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猛人過兩招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六):越洋而來的指導(上)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六):越洋而來的指導(上)

「相心,你好嗎?最近工作怎樣了?今次我來這裡的最大目的就是與你談一談,好好了解節你的工作,並想一想如何可以幫到你。」 當下,我正身處在某酒店地下的咖啡店。該咖啡店內人不多,差不多都是外國人/內地人,不難想像他們是正在遊覽香港的遊客。他們有的用不同的語言談天說地,有的則獨個兒一邊享受著咖啡,一邊把玩著手上的電話/平板電腦,但他們全都吸引不到我;即使是面前的那一小杯苦澀的cappuccino也吸引不到我的注意。 當下,我正被面前的那個人吸引著:他一舉手一投足都繫動著我的神經。那不是因為對方的言行舉止優雅得令人不能把視線從他的身上移開,而是得不得不用心地去留意眼下這個人的每一個動作和說的每一個字,心怕有些東西遺漏了,或者錯誤解讀了,最後出現不好的結果。 看來我太緊張了,我應該放鬆一下,反正說穿了眼前的這個人和我一樣,都是普通的人類,只是他是比我職位高很多級的公司的CFO而己。 事實上,這次的會面令我想起叻哥,令我想起以前不怕羞地主動找CFO談話的那個年少輕狂的我。 當然,做人固然要懂得飲水思源,但亦要知道適時活在當下,或者放眼未來。當下我要做的,就是要好好把握這次與CFO會面的機會,從他身上學習。 話說回頭,為何他會願意接見我?他說,他是整間公司最空閒的人,因為所有有關日常運作的工作他都不用去管去做。為了去幫助不同地方的Finance部門去更有效率和更順利克成工作,我不時也會親身到不同國家的不同辦公室探訪,親自了解Finance同事的日常工作,並看看能否給予意見。 這令我想起我們的特首當初在參選時曾經說過願意手執一支筆、一本簿,拿著一張櫈,到不同地區了解民生需要。結果他做不到。現在CFO看來也想做類似的事。 「但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聽聽我的說話。」他停一停,凝視著我的雙眼,說:「雖然我與你接觸不多,但我差不多每一個星期也會邊過你的上司去了解你的日常工作。我知道你的工作表現,也知道你遇到的關於工作上的難題。」 「坦白說,你的工作表現很好,我很滿意。我明白人手及其他資源的不足,的確會令你因為工作量太大而犯錯,因此我會盡可能增加人手去幫助你們。另外,公司的規模愈來愈大,我們將有更多資金投放在不同的地方,因此我十分肯定地說,你們將會更加有效率地工作,不會被一些成本效益低的工作佔據你所有時間,結果要犧牲自己和家人/朋友、甚至做自己愛做的事情的時間。」...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國際會議的小薯仔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國際會議的小薯仔

