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職場生存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八):長篇大論的看法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八):長篇大論的看法

「我不成功,所以沒有什麼可以分享。」正當我和上司Roy進餐時,他忽然認真地說。 這顯然是所有中國人在聽到「你能否分享一下你的成功之道?」後的一貫反應:我們總是否認自己的成就。這是中國文化的特色之一。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他的成功。儘管人與人之間的成功不能直接比較(如果可以的話,我認為李嘉誠先生是其中一位公認為成功的人),但我們總有達成目標、促成現在的我們的一刻,而那一路上所見所聞所學到的,就是我希望得知的。 「或者,讓我換個說法,我要如何做才能做得更好?」接下來,他便以一貫口若懸河的態度回答。我暗忖,幸好我們已吃完午餐,現在正在飯後休息,不然的話,他的口便忙著說話,便不能好好完成這頓飯了。 很難想像,上司Roy能在數十分鐘的短時間內說出大量道理,令我很難即時消化。當下,他以我的最大缺點來展開對話。 他說:「我們做事不能總是直線走,有時要學懂怎樣轉彎,而這就是我正在面對的最大難題,因為在他看來,我不太懂得調整做事方法,只懂得走一條路到達目標,卻未有想到「條條大路通羅馬」的道理。這顯然是眼界的問題。他已有數次的提點,表示我若果不能開展我的眼界,誓必不能改善我這不懂轉彎的缺點。要開展眼界的不二法門,就只有經驗的積累和不停的思考。 「若你做事不懂轉彎,別人就會認為你是固執的人。固執在於,即使別人表示你有錯,你仍然按你的想法做事。不論是一個人認為你做錯,還是十個人認為你做錯,你在他們眼中也會被看成為固執的人。當然,要界定對與錯是十分困難,而要分辨當下的決定是「眾人皆醉我獨醒」地堅持下去,還是只信自己不信別人的固執,也是十分艱難的。 「可是,要在這社會上生存,我們都要接受這一條法則:『遵從大多數人的決定。』若果大多數人說你的執著是錯的,那你多少也有些問題。重要是你是否能從對方的立場去思考問題,去接受大多數人的決定。 「這裡的接受,若說是基於羊群心理,不如是基於底線/價值觀的建立。每個人做事也有底線;每個人做事也需要底線;沒有底線的人做事不會成功,因為他們不知道什麼應做而什麼不應該做。這條底線就是由我們的道德觀念及法律去建立的。例如有人過馬路時不會留意交通燈,有人則會待交通燈轉成綠色時才會過馬路,這顯示出具有不同底線的人總有不同的處事方式。 「儘管有時在趕時間的情況下我也會不理會交通燈,我傾向是那種會待交通燈轉成綠色時才會過馬路的人。這是我訂下的底線。當一群人有著相約的底線,而我們的作法會越過那條底線時,我們應考慮轉彎,而非一股作氣地走直線。記著,重要的是大部分人的觀念,因為一旦別人對你的觀念有所誤差,你便只有無可奈何地接受。...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四‧二):Asking Questions – Internal Auditor的提問哲學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四‧二):Asking Questions – Internal Auditor的提問哲學

上文說到,我被同事E指出,我在提問前並未有仔細思考過,自己是否已經取得問題的答案。事實上,很多時候,我們已經獲得可以解答問題的資料,可是我們卻未有將有關資料串連起來。這也許是因為我們未曾想過有關的串連,是自身看待事物的視野太窄之故,但更常是因為我們都未曾細心思考過問題,與及未有考慮過我們手中掌握著的資料。 這即是說,只要我們在每次提問前,應仔細思考一下該問題,與及考慮手中已有的資料會否對解答該問題有幫助。換句話說,我們必先要知道自己已知的和未知的事,才能知道自己真正的問題為何,而非一聽到問題便想也不想便發問。 這樣我們豈非能避免提出dumb questions? 事實上,同事E所指出的,正是提問前應該要做到的事。的而且確,提問前的思考是為你提出好問題的一手準備,但要真正避免提出dumb questions,我們必須仗賴不同的提問技巧。 簡單來說,提問技巧便是如何去提問。這涉及用字與提問的角度。 同事L在這問題上指出了一點自己看法。 同事L是internal audit...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四‧一):Asking Questions – 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答案)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四‧一):Asking Questions – 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答案)

