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職場生存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五):周身刀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五):周身刀

記得去年年中的時候,我忽然收到某位新同事R的skype message,問我有關MPF的事情。他當時以為薪酬與MPF方面的事情也是在我的職責圍之內,但我告之他我並非負責MPF,他可能要找人事部的同學幫手。(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原來有很多公司會安排會計部負責同事的薪水,而非人事部。例如酒店業。) 當我以為事情完結了,我卻收到那位同事R的另一個skype message,說不用麻煩人事部了,他已經到網上看過有關的勞工條例,他已找到問題的答案。 那一刻,我「O咀」了。我從沒有想像過有人會話樣回應,而非「那我便找人事部問問吧!」、「我看還是算了,其實我的問題也不是那麼重要,不用那麼麻煩了!」等等。那就像是一位十分乖巧聽話的同學,每天放學回家總會備課,或者閱讀課外的額外知識,結果令老師都十分高興。 R究竟是何許人?他是我公司的一個sales,之前曾經在不同行業當過sales。 最近又到一年一度的公司員工大會的日子,老闆、管理層們都紛紛在這次大會總結過去一年的成績和展望來年、談談新一年的大計。公司更為員工準備了一頓豐富的自助午餐。結果,我在這次午餐裡,再一次遇到R。 「R,你最近好嗎?工作忙嗎?」我用最普通的打招呼語問候他。事實上,我們差不多每天也會碰面,只是每次只限說句「早晨」,我們便都各自各忙。這一次在午餐時間碰面,我希望能與他多多交流一下。 「我很好啊!反而是你,每天依然這麼忙,每一天也是最早回來的人,而且每晚當我走的時間你也仍然待在電腦前。那是否因為你手上有很多報告需要準備的原故?」 我苦笑。當然,繁多的報告是超時工作的其中一個原因,但也有其他ad-hoc工作令我要經常顯得十分忙碌。總之就是一言難盡。...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四):歡迎再次光臨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四):歡迎再次光臨

