discounted Cash Flow來估價,因為我伉的生意太多不確定性,很難做很多合理的假設;最理想還是用Revenue Multiple來估價...」他一邊說著,我一邊想起美劇MD House...…

0 Comments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六):聆聽,然後思考

我在一個外國的創業家網頁中,看到了一個名為A的發帖者,指控一位我經常看的Youtuber,B,說他令發帖者的一位朋友損失了US$25,000。A的朋友因為看了很多B的影片,看似被洗腦了,便花了如此這一大筆金錢去買那位B的網上課堂。 A說他的朋友覺得一直都覺得B的影片很有價值,也覺得B的成就非凡,結果變得十分相信B的說話,成功地被B的影片說服,買了一個又一個的網上教學影片。 想也知道,那些影片不會是一次性把所有東西也放進去,而是每次也把一些所謂「知識」放進那些網上教學,並在結尾再向對象銷售更多有關的網上教學,結果在不知不覺間,對象便把很多金錢交出來。 那麼,這究竟是否騙案? 事實上,我曾經(直至現在也有)看過他上百段影片,覺得部分內容是很有價值的,都是一些做銷售員贏取生意必須要有的技巧。亦因為我從他看多的免費影片中學到了很多,加上他應該透過他的生意賺取了很多錢,更令我確信那些技巧是有學習價值。…

0 Comments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五):總結2019

今天就是2019年的最後一天。過去的我,從沒有正面認真地在每一年每一個月,去總結過去一年的所作所為,因為我一直都認為,過去了的就是過去了,無論是喜是悲,也不需要再想,放眼未來才是最重要。但在這一年開始,我想我必需要好好總結一下過去。 亞洲人的習慣是凡事先向壞的方向想,所以先總結一下過去一年的不開心的事:1. 社會動盪。2. 友情破裂 。…

0 Comments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四):踏出第一步,你有選擇

朋友A是一位單身的女仔,聽說從來沒有拍過拖,她也未有因此而心急,似乎十分享受單身的樂趣。我對他的決定當然沒有任何意見,但我有時會想,如果我是她,我會有怎樣的感覺? 數十年的人生,都一直是單身,除了與家人一起生活外,從來沒有和其他人一起生活(未知有沒有曾經住hall?),也未有和朋友以外的親密伴侶一起相處,這在我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若換作我是她的話,我會有一種無奈的感覺。 無奈的是,我從來沒有走出我的Comfort Zone。 Comfort…

0 Comments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三):學不乖

「我曾經輸了一千萬。」有一位創業家跟我說。他是一位年輕的 老闆,比我年長數年,但經歷過的、失去過的卻是我的數倍。當他對我說出自己的失敗時,他未有流露一絲無奈,留之就像是隨意提起一段普通的回憶一樣,沒有多餘的喜或悲。 現在他的生意經營得很好,雖然仍然未有利潤,但公司的基礎打得很好,而且一直擴張下去,要轉虧為盈實在只是時間的問題。 這是他第二次的創業。比起其他創業家,他實在是十分好運,不用在創業失敗數十次後才能成功,或者根本成功不了。他把他的成功歸功於商業夥伴的能力、他們的人脈、公司上下的齊心、市場的需求等,但我覺得他的成功的最主要的功臣是:他從過往的失敗學習,而且學習成功了。 很多人做不到這一點:他們會很在意失敗,也會有不氣餒的精神,不斷去嘗試。這是好的態度。可是,很多人只會一直衝,一直把眼光放在當下和未來,卻忽略了過去,特別是過去不再再喚起的失敗經驗,結果,他們下意識地複制了過去的失敗。…

0 Comments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二):「你又知我唔睇?」

我實在沒有想過朋友P會忽然這樣問我:「你又知我唔睇?」當下我腦袋實在一遍空白,不知如何反應:對,我的確不會知道對方的想法。 事緣朋友P知道我有寫Blog的習慣,也知道我有一少部分的Blog Post是關於會計。我自問十分害羞,實在不敢告知熟人我有寫blog的習慣,加上自問自己的 Blog Post…

0 Comments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二):Accounting is the language of business

假如你生病了,去看專科醫生。專科醫生幫你做了一些詳細的身體檢查後,給你一份有很多數字的報告,然後說你沒有大問題,可以走了。 你對那些數字的大小有些疑問,希望醫生解答,但醫生卻遲遲未有正面回覆,你會有什麼感覺? 你可能會覺得,那個醫生究竟有沒有看得懂那些數字背後的意思? 相同情況其實在會計界也經常出現。全港的專業會計師人數超過三萬,如果把未有考牌卻正在做會計的人考慮在內,全港做會計的人可能有五萬以上,但是做會計的他們是否都有能力去解讀他們公司的帳目?還是說,他們只懂得入帳的步驟,而他們對自己正在入什麼數是毫無頭緒的? 我相信很多做會計的其實只是在做簿記,知道那些數字應該放在哪裡。但是,當他們被問到公司當下是怎樣的狀況時,他們卻看著數字發呆。…

0 Comments

第二人生(二百二十一):從「如果」到「接受」

區議會選舉終於落幕,雖然仍然有個別選區出現選票問題,選舉結果已大致塵埃落定:建制派大敗是意料中事,因為最近發生的事實在令很多一直以來選擇沉默的人站出來,也令他們勇於挑戰一直以來在各地區佔優的建制派。 結果,反送中運動為建制迎來大敗,也為非建制帶來巨大的責任(與機會)。 忽然間,我的內心出現無限「如果」:如果不是這一場運動演變成現在的戰爭狀態,建制派會大敗嗎?泛民(甚至是很多政治素人)能取得這萬中無一的機會? 如果警謊不是徇私枉法,一直滿口正義卻因手執無上限警權,而對市民及抗爭者施以無下限暴力私刑,我們便不用經歷612、721、811、831、929、101、1111、1119... 如果林奠不是好勝不認輸,始終不願承認自己錯判形勢,一直相信自己對抗爭者的打壓是合法合情合理,視市民各抗爭者的生活如糞土,願意聽別人意見,便不會發生反送中運動。…

0 Comments

第二人生(二百一十八):一直都是這樣做…便要繼續下去?

記得以前,我在歐洲乘搭列車時,我不時會遇到車站職員檢查車票。雖然我們在香港乘搭黨鐵已經不會用車票而使用八達通,但事實上在一些外國地方依然是使用傳統的車票乘車。 當然,車站職員人手有限,不會逐一檢查,因此有些外國遊客會乘機不購票乘車,期望能避過車站職員耳目,賺得一程免費旅程。 這與日本相類似:上回我去日本時,乘車也要購票。不要想像日本發明了很多高科技東西,他們的日常生活也已經科技化,事實上有很多城市的居民也是很傳統地生活。 這一點看來台灣反而做得較好?我看到即使是偏遠的地區,乘車也是使用悠遊卡,儘管乘客也能依舊買車票乘車,很多人也很依賴那張悠遊卡。 最近我到了台北近郊便看到了一個有趣的畫面:我在列車上看到有列車職員一卡接一卡地走過,這與歐洲和日本的列車檢查車票的很為很像。我知道台灣曾經被日本統治過,很多事物也與日本很像,所以我想這就是日本乘搭列車時的檢查車票之舉。…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