幾天前,我寫了一篇有關自己對提問的想法(《Asking Question》) ,指出不應每事問,並且要避免問一些dumb questions(即答案顯然而見的蠢問題),最後以「要學懂提問,必須要下一番苦工」作結。 可是,一直接受「每事問」想法的我,並未能完全消化以上想法。是故,在之後的幾天,我對於提問的藝術作出多番思量,以其找出提問的真正意義: 一、在於解答的自己「不確定」(即心裡已有問題的答案,只是不確定其真確性,而提問之後往往被別人說是多餘的問題,例如在一般的lunch time後向別人查詢:「吃了飯沒有?」);還是 二、還是用來解答的自己「不知道」?(即在考慮多方面已知的資料後,確定自己不知道問題的答案,例如我在沒有食譜的情況下,不知道如何弄cheese cake。) 直到昨天,小弟遇到了兩件事情,令我對於提問的意義有更深入的理解。...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三):Asking Questions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三):Asking Questions

有人說:「世間上沒有愚蠢的問題,只有愚蠢的答案。」 過去的我,曾將之當做左右銘,且確信做人應該要不恥下問──不論那個問題是如何的愚蠢,要是為了弄清楚是非黑白,我們也必須要堅持詢問。可是,當下的我開始質疑這說法。世上真的沒有愚蠢的問題嗎?我們真的能向其他人問任何問題嗎? 「Most of your questions you said were normal...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二):不甘心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二):不甘心

那份不甘心的感覺又再回來了。不,它一直也沒有離開過,只是我刻意將它放在高不可攀的樓閣之上。但是,今天它竟再次跌到我的面前,為我帶來久未嘗過的甘苦味。 那是對於自身無能的不甘心。 本以為昨天的事情已早一段落,但當我今早回到公司後,便碰到同樣剛回公司的叻sir。他說了一句「早晨」之後,便問道:「do you have a minutes?」聽了這句說話,我便感到異常緊張。 我戰戰兢兢地隨他步入他的辦公室。他為我沖了一杯咖啡,並開始以英語和我談話。 內容不想多談了;我只想總結自己的不足: -我的英語十分差勁。(我不否認,但被別人當面說出事實,心裡確實不好受。)...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一):公司大變動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一):公司大變動

今天公司開了一個大會,解釋最近公司的大變動。說實話,公司將來會怎樣發展,對於我這個小薯仔來說,並沒有什麼大影響,因為無論如何,我也只能乖乖地聽從管理層的指示做事:做得好固然放心,做得不好被人辭退也只能「東家唔打打西家」,反正我正直年青力壯之年,未曾有過在這間公司安享晚年之想法,將來的路怎樣走,也只好像摸著石頭過河般走著。 一如所料,該會並未有詳細交待大變動後的去向,只是不停重複「公司會一如以往地運作,不會有大改變」等說話,不知是否因為將來的計劃細節仍未落實,還是那些計劃是商業機密,不能隨便洩露?(我相信是後者。) 怎料,當會議到了conclusion環節,叻sir(主持會議的高層)竟然問:「各位還有什麼問題?罔相心有沒有問題?T呢?」T是我的同事,他與亞sir因為一次參與公司的field trip而與亞sir友好,叻sir公開問他也不會太奇怪(但事實上我覺得很奇怪),但他竟然問公開問我有沒有問題?我頓時感到不知所措,只能搖頭表示沒有問題。 會議結束後,我們便返回各自的崗位工作。怎料電話忽然響起,原因是叻sir的秘書打來,打算找我、T和另外兩名較senior的同事一起吃premium lunch。我不明所以,為何他會叫我和T呢?我們都是junior grade,為何不再找其他senior grade同事? 轉眼間便到了lunch time。一如我和T所料,這次飯局是叻sir為了了解我們對於大公司大變動的想法而設的。(但我依然不明為何會叫我和T,也不知之後會其他同事會否享有類似的飯局。)由於我和T一早便想到有此可能,我便專登抽時間在互聯網上找了一些相關的資料,準備在飯局時分享。...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時間壓力