很久沒有上來了,也很久沒有寫文章了。 之前有幸被邀請在某個會計平台寫文章,自問能力有限,只能分享一下平時工作的遭遇與自己的看法,但最後收到通知,說該平台要進行革新,結果便停筆了。 筆是停了,內心卻靜不下來,經常回思亂想,看來十分符合我「罔相心」這個名字。畢竟,人只要仍然生存,便會遭遇到很多事情,有開心的,也有傷心的;有令人氣憤的,也有令人感到平靜的。雖然我的人生資歷尚淺,只有二十餘年;雖然我的文筆平凡,只能以簡單的詞語表達自己;雖然我的知識和學識有限,未能提出令讀者眼前一亮或者「一言驚醒夢中人」的觀點,我也希望憑藉我這雙手及這雙眼,將我的普通故事和普通想法展現在人前,在我有限的生命中,在這個世界留下一點什麼。 那一點什麼之前暫時被停止了,時間是一年前:我最後更新這個blog的時間。我不敢去想還有沒有人記得我的文章,還有沒有人想看我的文章,還有沒有人還期待我的分享與見解;這一刻我只想重新開機,重啟我那熱愛創作的寫作之心,重回那一個我仍未曾完成的寫作之夢。 於是,我忽忽的把之前仍然在此貼出、但而在別的地方發表的文章在此發佈,把過去的都了結了,在這一刻再一次重新啟動。 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忽然間,我覺得自己的人生只剩下工作。由以前的星期一至星期五上班、週末放假的生活,變成星期一至星期日馬不停蹄地工作。雖說我自身感覺良好,為了盡量不去趕deadline而把自己的私人時間也拿來工作,目的不言而喻:希望比別人賺到更多工作時間,但我卻忽略了自己失去的私人時間,忽略了家人、朋友、愛人。我把自己的時間排得密密麻麻,每天工作早出晚歸,由天未亮開始工作至天黑了仍未下班;週末也以類似的模式工作,結果得到了什麼? 人工增加?或多或少,比上不夠,但比下未必有餘。責任增加?這是必然的事,也是我很害怕挑起的擔子。仕途更光明?不,我到現在也仍未能撥開前路的烏雲,未能看到引路的燈塔。見識增加?或多或少,看到的人多了,遇到的事多了,自然見識有所增加。知識增加?不,我覺得自己變成那些我最討厭的人:每天被繁多的工作佔據了時間的人,只有不停地做、做、做,卻未有時間去令自己的知識有所增長。當然,公司出糧給我並不是為了讓我學習,而是要我好好地完成工作。 我不知道這算是幸運還是不幸:世間不止我一個面對以上情況,過著以上的人生。但是,我真的不想再過這種生活:我不想再過著只有工作的人生。為何外面有人可以做得到,我卻做不到?我真的不相信自己做不來;「不能」只是藉口,「不為」才是真相。 不希望開始改變,是人的大忌,也是人的習慣。但是,不作出改變的話,我的人生就會在此完結,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工作機器。...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三):懂得做老闆/上司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三):懂得做老闆/上司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不是每一位老闆都懂得做老闆;同樣地,不是每一位上司也懂得做上司。如何為之「懂得」?是否為公司賺到錢、做好開源節流的就是「懂得」做老闆/上司?我認為只有當一位下屬從心佩服你、真心希望為你分憂的,你才算是「懂得」做老闆/上司。 「你辛苦嘛?」、「對不起,要你在短時間做這麼多工作。」、「我警告你,你不要再超時工作了!」我從沒想過自己在有生之年能從上司口中聽到這些說話,而且那位上司更是一位香港女性!   自我懂事開始,我便從很多人的口中聽到他們對「上司」這種生物的不同的形容詞:不體諒、不負責任、不工作、只懂得做做做的工作狂、有錯便只懂得罵人的混蛋…在數年的社會工作經歷令我得知即使以上的形容詞有點過分,但當中亦有正確的部分。我並不是有心說自己舊上司的壞話,但我真心覺得他不是一位好上司:他不負責任,將所有工作都交給下屬做,每當有其他人問與那些工作相關的問題,他便理所當然地說不知道,但當出錯便指摘負責的同事。 我確信一位上司必須學會將自己的權力下放,一來這是管理的哲學,二來這可以給下屬一些學習的機會,但這並不是說上司可以將所有責任都下放到下屬身上。我為何知道我的舊上司不負責任?只要看到他比誰也準時上班下班、在上班時可以到淘寶網購物,任誰也能想到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也不排除他能力過人,很快便把工作完成,但這個可能性十分低) 現在,在我目前工作的地方,我除了有遇到一位好老闆(請看之前的文章),我還遇到了一位好上司。「好」並不是指她能幹,相反她經常被別人批評,但明眼人一眼便知道那些批評是不中肯的,因為那些批評都是與她未能好好完成工作有關的,但她目前正以一人之力做著至少兩人的工作,而且被其他人花更多時間在公司打併。這種因資源不足而不能好好完成工作的所謂「辦事不力」根本就是胡亂批評! 她比其他人花更多時間工作,也比其他人花更多心思去關心下屬。即使她經常工作至心力絞碎,但她仍然把下屬的感受放在首位,經常問我工作是否辛苦;經常向我道歉不能幫我/為我分擔工作;經常關心我是否感到難堪/不開心;經常叫我不要超時工作,以免成為第二個她。 「我不希望你經常這樣辛苦地超時工作,因為我已經過著這種生活達一年之久,漸漸覺得自己已經不能清醒地工作;但做我們會計的工作要做得準確,因此必需要時刻保持清醒,為此你必須要有足夠的休息,才能彌補我的不準確。」 「對不起,近來辛苦你了,經常要超時工作,也要幫我做這做那。我也希望你原諒我並沒有多餘的時間指導你/為你分擔你的工作。不如你下星期請一天假好好休息好嗎?」 「我經常覺得一位上司必須好好關心下屬,而非只懂得問工作上的進度。我明白上司要對他的上司有所交待,但他必須知道他自己也是別人的上司,他有時必須要站在他下屬的那一邊,為下屬撐腰,而非只是在上司給他壓力,他便給下屬同樣的壓力;他也必須是懂得真心關心自己下屬,而非在這一秒隨便問候一下,下一秒便黑面問工作進展如何。我們也是普通人而已。」...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二):工作與私生活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二):工作與私生活

