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The Pursuit of Success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六):瘋人會(MaD) – 第二次Networking(二)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六):瘋人會(MaD) – 第二次Networking(二)

上回說到我和同事槐刺在升降機裡,白白錯過了一個和三位重分量講者交流的機會。直至活動完結時,我們只能和其中一位交流。這個故事教訓我們,機會經常出現,只看我們能否在他們出現時好好把握,不然便讓它擦身而過。 當時,我對自己說,我必定要成為一位勇於和成功人士對話的人。 到達會場後,我們發現排隊登記入場的人士大部分也是外國人,我便知道我早前的顧慮(即擔心在場人事主要用英語,所以和槐刺以英語交流,熱身一下)是正確的。眼下所見,他們互相點頭交談,看似早已認識,我們實在不懂如何找人對話。事實上,這是networking最困難的地方,因為當networking的對象已互相認識,他們便會自成一角對話。我們這些新鮮人,沒有投資創業的經驗,也沒有科技創新的背景,只是兩位不相關的(未來)會計師,要接近在場人士便更困難了! 我想這是不行的,我們必須要好好把握networking的機會,不然我們永遠不能成長,只懂活在自己的圈子裡。於是,我和槐刺分頭行事,主動找交流的目標。 我一邊漫步,一邊尋找可以接近的對象。我努力強迫自己將眼光放在外國人身上,因為這能迫使自己使用英語。可是,每當我和他們有眼神接觸,我便變得像石頭一樣,開不了口,於是只好點頭走開。 儘管我不斷咒罵自己,我也未能成功迫使自己。我知道,這是因為我自卑於自己英語能力不足(儘管有美國英語老師說我的口語不差,她聽得明白)。看來我必定要找出進步的方法了! 最後,我成功與兩位香港人前輩對話,一位來自創新科技署,另一位來自香港數碼港管理有限公司。(我真的服了自己,在用母語說話時便精神抖擻、十分主動!)我們討論了當下香港科技創新的情況和發展。原來,現在已有超過300間科技創新公司在數碼港立戶,而且很多人都會申請創新科技署的資助(儘管程序繁複)。 很快就到活動開始的時間,我和槐刺便坐在一起(幸好叻sir不在,不然他會叫我們分開坐的)。是次活動分開上、下午時段。上午時段是MaD舉辦的比賽的決賽日:成功進入決賽的最後六隊創業團隊將會在出席者及評判面前推銷他們的產品,並接受出席者及評判的評分,最後最高分的三隊將獲得資金資助開發產品。 最後六強的idea分別是:手術時防止失升過多的產品、用廢物將客人的價值及lifestyle化成產品的idea、為貧窮小國提供學習機會的idea、利用科技在災難發生時提供協助的idea、將文字變成圖像的idea,和使用無線技術減低能量傳遞時流失的情況的idea。 最後獲獎的是最後三個idea。...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五):瘋人會(MaD) – 第二次Networking(一)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五):瘋人會(MaD) – 第二次Networking(一)

你能想像這個世界會有人參加瘋人會嗎?而且出席的人士大部分也是成功的投資者? 我這裡說的瘋人會,其實是指MaD,即Make a Difference創不同。它成立於2010年 ,是一個致力支持亞洲各地青年人,發揮創意,為個人、經濟、社會和環境創造正面改變的團體。就在前幾天,它舉行了一個名為Make a Difference Ventures Salon 的活動,邀請了支持新晉創業家的投資者及有興趣人士出席。...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四):反傳統的cover letter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四):反傳統的cover letter

進入社會工作已有3年多。回想當初尋找工作時,我不停寄出cover letter和cv,希望增加找到工作的機會。那時我的cover letter的格式和坊間教寫cover letter的書所教的格式差不多: 信的長度需在一頁紙之內; 首段總是寫我正在申請的職位; 第二段是寫自己的學業和工作的相關程度; 第三段是寫自己有什麼和工作有關的技能和經驗(軟/硬實力);和 尾段是再一次表示自己十分希望獲得面試的機會。 最近,在叻sir的facebook上,我看到以下一封cover。他在分享這條link時寫道:「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即時聘用他。」究竟這是一封如何的cover...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三):第一次Networking(二)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三):第一次Networking(二)