The Pursuit of Success(十):時間壓力

我始終不能否認,自己在時間壓力下,只能以平時的七成水準做事。 這是過去數個月的經歷:每個月遲收sales contract和data,令整理excel model的時間變少;ad-hoc東西增加,令花在主要工作的時間更少;deadline愈來愈早,更令趕工的壓力漸增。 老實說,我這個普通的邪道會計仔,尚且不能在如此大的時間壓力下減少錯誤,人強馬壯的auditor不會是超人吧?為何他們每次總要在時間不足之下努力OT完成工作?在那巨大無匹的時間壓力下,他們的工作的準確度會有多高?不要說因為auditing的工作不是100% assurance,所以便能容許壓力下的人為失誤。 auditor友人曾經說過,他過去做事責任心不足,每次senior叫他交貨,他也會馬虎做事,心想上司找到我錯處便改,找不到便算了。我想,那是否因為auditing work不是100% assurance的性質,令他對於犯錯的警覺性如此低?現在身為accountant他說已經改過了,不會再如此不上心做事。可是,如果有人在幾年的auditing人生中,對於錯誤的觀念如此模糊,那又怎能對他們的工作能力給予信心?我想,如他們不做auditor而做其他工作,他們要交出好成績前應該要花上好一陣子時間,調整一下心態。 說回時間壓力。我真的不能相信,有人能在時間壓力漸大的工作環境裡,依然能保持到工作水準。可是,這卻不是失誤、犯錯的藉口。我對於自己在這幾個月所犯的錯誤感到羞恥。我認為夙們都應該努力去做好每一件事,因為那份工作所影響的範圍可以很大很廣,特別是會計工作所影響的更是別人努力工作後所得到的報酬。...

The Pursuit of Success(九):雖能看見,卻又無形

The Pursuit of Success(九):雖能看見,卻又無形

如果你喜愛看漫畫,而你又曾經追看《遊戲王》的話,你必然會記得這句金句:「雖能看見,卻又無形的東西。」這句說話能被套用在任何事物身上,而在漫畫裡,作者以之來形容友誼──人們可以互相看見對方,但彼此之間友誼卻不能看見。 今天,在工作上,我也遇到了兩個令我十分在意的「雖能看見,卻又無形」的東西──我不是在說那高貴的友誼,而是在說出一個疑問:「究竟如何能看見無形的東西?」 「雖能看見,卻又無形」是指在工作上往往出現的問題:雖然能清楚看見眼前的資料,但總會看漏了眼,於是犯了錯誤,事後要慌忙改正。在我眼裡,那些我忽略了的資料,根本是清楚地出現在眼前,是「能夠看見」的,但我卻不知何故,看了數次也看不到──它變得「無形」了,結果做成大意犯錯。 說到大意,其實我對這個形容詞沒甚好感,因為他為犯錯的人們提供一個十分美麗的藉口:本來應該看到的,但不知為何忽略了,而潛台詞是:給多一次機會應該會注意到的。可是,當下人們根本是注意不了那事物,而且再給多幾次機會也未必能夠注意到,為何要強裝自己應該注意得到?這是典型自我安慰的態度。我認為,何不直接一點,說是自己當時是不知道要注意那東西,又或更坦誠的說忘記了,更能對自己的良心有所交待(但上司必定會對你失去信心,所以坦白承認是一件十分愚蠢的做法。)。 說回主題──也是我正苦惱的事情──究竟如何能看到注意不到的東西?這恐怕要經驗去協助?因為當你經歷數次失敗之後,你必定能從中學習,最後將注意那東西變成習慣的一部分。可是,在工作上,你能被上司容許屢次犯上同樣的錯誤嗎?犯錯之後上司還會對你有信心嗎?更重要的是,難道「成功避免犯上同樣錯誤」是「犯錯」後必定取得的禮物?畢竟,工作的地方不是一處學習的地方。 總括而言,我對於能看見被自己的潛意識分類成無形的東西的信心不大,可是這種能力卻又是在職場上必須具備的能力。(一個細心、不會掛萬漏一的人,往往會被認為是有能力的人。)期望我在將來的某一刻,找到達到這個境界的方法。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八):挫敗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八):挫敗