對於香港人來說,工作與私生活彷彿是兩個然截不同的世界。在公司裡,打工仔們要努力工作,藉著燃燒生命來趕deadline交report,絲毫不讓自己有喘息的機會,遑論能與同事有私底下的交流和聯繫。而且,辦公室裡複雜且令人生厭的政治更令人不想與其他同事有超越同事的接觸。結果,香港人徹底地將人生分成工作人生和私生活人生,就似進擊的巨人一樣,以高牆將兩個世界隔開,以取得有限度的自我保護。 我相信這種情況能應用在絕大部分的香港人身上。幸運地,在這個新環境裡,我看來沒有遇到這種情況。 首先,辦公室不大做就了一個良好的交流環境。事實上,辦公室政治很多時會出現在大公司裡,因為大公司的架構大,人數又多,為了上位,競爭是必然的行動,結果便做成互相攻擊的情況。回想自己在舊公司時即使架構頗大,卻遇不到這情況,實屬幸運。現在在這規模較小的跨國公司裡工作,這些辦公室政治的出現機會也都大大減少了。 除了公司的規模外,公司的文化和同事的態度也是影響辦公室政治出現與否的因素之一。我認為如果公司的文化是互相競爭,而同事們都是一些十分有野心的人,那辦公室政治的出現便不能避免了。幸運地,我的公司並未有這些文化和同事,令我十分放心。 為了讓各位了解我現在的工作環境並從中學習,我打算在些分享一些我認為十分值得效法的行為: 早晨與再見 我很難相信這公司的大部分人也會互相說早晨和再見。事實上,很多香港人十分內向,平時都不會和別人打招呼,不像外國人一樣,見面時總會說「How are you?」、「What’s up?」等。即使是在叻哥的舊公司裡,大家工作並不見有隔膜,卻沒有幾個會主動說早晨。...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一):新環境,新見聞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一):新環境,新見聞

小弟在準備寫這篇文章時,專登看看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十)是何時寫的,結果時在一年多前寫。回想當初在寫這個題目的文章的目的,是希望分享自己在工作上的所見所聞,希望為自己的學習人生進行記錄的同時,為大家分享別人的學習/工作態度。 如果你曾經看過這七十篇文章,你應該知道叻哥曾經在我的人生中帶來不少影響:他令我知道不同於東方的西方學習/工作態度:例如主動學習、要執行而非止於口說、要適當地表現自己而非默默地埋頭苦幹等。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段日子裡叻哥對我的提點。另外,我也十分感謝在被叻哥影響之後我所遇到的其他令我眼界大開的人:是他們令我知道,要成功並不能只默默艱耘,而是要主動出擊。就像下棋一樣,只有主動出擊才能制敵勝出。 現在,我到了新環境工作了。本來以為自己不能再遇到比叻哥更值得學習的人,但世事往往是出人意表的。 「你好,我叫哈爺!」我永遠忘不了這個奇怪但有趣的名字,與及那一下強而有力的握手。 我和哈爺在數個月前第一次見面。他是我在新的工作環境裡的舊老闆。他十分能幹,在過去幾年裡帶領公司的香港支部獲得空前的成功,結果獲得升職,成為外國總部的COO。在我加入之時,他就差不多要離開香港了。我雖然和他接觸不多,卻在他身上學習到和叻哥不相伯仲的知識及想法。 最大的分別是,叻哥是用口教的,而哈爺則是用身教。...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九):Acqa Luna上的雪茄夜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九):Acqa Luna上的雪茄夜