還記得我在去年十一月時說過,我在去年十二會出席一個國際性會議嗎?(我在《高手拆解CXO(一)》一文中曾經提及過)經於一些特別原因(我想是因為大部分講者都沒有空吧!),該會議改為在二月上旬舉行。時光飛逝,很快便到了那日子。 當初叻sir叫我在會議前想想要怎樣準備,於是我便為自己訂下了一系列準備工作,之後發覺不太有用,因為我設計那些準備的目的是要令自己成為行業的專家,但在場人士每一位也是專家,並且有適當經驗,我這速成的所謂專家又有何班門弄斧的機會? 於是,我將準備工作的重心,由行業的知識,轉為與人攀談的技巧。我認為這是一個初級員工應該要學會的能力──懂得如何和高層人士、生意伙伴及成功人事對話,將事業發展是無往而不利的。當然,這也不是短時間可以學會的能力,而是要不斷累積經驗去學會。 那天終於到了!不管我覺得自己是否準備好了,我也要硬著頭皮出席那活動。 當天我一早便到達,並嘗試去找別人談話。可是,那顯然是太早了,只有三、四個人到場。我鼓起勇氣,主動接近一位法國人和一位美國人。那位法國人的公司是該活動的sponsor之一,他十分年輕,不足四十,卻是該公司的董事,十分能幹。他以歐洲人口音和我分享了他的工作及平日的活動,我雖不致完全明白,卻也大概聽得明白。我知道他應該想和其他CXOs談話,但當時太早,沒有人,才願意和我這位小薯仔說話了。 另一位是美國來的分析員。可能我們的級數相差不大,所以談話氣氛不太奇怪。他本來是分析物業的,最近剛轉為分析我公司所在的行業,所以特意前來聽聽,學習一下。我們談及了日常工作及生活,之後我們更坐在一起聽講座。看來,在一個滿佈外國高層的會議裡,我把他當成了水泡了。 很快,講座便開始了。曹格當初從馬來西亞跑到台灣的原因是,他在馬來西亞已沒有什麼可以輸了,所以他問自己為何不去台灣嘗試發展?結果,他在台灣輸了自己的自尊心;在當時的會議上,我也差點輸掉自己的自尊心了,因為本來對英文聆聽有信心的我,在當時的會議上竟然一個字也聽不明白!我不知道是口音問題、知識不足還是經驗不足,我壓根兒不明講者在說什麼(要說根本不明白便太誇張了,我想我聽得明三成內容吧!)。看著身邊那美國人狂抄筆記,我卻只有呆呆坐著。 當下,我再次覺得自己的英文水平太低了。 事後我曾自我反省,嘗試找出問題所在。我發覺我完全明白香港英文,也大概明白電視劇及電影的美國英文,就是不明白外國人日常交談的英文!這和我聽明白電視劇的普通話,卻不明內地人日常生活的說話有異曲同工之處!當中的其中一個分別就是方言的多少!我們很難明白外地的方言,使我們很難聽明白外國人的說話。 即使如此,這也不是失敗的藉口。就是因為我能力不足,令我浪費了這個好好的學習機會。...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七):瘋人會(MaD) – 第二次Networking(三)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七):瘋人會(MaD) – 第二次Networking(三)

先說兩則故事: 「從前,森林的神為了決定森林的王者是誰,便出題考驗當時的候選人:獅子、老虎和狼。衪問:『如果要你們選擇一種最想要的食物,你們會選那種?』老虎和狼都選擇了自己最喜歡的肉類,但獅子卻說牠會選擇植物,因為牠想維持森林的生態系統,所以不忍心獵殺其他動物。森林的神十分滿意獅子的態度,於是選擇了獅子成為森林的王者。」 「從前,有一對東方夫婦和一對西方夫婦乘搭火車。東方夫婦買了兩張車票,但西方夫婦只買了一張。當閱票員前來查票時,西方夫婦的其中一位立即躲起來,而另一位則在房內(我想是長途火車裡供乘客休息的房間)伸出唯一一張車票。東方夫婦知道後,便在回程時跟著西方夫婦上車時的做法,買了一張車票。這時,西方夫婦卻未有買任何票。當閱票員前東方夫婦的房間查票時,東方夫婦的車票被他拿走──原來,那位閱票員是西方夫婦的其中一人假扮的!」 以上兩則故事都是主持人的開場白。他用第一則的故事,說明要在科技創新的生態系統裡稱霸,必須要有互相幫助、共存的心態;他以第二則說出東方國家在科技創新的命題上,必須要擺脫跟從西方國家、做其影子的形象。 接著,由Victor Hwang說出他對於科技創新的生態系統的想法。他認為一個理想的科技創新的生態系統,需要的不是管理和控制,而是失控。他舉出例子,說受到人類良好管理的草地,永遠不能長成森林,因為成為森林涉及很多不受控制的因素,例如植物種類間的互相制衡、動物和植物的完善食物鍊等,如果強行控制,則會窒礙動植物的發展。只有讓草地自我管理,經過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大自然規條,它才能變成茂盛的森林。 另外,他指出自己對科技創新的看法。他認為要在科技創新獲得成功,必須要有以下條件:打破常規、有夢想、願意傾聽、信任及被信任、親身經歷、尋求公平、從錯誤中學習及願意付出。除了滿足以上條件,創業家還要懂得恐懼及愛:藉著恐懼完善創業的想法,藉著愛建立關係,共同努力達成創業目標。 之後,由Dr Wong Poh...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六):瘋人會(MaD) – 第二次Networking(二)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六):瘋人會(MaD) – 第二次Networking(二)