最近某大學來到我公司進行問卷調查,問題是圍繞工作上和與同事合作的感受。問卷調查為期十天,每天以電郵方法傳來三份問卷,每份問卷的內容及問題都是一樣。昨天做了三份之後,心裡已有說不出的無奈感覺。可是,為了做完後的獎品──超市的現金券,我必定要堅持下去。 問卷其中的一題為我留下一個十分深刻的印象。那是一個十分簡單直接的問題:「工作令我感到十分挫敗。」每當看到這道問題,我都不假思索地答道:「同意」。 今天,我又遇到不想遇到的挫敗感。 一份理應要在昨天交到上司手上的報告,因為我的大意而忘了準備。而上司不知裡就,用了我放在server上未完成的報告來做他的工作,結果令他要在事後急忙補救。 以他事後的說話態度輕鬆無壓力,那失誤的後果應該未至於不堪設想,以致他還能以嬉皮笑臉之態度待我。可是,對於一直對自己十分有要求的我,卻對此事十分耿耿於懷。 我在想,為什麼我會犯上這種錯誤? 是因為我沒精神?每天只睡4.5小時的我,在工作之餘也要努力準備QP,精神不足以致犯錯也是自己找上的。可是,我卻不覺自己在工作時有嚴重的睏倦感? 那麼,是因為我工作太散太亂?負責兩區(一大一小)十多條team的sales人工的我,最近漸覺吃力,因為愈來愈多adjustment要做,每次也要同時利用某幾份報告的數作計算。可是,回想要做的事也不覺太多,而且也未至於混亂不堪。 看來,應該是時間的問題──這也是我最不喜歡的地方。每月,我也要將工作集中在月中的兩星期,而且收到sales contract的日子也由原來的月尾、月頭變成差不多月中才來,這麼一來,我便不能在最忙的月中之前作好好的事前準備;加上,其他team人手不足,令我要在月頭月尾抽時間去幫忙做事。有更多機會學習固然是好,但顧此失彼的風險之大卻令人感到擔憂。...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Lost Track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七):Lost Track

在這間公司工作已有一年半,但我仍然抓不住這份工作的真正意義。 過往的一年半時間,我在乎的只是對於數字的處理。究竟如何去用我學習到的Excel知識,去建立一個足以反映sales contract上所有計算sales人工的方法的Model?究竟我如何利用Excel formulae去為我服務,減少我的人為錯誤並提升我的工作效率?究竟我如何從大量data中抽出不同的information,從而作出不同分析? 以上想法看似很專業,但想深一層便察覺,這些只是一些operational的工作。第一點和第二點顯然易見,而第三點中,我只是盡可能將所得的info以不同形式展現出來,但進一步的分析卻仍然欠奉。 感謝E同事的提點,令我再次弄清楚我們Team的責任:確保contract的設計能做到想達到的目標。(「再次」的意思顯然易見,就是我本來已弄清楚,但後來卻又somehow lost track了。) 要確實執行這個責任,我們先要確保計算符合contract所列明,並盡量將人為錯誤減至最低。的確,這是起碼要做到的,而我這位做了約一年半的人,卻仍然將這「起碼」要做到的事情,定為我的目標,這顯然有點問題。 E同事說得對:隨便找一個人來,便能確保計算符合contract所列明,或者要利用不同的Excel...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