公司最近完成了一個大project,便舉行了一個慶功宴,和一眾合作伙伴一起到Acqa Luna上喝酒食飯,並誠邀有興趣的同事一同出席。 Acqa Luna是什麼?它叫張保仔帆船,若你曾經到過尖東海旁(不可能未去過吧?),你必定會看見一隻揚著紅色帆的帆船,那就是Acqa Luna了。它是由主理本港多間頂級時尚餐廳之 Aqua Restaurant Group設計及經營的。這就是它們的官網: http://www.aqua.com.hk/#/eng/global/hongKong/aquaLuna/concept 有興趣的人坐船飽覽維港景色的人可以一試。Acqa...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四):反傳統的cover letter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四):反傳統的cover letter

進入社會工作已有3年多。回想當初尋找工作時,我不停寄出cover letter和cv,希望增加找到工作的機會。那時我的cover letter的格式和坊間教寫cover letter的書所教的格式差不多: 信的長度需在一頁紙之內; 首段總是寫我正在申請的職位; 第二段是寫自己的學業和工作的相關程度; 第三段是寫自己有什麼和工作有關的技能和經驗(軟/硬實力);和 尾段是再一次表示自己十分希望獲得面試的機會。 最近,在叻sir的facebook上,我看到以下一封cover。他在分享這條link時寫道:「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即時聘用他。」究竟這是一封如何的cover...

The Pursuit of Success(五十七):升職沒我份

The Pursuit of Success(五十七):升職沒我份

這是我預期之內的結果。 回想過去一年的工作表現,有些地方做得不好,在上司心中留下壞印象,我卻未有好好消除那壞印象,最後未能升職,只好怪自己力有不逮。 有些工作能力是最升職的最基本的要求。哪怕你某項能力再高,心中的熱誠再大,只要你達不到那個最基本要求,你便只能停在原地,永遠不能向上爬。 我認為這是職位錯配的問題。試想想,一個出色的創業家不可能成為一位出色的會計師,因為前者重視的是肯冒險、有願景及有宏觀思想,而後者重視的則是盡量減少風險、實幹及注意細節;又試想,一位出色的營業員不可能是一位出色的研究生,因為前者擅長的是說話技巧,後者擅長的則是深入分析。你問以上的例子是否有例外?當然有,但我相信不多,因為不同角色所需要的能力是不同的,而我不相信這世上會有很多人有看似相反的能力。 職位錯配的責任在誰身上?我認為僱主和僱員也有責任,但僱員的責任更大。的而且確,僱主必須好好地為僱員安排合適的工作,以令僱員的能力得到最大限度的發揮,但若僱員在選擇工作時,並未有考慮到自身的能力限制,只重視薪酬待遇,那他不能好好發揮自己也是咎由自取。 至於我的情況是,我自認自己是有些少咎由自取的。 我是一個十分喜歡分析,卻不太細心的人。我可以是一位十分細心的人,但細心的範圍必須是我所注意到的範圍。例如,我在計劃旅行時,我會十分仔細地計劃行程,而鉅細無遺的程度可以超乎你想像,但最後我可能忽略了買手信的過程,因為我想不起去旅行要買手信。 這是我上司一直所說的、我必須要克服的缺點:我的眼界太窄。很多時候,由於我的經驗不足,對事物不太了解,加上我擁有一個固定的思考模式,使我不時會忽略一些事情。忽略導引錯誤,錯誤使別人對我留下壞印象,而壞印象的代價就是事業停滯不前。 那麼,好好改善不就很了嗎?這是我到現在為止也努力追求的一件事,可是,不知道是我的方法錯了,還是我真是無藥可救?我不覺得自己比一年前更細心。不,或者說,我的確覺得自己比一年前更細心,同時也發現自己在工作時有很多地方忽略了。在這一加一減之後,結果就是我仍然不細心。 不知是否因為這件事,叻sir和我討論了一會。...