一進入宴客廳,我們便散開就坐。根據叻sir的說話,每一次networking都必須把握機會,坐到陌生人旁邊,並和他們好好對話及學習。若果只懂得和相識的同事一同就坐,形成一個小組,便白白浪費了networking的意義。 我對於他的說法十分認同,但這卻是香港人一貫的作風。例如在大學裡,也總會看到幾個認識的人相約報讀同一個課程,然後便形成一個小組,不願意和認識陌生人,這就是所謂的「物以類聚」了。 我二話不說便找了一張沒有人的桌子,不過很快不同的客戶便紛紛進場。很快,我便發現我的左右兩邊的位置已被佔據了:坐我左邊的是一位年輕人,右邊的則是一位外國人。 我看還有數分鐘才開始飯局,便放下一些私人物件,在會場行了一圈,和不同人士交換卡片。就是這樣的一走,我便換來了十多張卡片,使我開始覺得原因換卡片並不是什麼的挑戰,反而如何去令對方有興趣和自己談天,便是一門大學問。 當我回到自己的位置後,便和身旁的年輕人和外國人交換卡片了。本來我打算和右邊外國人(他是某投資銀行的co-head,不是潛在客戶。我想他的地位一定不低!)我本來不太好的英語,在壓力底下的表現更加未如理想,差點令對方也聽不明我想說什麼。我對於自己的表現感到不太滿意,只好將焦點方在左方的年輕人身上,務求令自己放鬆一下。 這位年輕人Charles是某銀行的分析員,也不是我們的潛在客戶。由於我們年紀相約,而且母語也是中文,令我們的談話十分理想。當然,期間不乏deadair的時間,但我們很快便克服了這些尷尬時刻。 言談之間,我認識到分析員的某些工作分配,例如本來我以為分析員都是一些每日也要一早上班看新聞,趕著在開市前出分析報告的人,但原來不是所有分析員也是做這些工作,Charles便不是做這些工作的人。他看似是用那些分析報告進行其他分析的人,但實際上他是做什麼,我也沒有問。 我們互相說了自己的背景及工作環境,愈說愈有興趣,我想看來我已找對了談話對象(但事後我想,我應該是找錯了談話對象才對,因為和junior談話的難度不大。我應該找一些senior的人,或者我右邊的外國人才對,因為我相信我和他們談話的得著會更多。) 很快,飯局便進入尾聲。我看到本來坐著進餐的人也紛紛站起來和其他桌的人談話,我也站起來找別的人說話。 只見眼前很多人已一對一對的談天,我當然不好意思介入,結果我找回了飯局開始前和我談了幾句話的那年輕人。他叫Issac,也是一名分析員。他說自己是蜀中無大將才出席這飯局,所以他本來不太知道這飯局的目的。我笑了一笑,心中無言。不知是否他太無聊,在談了我們們工作性質之後,他竟然將話題轉到TVB電視劇集之上,令我哭笑不得。不過他也十分友善地和我談天,使我增添了不少networking的自信。...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二):第一次Networking(一)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二):第一次Networking(一)

很久沒有寫《The Pursuit of Success》系列了,無他,一來看見自己已寫了很多,想寫其他系列(現在主力寫《亡女‧相心》系列和《相心書庫》),二來我最近也沒太多機會與時間與成功人士對話(叻sir也有他要忙的事情,我總不能要求他每星期也找時間和我談話吧!) 這次繼續寫《The Pursuit of Success》,是因為我在近日參與了第一次networking活動。 公司在這幾個月一直進行一個大型project,我這種小角色當然未能直接參與其中了,但叻sir認為我若能間接參與一下,必定能好好學習,於是我便有幸出席kick-off meeting及接收部分有關那project的email了。前幾天,眼看project已到尾聲,我們公司便準備舉行一場飯局,與project的參與者及潛在客戶進餐。...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一):素食店內的指導(二)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一):素食店內的指導(二)