上回說到我和同事槐刺在升降機裡,白白錯過了一個和三位重分量講者交流的機會。直至活動完結時,我們只能和其中一位交流。這個故事教訓我們,機會經常出現,只看我們能否在他們出現時好好把握,不然便讓它擦身而過。 當時,我對自己說,我必定要成為一位勇於和成功人士對話的人。 到達會場後,我們發現排隊登記入場的人士大部分也是外國人,我便知道我早前的顧慮(即擔心在場人事主要用英語,所以和槐刺以英語交流,熱身一下)是正確的。眼下所見,他們互相點頭交談,看似早已認識,我們實在不懂如何找人對話。事實上,這是networking最困難的地方,因為當networking的對象已互相認識,他們便會自成一角對話。我們這些新鮮人,沒有投資創業的經驗,也沒有科技創新的背景,只是兩位不相關的(未來)會計師,要接近在場人士便更困難了! 我想這是不行的,我們必須要好好把握networking的機會,不然我們永遠不能成長,只懂活在自己的圈子裡。於是,我和槐刺分頭行事,主動找交流的目標。 我一邊漫步,一邊尋找可以接近的對象。我努力強迫自己將眼光放在外國人身上,因為這能迫使自己使用英語。可是,每當我和他們有眼神接觸,我便變得像石頭一樣,開不了口,於是只好點頭走開。 儘管我不斷咒罵自己,我也未能成功迫使自己。我知道,這是因為我自卑於自己英語能力不足(儘管有美國英語老師說我的口語不差,她聽得明白)。看來我必定要找出進步的方法了! 最後,我成功與兩位香港人前輩對話,一位來自創新科技署,另一位來自香港數碼港管理有限公司。(我真的服了自己,在用母語說話時便精神抖擻、十分主動!)我們討論了當下香港科技創新的情況和發展。原來,現在已有超過300間科技創新公司在數碼港立戶,而且很多人都會申請創新科技署的資助(儘管程序繁複)。 很快就到活動開始的時間,我和槐刺便坐在一起(幸好叻sir不在,不然他會叫我們分開坐的)。是次活動分開上、下午時段。上午時段是MaD舉辦的比賽的決賽日:成功進入決賽的最後六隊創業團隊將會在出席者及評判面前推銷他們的產品,並接受出席者及評判的評分,最後最高分的三隊將獲得資金資助開發產品。 最後六強的idea分別是:手術時防止失升過多的產品、用廢物將客人的價值及lifestyle化成產品的idea、為貧窮小國提供學習機會的idea、利用科技在災難發生時提供協助的idea、將文字變成圖像的idea,和使用無線技術減低能量傳遞時流失的情況的idea。 最後獲獎的是最後三個idea。...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五):瘋人會(MaD) – 第二次Networking(一)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五):瘋人會(MaD) – 第二次Networking(一)

你能想像這個世界會有人參加瘋人會嗎?而且出席的人士大部分也是成功的投資者? 我這裡說的瘋人會,其實是指MaD,即Make a Difference創不同。它成立於2010年 ,是一個致力支持亞洲各地青年人,發揮創意,為個人、經濟、社會和環境創造正面改變的團體。就在前幾天,它舉行了一個名為Make a Difference Ventures Salon 的活動,邀請了支持新晉創業家的投資者及有興趣人士出席。...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三):第一次Networking(二)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三):第一次Networking(二)

