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亡女‧相心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八):邊個夠我嚟?興趣篇(核數師版)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八):邊個夠我嚟?興趣篇(核數師版)

(此文章在jobsDB刊登) 「相心,這是給你的!」做核數的朋友A忽然約了我出來,又忽然拿了一些泡菜和紫菜出來,原來他剛去了一星期韓國旅行,於是給了我一些手信。 我遲疑了一下,心想為何這個情景好像在哪時候曾經出現?「唏!你不是在三個月前才去了一星期大阪和京都嗎?為何三個月後又到韓國去了?」 朋友笑說:「哈,你好像忘記了我在去日本的一個月前也去了一星期台南;去台灣前四個月我去了五天新加坡……」 怎麼我朋友看起來像是「曬命」多於純粹提醒我有多健忘? —— 不說不知道,不只是我的這位朋友,其他做核數的朋友也經常把旅行的相片上載到社交媒體上,可是每當我想約他們吃飯聚舊時,他們總是忙於工作,抽不出時間來見面。 先不說他們為何有時間旅行卻沒時間相聚吃飯(應該不是因為不想見我吧?哈哈),他們在社交媒體上的相片真實地把他們的興趣呈現裡朋友的眼裡:他們十分喜歡去旅行。 當然,其他行業也有喜歡去旅行的人,而且我說大部分香港人都喜歡旅行也不為過,但是在我的朋友圈內,核數師的去旅行頻率是相當高的。 我想有些假期是連著考會計試而放的無薪假期,但他們就是不介意放無薪假期,因為他們真的想離開香港,好好充電。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平時工作真的太忙,結果掙到錢也沒有機會花費,那便去旅行消費一下,順便調整心情,以迎接將來更有挑戰性的工作。...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七):邊個夠我嚟?生病篇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七):邊個夠我嚟?生病篇

(此文章在jobsDB刊登) 「相心,你知道我們的公司編號是什麼嗎?」一聽到這條問題,我便知道我的會計師同事是指什麼:他說的公司編號其實是指公司醫療保險的保單編號。 我即時在抽屜裡拿出一張紙給他,上面寫著公司的保單號碼。同事接過後笑說:「果然是全公司claim醫藥費第二多的人,總能隨時拿得出公司保單編號。」我頓時瞪著他,心想全公司claim醫藥費第一多的人竟然在取笑我,我真不知道應該給他什麼反應! 對,這就是會計師的現實:賺得再多也要付出一些當作醫藥費。 —— 不要誤會,會計師不是特別擁有吸引病菌的體質,也不是特別容易交上惡運,只是我們這些長期在工作間打拚、睡得不好、壓力很大、不常運動、飲食不定時甚至不健康的人,很難會有一個可以擊退病菌的身體。 當然,凡事也有例外,我也遇過一些不常請病假、精力異常旺盛(例如難得放假竟然不留在家中睡一整天,而是出外郊遊)的同事,但為數並不多。一般而言,我們都不能避免地在上班途中於過分擠擁的列車中被人傳染,或者被老公、老婆或者家人傳染,但最多的是被同事傳染。 如果是會計師的話,由於我們經常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活動範圍(即疾病傳播範圍)將會被限制在座位附近,那麼身邊的會計師同事當然會首當其衝。如果是核數師的話,他們會更加危險,因為他們將會被困在一間房裡面,那疾病人傳人的機會將會增加! 通常,最常遇到的疾病為傷風感冒。有良心的同事會掛上口罩,以免病菌以飛沫傳播,但怕麻煩或覺得不方便和不舒服的人,則不會主動戴口罩,結果如何你也想像得到。另外,由於會計師的工作十分多,他們總不會找到機會請病假留在家中休息,結果很多人都選擇把病菌帶到工作間「與同儕分享」,令會計師們的生病率不斷提升。 以上所說的都是小病,還沒有說到其他大病如偏頭痛(因工作壓力過大)、突發青光眼(因長期對著電腦而令眼壓增加)、胃痛(因壓力過大和食無定時)、關節痛(因坐姿或使用電腦的姿勢不正確)、肌肉痠痛(因長期坐著、沒有進行適量伸展運動)等等。我不會說會計師比其他職業更脆弱,但我的會計師朋友比起其他朋友更易生病卻是事實。...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六):邊個夠我嚟?錢途篇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六):邊個夠我嚟?錢途篇