上回說到教練舉出自己的例子,說明他如何減少犯錯。他才剛說完,素食便被送來了。 我們看著眼前數碟看來十分美味的素食,便食指大動,二話不說便起筷進食了。 「我也曾經有過一個難忘的經歷。」DaDa邊食邊說:「以前,我曾試過將一份未做好列印格式的文件傳送給上司,結果在他列印後便發覺出事了。他即時走到我的面前破口大罵,並用上不好聽的說話及粗言穢語說我的不是。先不評價他的反應是否洽當,但我事實上是做錯了,不能將責任推向別人身上。自此之後,我便在每次完成工作之後花多一點時間好好檢查清楚,才交給上司。」 聽完他們的經歷,我發覺自己所獲得的啟發不太大──我最想知道的就是,如何去看到一些早已存在卻看不到的錯誤。我知道這是由於個人的偏見而出現的問題──以為某個地方沒問題,但往往那個地方便出現問題。我希望從別人口中取得一些解決偏見的啟發。 教練發現我的神情不甚滿意,便補充說:「事實上,我和DaDa的經歷也只是個別的事例,帶來的啟發有限。但我在多年來的工作中有自己的一套見解,希望能為你帶來多一點啟發。 「我認為,要減少犯錯,最重要就是要有知道工作的目的。我們必須要知道為何做這份工作,才能確保在工作的過程中所做的事能夠助我們達到目的。正如我的例子,我工作的目的便是要發出上司認可的電郵,所以不能在不讓他們過目後便將電郵發出去。 「其次,良好的態度也是必須的。我們必須要懷有要『好好完成工作』的心態,努力做好工作。只有良好的工作態度,我們才能會主動了解工作的細節,做好工作。DaDa的例子說明她當時的心態還未準備好,所以便犯錯了,更被上司痛罵。 「而且,我們要讓自己有充分的時間檢查工作。檢查的程序必須要做足,才能算完成工作。在工作上,有些地方是不能做錯的。我們必須要知道這些地方在哪裡,並在每次檢查時好好查看那些地方,確保準確無誤。例如發電郵,最重要便是內容正確及收件人正確。內文寫得不好,別人會覺得你英文不好;但內文主題錯了,便會令收件者不知發生什麼事,做不到發電郵的目的;而收件人錯了的話,更會令某些應該知道事件的人不知道,而無關係的人卻知道了。 「最後,便是要接受犯錯,並從中學習。我們並不是聖人,犯錯是家常便飯。重要的是,我們要承認自己犯錯,並確保自己在犯錯之後不要再犯。是故,我們便要在犯錯之後好好分析自己為何犯錯,並在分析的過程中好好學習,讓自己汲取教訓。我和DaDa的例子說明,我們都要經歷過犯錯,才能變成現在的我們。當然,從一開始不犯錯是最好的,但我們都控制不了。」 聽完教練的一席話後,我感到其實要減少犯錯並沒有特別的方法。我們只有盡量小心、小心、再小心,並要知道事情的目的及細節,確保自己正朝著正確的方向做事。要做到我想的「如何去看到一些早已存在卻看不到的錯誤。」,首先要讓自己看到那些錯誤,即是要多角度看事情。這樣的話,理解事情的目的及細節便是不可或缺的步驟。...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素食店內的指導(一)

The Pursuit of Success(六十):素食店內的指導(一)

一股素食的香味正撲鼻而來。 我和同事正身處在公司附近的一間素食店裡。這間素食店的素食質素十分不錯(之前而來過一次,感覺良好),在Openrice的「笑臉」遠多於「哭臉」,看來網上的評價並不是全部也不可信。 我們正等待著教練的到來──我相約了教練和他的同事,一同到這間素食店吃午飯。 教練之所以叫教練,是因為他是我們公司負責提供員供訓練的主要成員之一。我曾參與過多個他所主導的訓練課程,每一次他也會說:「請叫我教練…我在這裡不是teaching,而是coaching。」他的課程內容主要圍繞Leadership和Management,每次上完他的課我也覺得十分有用。 等了數分鐘後,便見到教練和他的同事DaDa進來。我們四人互相寒暄了數句後,便點了數道素菜一起吃。 「相心,我收到了你的電郵。我相信我和DaDa能用個人經歷去為你帶來一點啟發。」他口中所說的電郵,便是我邀請他出來吃午飯的電郵。 在電郵裡,我表示對於教練在其中一個課程中所說的有關減少犯錯的方法有一點興趣。當時他只是輕輕帶過如何減少犯錯這課題,但對我這位十分希望減少犯錯的人來說,他的課題引起我一點興趣。於是,我便主動邀請他和他的同事DaDa一起用餐,希望向他深入請教這個課題。 「回想我剛畢業之後做的第一份工,我的其中一個職責就是要撰寫電郵。那時,我的上司要求我在每一次撰寫好電郵之後,要讓他及他的老闆過目,才能發出去。我每一次都能按程序工作,唯獨有一次,我在撰寫好電郵之後,不小心按了『send』,結果上司和老闆便召我入房,問我所謂何事?我當然知道自己犯錯了,於是老實地認錯,並向上司及老闆承諾,自己不會再犯上同一錯誤。 「事後,我反省自己的錯誤時,知道自己不應在電郵被批核前便寫輸入收件者的電郵地址。爾後,我每一次發電郵前,我都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做了。」 教練說完後,素食便被送來了。我們便一邊享用美味的素食,一邊繼續我們的話題。