一進入宴客廳,我們便散開就坐。根據叻sir的說話,每一次networking都必須把握機會,坐到陌生人旁邊,並和他們好好對話及學習。若果只懂得和相識的同事一同就坐,形成一個小組,便白白浪費了networking的意義。 我對於他的說法十分認同,但這卻是香港人一貫的作風。例如在大學裡,也總會看到幾個認識的人相約報讀同一個課程,然後便形成一個小組,不願意和認識陌生人,這就是所謂的「物以類聚」了。 我二話不說便找了一張沒有人的桌子,不過很快不同的客戶便紛紛進場。很快,我便發現我的左右兩邊的位置已被佔據了:坐我左邊的是一位年輕人,右邊的則是一位外國人。 我看還有數分鐘才開始飯局,便放下一些私人物件,在會場行了一圈,和不同人士交換卡片。就是這樣的一走,我便換來了十多張卡片,使我開始覺得原因換卡片並不是什麼的挑戰,反而如何去令對方有興趣和自己談天,便是一門大學問。 當我回到自己的位置後,便和身旁的年輕人和外國人交換卡片了。本來我打算和右邊外國人(他是某投資銀行的co-head,不是潛在客戶。我想他的地位一定不低!)我本來不太好的英語,在壓力底下的表現更加未如理想,差點令對方也聽不明我想說什麼。我對於自己的表現感到不太滿意,只好將焦點方在左方的年輕人身上,務求令自己放鬆一下。 這位年輕人Charles是某銀行的分析員,也不是我們的潛在客戶。由於我們年紀相約,而且母語也是中文,令我們的談話十分理想。當然,期間不乏deadair的時間,但我們很快便克服了這些尷尬時刻。 言談之間,我認識到分析員的某些工作分配,例如本來我以為分析員都是一些每日也要一早上班看新聞,趕著在開市前出分析報告的人,但原來不是所有分析員也是做這些工作,Charles便不是做這些工作的人。他看似是用那些分析報告進行其他分析的人,但實際上他是做什麼,我也沒有問。 我們互相說了自己的背景及工作環境,愈說愈有興趣,我想看來我已找對了談話對象(但事後我想,我應該是找錯了談話對象才對,因為和junior談話的難度不大。我應該找一些senior的人,或者我右邊的外國人才對,因為我相信我和他們談話的得著會更多。) 很快,飯局便進入尾聲。我看到本來坐著進餐的人也紛紛站起來和其他桌的人談話,我也站起來找別的人說話。 只見眼前很多人已一對一對的談天,我當然不好意思介入,結果我找回了飯局開始前和我談了幾句話的那年輕人。他叫Issac,也是一名分析員。他說自己是蜀中無大將才出席這飯局,所以他本來不太知道這飯局的目的。我笑了一笑,心中無言。不知是否他太無聊,在談了我們們工作性質之後,他竟然將話題轉到TVB電視劇集之上,令我哭笑不得。不過他也十分友善地和我談天,使我增添了不少networking的自信。...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二):第一次Networking(一)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二):第一次Networking(一)

很久沒有寫《The Pursuit of Success》系列了,無他,一來看見自己已寫了很多,想寫其他系列(現在主力寫《亡女‧相心》系列和《相心書庫》),二來我最近也沒太多機會與時間與成功人士對話(叻sir也有他要忙的事情,我總不能要求他每星期也找時間和我談話吧!) 這次繼續寫《The Pursuit of Success》,是因為我在近日參與了第一次networking活動。 公司在這幾個月一直進行一個大型project,我這種小角色當然未能直接參與其中了,但叻sir認為我若能間接參與一下,必定能好好學習,於是我便有幸出席kick-off meeting及接收部分有關那project的email了。前幾天,眼看project已到尾聲,我們公司便準備舉行一場飯局,與project的參與者及潛在客戶進餐。...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一):素食店內的指導(二)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一):素食店內的指導(二)