(此文章在jobsDB刊登) 儘管核數師/會計師的工作時間過長時常為人咎病,而他們亦經常以時薪的方法告訴其他人他們並不是賺得很多(這是我最常聽到的說話:「我的時薪比最低工資還要低!」),但事實上,如果你能在畢業後進入四大會計師行,你的月薪比同年齡的朋友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 —– 以下是我從核數師朋友所得的資料,可能過時,也可能仍然有參考價值,你也可以將之當作故事(由於每一間四大的的職位編制也不同,薪金升幅也會不同,以下所說的只是一個大概):剛畢業的人進入四大的起薪大約是HKD 14k,這已比很多在小型公司工作的人更好,因他們可能只有HKD 10k左右。當然,這排除了護士、醫生、律師、教師等專業。 接下來,如果在四大的第二年過得無驚無險,你便會升一級,人工便會接近HKD 20k。另外,當你以每半年考兩份試卷而全部合格的姿態考試,你將會在第1.5年考完所有試卷並成功取得牌照,那時你的薪金將會有數千元的升幅。同樣地,如無意外,在第三年完結時也會升一級,那時你將會有大約HKD 25k的薪金。 第三年也是很多人會選擇離開的時候。如果你仍然選擇堅持下去,努力多一、兩年的話,並且在第四年完結時你也能順利升級的話,你將會有接近HKD...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六):邊個夠我嚟?自閉篇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六):邊個夠我嚟?自閉篇

(此文章在jobsDB刊登) 「相心,今次沖了多少capsule?」我在公司pantry沖咖啡capsule時,其他部門的美女同事剛巧進來洗杯,於是問了我這個問題。 「和平常一樣,都是一個。」我用沙啞的聲音回答。她笑問:「你的聲音怎麼了?像是早上剛起床未開聲似的?」 我看一看時間,那時是下午三時。我合指一算,從昨晚睡覺開始計已經有16小時未有開聲說話。我只以笑回應,並閑聊數句,之後回到座位繼續工作。 —– 平常人可能會對我有16個小時未曾說過一句話感到奇怪,但我卻經常會這樣做。我並不是以偏概全,但我確信會計師是世上其中一個最有機會引發自閉的行業,因為我們總是會埋頭苦幹地做、做、做。 當然,我所身處的環境出現「日常性自閉」的機會比其他環境更大,因為我們很多時也用Skype與別人溝通。最經典的一次是別國的分部同事A問我一些問題,我說要向其他部門的同事B確認一下。之後我發覺我沒有該同事B的Skype,便問A有沒有?A即時給我發一個疑惑的表情,說:「你在說笑嗎?你與B的位置應該相差不足50米吧?為何不直接走過去問?」 對!有了Skype的生活也真是令我比以前更自閉,每當有問題時也會使用Skype與有關同事溝通,完全避免開口問問題。但是,即使不是像我這樣經常使用Skype的工作環境,我也確信會計師比其他人更容易變得自閉。 沒有人想整天自閉地工作,但整天不出聲而只顧工作的情況也是令人無奈。長時間不停地工作的原因,除了是因為工作效率的問題之外,也很大情況下是因為會計的工作很瑣碎而且很花時間,例如很多時便為了確保數字準確而要進行多次計算。 —–...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五):邊個夠我嚟?OT篇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五):邊個夠我嚟?OT篇