The Pursuit of Success(五十九):會議中的存在感(二)

The Pursuit of Success(五十九):會議中的存在感(二)

上回說到我有幸地跟著上司在別的公司開會,卻驚訝原來與會人數十分多。 由於我們公司是他們的客戶,所以能夠先坐下。其他人便站著,等著相關人士將一張張椅子搬進來。 之後,叻sir到達了──他是我們的老闆之一,當然要來了!他與會議室內其中數位看來十分高級的人士離開了會議室一會,不知是否要私下談什麼。很快,他們便回到會議室,而且眾人也被安排好座位了。我知道,會議即將展開。 眼下,會議室裡有多間公司的代表:包括我的公司、銀行、律師樓、核數師等。他們的主要代表逐一介紹出席會議的人。我看著每一位出席會議的人,他們都散發著自信、專業的氣勢,看來已經有足夠的出席會議的經驗。他們神態自若、輕鬆地坐著,沒有一絲緊張感。也許,在這個會議室裡,只有我顯得十分緊張──儘管我知道自己並不是直接參與的人,我也不能消去心中的緊張感。 介紹的環節完了,他們開始進入正題。接著,在之後的約半小時裡,我感到人生中其中一次十分巨大的不存在感。 在說一棵樹只有在被別人留意到的時候才能被稱得上是「存在」,而我沒被會議室裡任何一個人注意是明顯不過的事──在交換名片時看到我的職位,已知我是一名小薯仔,所以不會將焦點放在我身上,我當然十分理解。 既然不能透過別人注意來認同自己的「存在感」,那便透過自己細心聆聽別人說話、知道會議的進程來讓自己發掘自己的「存存感」吧!很可惜,我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了。 我跟不上會議的進程。 我當然知道會議的目的了。可是,我的確跟不上進度,因為他們的英文小平比我高很多,我聽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而且他們經常用上一些我不太熟悉的專有名詞。結果,我發覺自己就是一個野人,誤打誤撞地參與了一群受過高等考育的專業人士所舉行的會議,結果不高而喻:我完全地失去自我的存在感。 什麼也聽不明的我,只好眼看四面,耳聽八方,好讓我能觀察到些什麼有用的東西,讓我能在將來有機會出席其他智議時能用得上。我看到部分年紀比較大的人好像不太在意的,漫不經心地坐著。我想,是否他已經知道什麼是重點、什麼是廢話,才能如此輕鬆地坐著?當下他如此輕鬆,是否代表現在說話者正在說不重要的話?...

The Pursuit of Success(五十八):會議中的存在感(一)

The Pursuit of Success(五十八):會議中的存在感(一)