上回說到教練舉出自己的例子,說明他如何減少犯錯。他才剛說完,素食便被送來了。 我們看著眼前數碟看來十分美味的素食,便食指大動,二話不說便起筷進食了。 「我也曾經有過一個難忘的經歷。」DaDa邊食邊說:「以前,我曾試過將一份未做好列印格式的文件傳送給上司,結果在他列印後便發覺出事了。他即時走到我的面前破口大罵,並用上不好聽的說話及粗言穢語說我的不是。先不評價他的反應是否洽當,但我事實上是做錯了,不能將責任推向別人身上。自此之後,我便在每次完成工作之後花多一點時間好好檢查清楚,才交給上司。」 聽完他們的經歷,我發覺自己所獲得的啟發不太大──我最想知道的就是,如何去看到一些早已存在卻看不到的錯誤。我知道這是由於個人的偏見而出現的問題──以為某個地方沒問題,但往往那個地方便出現問題。我希望從別人口中取得一些解決偏見的啟發。 教練發現我的神情不甚滿意,便補充說:「事實上,我和DaDa的經歷也只是個別的事例,帶來的啟發有限。但我在多年來的工作中有自己的一套見解,希望能為你帶來多一點啟發。 「我認為,要減少犯錯,最重要就是要有知道工作的目的。我們必須要知道為何做這份工作,才能確保在工作的過程中所做的事能夠助我們達到目的。正如我的例子,我工作的目的便是要發出上司認可的電郵,所以不能在不讓他們過目後便將電郵發出去。 「其次,良好的態度也是必須的。我們必須要懷有要『好好完成工作』的心態,努力做好工作。只有良好的工作態度,我們才能會主動了解工作的細節,做好工作。DaDa的例子說明她當時的心態還未準備好,所以便犯錯了,更被上司痛罵。 「而且,我們要讓自己有充分的時間檢查工作。檢查的程序必須要做足,才能算完成工作。在工作上,有些地方是不能做錯的。我們必須要知道這些地方在哪裡,並在每次檢查時好好查看那些地方,確保準確無誤。例如發電郵,最重要便是內容正確及收件人正確。內文寫得不好,別人會覺得你英文不好;但內文主題錯了,便會令收件者不知發生什麼事,做不到發電郵的目的;而收件人錯了的話,更會令某些應該知道事件的人不知道,而無關係的人卻知道了。 「最後,便是要接受犯錯,並從中學習。我們並不是聖人,犯錯是家常便飯。重要的是,我們要承認自己犯錯,並確保自己在犯錯之後不要再犯。是故,我們便要在犯錯之後好好分析自己為何犯錯,並在分析的過程中好好學習,讓自己汲取教訓。我和DaDa的例子說明,我們都要經歷過犯錯,才能變成現在的我們。當然,從一開始不犯錯是最好的,但我們都控制不了。」 聽完教練的一席話後,我感到其實要減少犯錯並沒有特別的方法。我們只有盡量小心、小心、再小心,並要知道事情的目的及細節,確保自己正朝著正確的方向做事。要做到我想的「如何去看到一些早已存在卻看不到的錯誤。」,首先要讓自己看到那些錯誤,即是要多角度看事情。這樣的話,理解事情的目的及細節便是不可或缺的步驟。...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素食店內的指導(一)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素食店內的指導(一)

一股素食的香味正撲鼻而來。 我和同事正身處在公司附近的一間素食店裡。這間素食店的素食質素十分不錯(之前而來過一次,感覺良好),在Openrice的「笑臉」遠多於「哭臉」,看來網上的評價並不是全部也不可信。 我們正等待著教練的到來──我相約了教練和他的同事,一同到這間素食店吃午飯。 教練之所以叫教練,是因為他是我們公司負責提供員供訓練的主要成員之一。我曾參與過多個他所主導的訓練課程,每一次他也會說:「請叫我教練…我在這裡不是teaching,而是coaching。」他的課程內容主要圍繞Leadership和Management,每次上完他的課我也覺得十分有用。 等了數分鐘後,便見到教練和他的同事DaDa進來。我們四人互相寒暄了數句後,便點了數道素菜一起吃。 「相心,我收到了你的電郵。我相信我和DaDa能用個人經歷去為你帶來一點啟發。」他口中所說的電郵,便是我邀請他出來吃午飯的電郵。 在電郵裡,我表示對於教練在其中一個課程中所說的有關減少犯錯的方法有一點興趣。當時他只是輕輕帶過如何減少犯錯這課題,但對我這位十分希望減少犯錯的人來說,他的課題引起我一點興趣。於是,我便主動邀請他和他的同事DaDa一起用餐,希望向他深入請教這個課題。 「回想我剛畢業之後做的第一份工,我的其中一個職責就是要撰寫電郵。那時,我的上司要求我在每一次撰寫好電郵之後,要讓他及他的老闆過目,才能發出去。我每一次都能按程序工作,唯獨有一次,我在撰寫好電郵之後,不小心按了『send』,結果上司和老闆便召我入房,問我所謂何事?我當然知道自己犯錯了,於是老實地認錯,並向上司及老闆承諾,自己不會再犯上同一錯誤。 「事後,我反省自己的錯誤時,知道自己不應在電郵被批核前便寫輸入收件者的電郵地址。爾後,我每一次發電郵前,我都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做了。」 教練說完後,素食便被送來了。我們便一邊享用美味的素食,一邊繼續我們的話題。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