The Pursuit of Success(四十二):阿媽教仔

The Pursuit of Success(四十二):阿媽教仔

曾經在《風險與責任》及《Lost Track》兩文內提點的我同事E再次「袋錢落我袋」了。 事實上,她經常與我分享她多年的工作心得。儘管她未有因為那些心得而成功上位,但她與上事及其他部門的關係打得特別好,便全賴她一路以來所累積的工作心得了。 上星期,當所有同事都外出用膳,只有她留在公司裡與我一起,享用帶回公司的飯盒。飯後,她便開始「阿媽教仔」了。 她問:「你在這裡工作了多久?」我回應她說快將兩年了。 她再問:「你在這間公司工作得開心嗎?有沒有想過離開?」我表示未有打算離開,因為這裡的人事關係不錯,管理層也願意主動接觸同事,學習部更不時提供講座、分享會及培訓,讓我感到公司十分願意投資在同事身上。 她說:「做得開心便好了。事實上,我也覺得這裡的工作氣氛比其他地方好,也沒有所謂的辦公室政治。」我笑說可能是因為這裡的薪酬不高所致,她也說笑似的認同我:「可能是吧!每個人都不用為了利益而互相競爭。這是好事來的。我寧願在一個開心的環境工作,賺取不高的薪金,也不希望在各人心懷鬼胎的地方工作,賺取高薪。或者這樣說,我會去衡量那些高薪是否高得足以令我接受在競爭甚巨的地方工作。」 我笑而不語。我當然想在安穩的地方工作,但我知道若果我要向上流,我必須要走出這個confort zone。可是,現在的我卻沒有足夠能力在comfort zone以外生存上位,所以我必須要把握這幾年時間,讓自己有打敗別人的能力。...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九):信念與人生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九):信念與人生

最近忙著溫習兩科QP,已經佔去了我僅餘的空餘時間的大部分。彷彿我又變回了我不想變成的那種人──只懂一直忙著做事,倒頭來卻得不到什麼的人。 不過,我明白現在的我和那種人是不同的。我現在努力考試,正是因為我知道將來是有回報的──我知道自己不是白忙一番。事實上,我正在努力地構思自己的人生。 多得叻sir和他所提供的英文書,我重拾對未來、對自己的信心。我知道自己不能永遠依賴他,他也不會有時間和有興趣去再花更多的時間在我身上,但我已經從他身上獲得十分珍貴的東西,並相信那東西會為我創造出更好的未來。那東西就是信念。 我相信「信念」對於東方人尤其重要,但他們卻永遠拒絕接受這東西,原因十分簡單:因為信念不能當飯食;信念不是在海難上為我們帶來希望的橡皮艇,而是當我們的生活像失控的熱氣球快將墮落時,總會被丟走的負重物。很多時,因為我們的文化和生活環境的影響,使我們對「信念」這虛無飄渺的東西十分抗拒,覺得是一種妄想、一種逃避現實的行為。可是,往往就是我們這種想法,令我們心裡很多夢想實行的事情只停留在夢想的起步點,從未有向前走出第一步;以前未曾嘗試,現在不屑行動,將來只有後悔。 真的,這就是我們的現實:不去追求什麼,不去相信什麼,只靜待現實吞噬我們,最後獲得的只有現實的殘酷。 我不想成為那個被惰性控制得連追求夢想不願意的懶蟲,也不想成為缺乏信念至將來要承受終此一生也追逐不到什麼的失敗者;我希望成為一個有信念、懂行動、努力向著目標進發,最後得到想要事物的成功者。我相信,我正在向樣這個目標前進。 正在追看我的文章的你,又會如何安排自己的人生呢?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