眼下,我置身在一個樓底十分高的地方。牆的裝潢簡約,沒有一點多餘的感覺;四周沒有富貴人家的豪氣,卻有專業人士的專業氣氛。接待員們以微笑回應我們的出現,我的上司隨即上前說明來意。 沒錯,這次我十分榮幸地,跟隨兩位上司到其他公司開會。這次是我第一次出席這些會議,所以感到十分緊張。 話說在與會的前一天,我收到叻sir的來電,說他十分希望我能出席,從旁學習。我當然感到十分榮幸,便立即答應他的邀請。就是這樣,第二天我便和二位上司到這間散發著專業氛圍的公司開會。 雖說是從旁學習,但叻sir深怕我不知背景,很難跟上會議進度,便在開會前一晚用電郵發給我一份長達100頁的資料。我當然盡量將它看完,希望在會議時不會迷失方向。 「這邊,請。」友善的接待員行過來,以甜美的笑容說。接著,她請我們跟著她走。 接下來的幾十秒鐘,真的令我大開眼界。我跟著接待員走,忽然我發覺自己並不是在一間公司的辦公室裡,而是在一間酒店的其中一層裡!只見眼前的裝潢依然是十分簡約,配上一幅一幅不知名堂卻畫得很美的油幅。之後,無數的房間出現在我的眼前。當下我想,若果接待員行快一點,我們跟掉了,也許會在這樣迷路!  我們被引到一間會議室裡,在那裡我們遇到公司的另一位同事。我想他是自行來的,所以來得比我們早。 我之前未曾見過他,於是先向他遞上名片並自我介紹。原來要完成這個過程的時間不過數秒,這對於一個才初次向別人遞上名片的我打了一支強心針。 在此先要說明,這間會議室並不大,只有約十數個位置。那時,我便被這間房的大小所誤導,以為與會人數不多。很快,與會的人逐一出現,我和上司便逐一向他們遞上名片及自我介紹。我愈派愈覺得不對勁,心想為何不停會有人進入這個會議室?最後,這個理論上只能有十數個人同時開會的會議室,站著三、四十位專業人士! 當我派到約二十個人時,我心想不妙,因為我已派了所有名片了!當下,我知道自己不應帶這麼少名片,但已經太遲了,只好站在遠處,不接近之後進來的人。...

The Pursuit of Success(五十七):升職沒我份

The Pursuit of Success(五十七):升職沒我份

這是我預期之內的結果。 回想過去一年的工作表現,有些地方做得不好,在上司心中留下壞印象,我卻未有好好消除那壞印象,最後未能升職,只好怪自己力有不逮。 有些工作能力是最升職的最基本的要求。哪怕你某項能力再高,心中的熱誠再大,只要你達不到那個最基本要求,你便只能停在原地,永遠不能向上爬。 我認為這是職位錯配的問題。試想想,一個出色的創業家不可能成為一位出色的會計師,因為前者重視的是肯冒險、有願景及有宏觀思想,而後者重視的則是盡量減少風險、實幹及注意細節;又試想,一位出色的營業員不可能是一位出色的研究生,因為前者擅長的是說話技巧,後者擅長的則是深入分析。你問以上的例子是否有例外?當然有,但我相信不多,因為不同角色所需要的能力是不同的,而我不相信這世上會有很多人有看似相反的能力。 職位錯配的責任在誰身上?我認為僱主和僱員也有責任,但僱員的責任更大。的而且確,僱主必須好好地為僱員安排合適的工作,以令僱員的能力得到最大限度的發揮,但若僱員在選擇工作時,並未有考慮到自身的能力限制,只重視薪酬待遇,那他不能好好發揮自己也是咎由自取。 至於我的情況是,我自認自己是有些少咎由自取的。 我是一個十分喜歡分析,卻不太細心的人。我可以是一位十分細心的人,但細心的範圍必須是我所注意到的範圍。例如,我在計劃旅行時,我會十分仔細地計劃行程,而鉅細無遺的程度可以超乎你想像,但最後我可能忽略了買手信的過程,因為我想不起去旅行要買手信。 這是我上司一直所說的、我必須要克服的缺點:我的眼界太窄。很多時候,由於我的經驗不足,對事物不太了解,加上我擁有一個固定的思考模式,使我不時會忽略一些事情。忽略導引錯誤,錯誤使別人對我留下壞印象,而壞印象的代價就是事業停滯不前。 那麼,好好改善不就很了嗎?這是我到現在為止也努力追求的一件事,可是,不知道是我的方法錯了,還是我真是無藥可救?我不覺得自己比一年前更細心。不,或者說,我的確覺得自己比一年前更細心,同時也發現自己在工作時有很多地方忽略了。在這一加一減之後,結果就是我仍然不細心。 不知是否因為這件事,叻sir和我討論了一會。...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