(此文章在jobsDB刊登) 論OT,我相信沒有人比會計師更加擅長!為什麼?因為我們會計師可以說是為OT而存在的!哈哈哈!哈……(開始流淚了……) 好,首先說說一般公司的會計仔,他們主力做operational的工作,每天、每星期、甚至每個月的工作都是類似的,但是,即使對工作已經瞭如指掌,我們亦要不時OT,因為真的有很多瑣碎的事情要做,例如日常的入數、開單、做supporting、繳付帳單等等,月尾還要為該月「埋數」,把數字完全玩弄一番,整理成符合標準而又令上司和老闆滿意的程度,真的是每一個月也在打仗!總之,每個月都總有某幾天是十分忙碌的! 如果你以為這樣就結束?少年你太年輕了!如果你是中層或高層的會計,你要忙的時間不會只是三數天,而是每一天也會十分忙碌,工作至八、九點。究竟忙什麼?不再是忙日常operational的事了,而是要從手上的數字裡,整理出一些老闆想要的資料,例如本月盈利有多少?可否再多一些?未來數月的預測為何?今個月的收數情況又如何?為何訂單這麼多,收數速度卻那麼慢?如何解決這情況?……等等。你將會發現公司裡事無大小,可能都與你有關,而且不能輕易say no。 至於要數大佬級的OT崗位,則非核數師莫屬!你有聽過上班時間為朝九晚十二嗎?那麼朝九朝四呢?事實上可能更是24/7──7天24小時無間斷工作……這並非請求,而是命令。捱得到就請繼續下去,不然就請快快離開,公司還有大量後備人手! 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發生?一來是經濟不好,很多公司都減低開支,令他們不願意付錢。在收入減少的情況下,會計師樓便只好減少人手,但工作量卻沒有減少。而且,做核數的最需要目標公司提供資料,沒有資料他們做不了,但是很多時候目標公司卻不是準時地給資料,或是擠牛奶式的給資料,但deadline卻不會延後,往往令核數師的實際可以工作時間大大減少,例如在兩星期內做一般來說要花三星期的工作,結果如何顯然而見。 —– 可能你會說,其他工種也常常要OT吧!今次就以marketing作例子吧。 常聽說做marketing的人要經常OT,實際上他們是做什麼的呢?由於marketing太廣泛,有的是在公司做in-house...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三):逆流而學(十四):雙臉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三):逆流而學(十四):雙臉

自懂事開始我已知道人並不只有一面:儘管不會像《二十四個比利》一書的主角比利那樣,擁有二十四個不同的人格,但一般人有多種性格/處事手法卻是自然不過的事。若果說某個人只有一種性格,那他應該會活得很痛苦,因為他不懂得在現實生活中進行自我調節,打算用一種態度走天涯,不懂得用不同態度面對不同的人,結果當然會處處碰璧。 今天我想說的並不是有關一個人有多種性格的情況,而是一個人有多於一種價值觀的情況。那有什麼問題呢?我想問題可能並不大,如果當事人並不是身處領導位置,以及那些涉及的價值觀並沒有矛盾的話。很不巧地,我現在正遇到置身於這樣的一個位置的一位當事人。 一切都是由那數封電郵而起的。不,事實上自我在這間公司工作至現在,我一直感到類似的矛盾,只是我選擇以繁重的工作來轉移視線。直到收到那數封電郵,我才了解到我不能再繼續逃避下去,反而要好好看清這一位領導人與及他希望注入全公司的價值觀。 那些是我們CEO發給全公司的電郵。說實話我之前從未收過類似的電郵,卻忽然在最近無聲無息地發出數封電郵,內容是有關他對目前的工作、對公司的前景以及對同事的要求等等。我認為作為一位稱職的CEO,這些與員工溝通的手法是必須的,因為現實社會總會出現不知道公司大方向的員工盲目地工作、導致公司上下不能齊心向著同一目標前進的問題,因此我相信CEO以所有方法來向公司上下傳遞心聲一件百利而無一害的行動。可是,即使這是一種絕佳的溝通手法之一,CEO也必須要好好注意電郵的內容,以免弄巧反拙。 事實上,CEO那數封電郵的內容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但我就是那種十分敏感的人,往往會因為字裡行間的不協調而胡思亂想。在那些電郵裡,我發現了某些字眼經常出現:「努力工作」、「用二十四小時努力不懈」、「為了令公司進一步發展而盡心盡力」、「不會有一絲放鬆、直到達到公司目的為止」等等。這些字眼的意思非常明顯,就是希望公司上下用盡所有力量為公司的發展而竭盡全力,成效如何且看不同員工的不同價值觀,但這樣的用語的確令閱讀電郵之人更加了解公司的工作文化與及發展大方向,因此我認為這樣郵件並無不妥… 如果只是有這些內容的話。 很奇怪地,電郵裡亦出現這些字眼:「員工仍該要好好休息,不要太過費心」、「工作重要、花時間陪伴定人朋友也很重要」、「不要只顧工作而忽略其他事情」、「充足的休息,令自己好好充電」等等。這些字眼的意思也十分明顯,就是希望公司上下不要因為過分重視工作而忽略身邊其他事物。換句話說,這是重視員工身體健康的說話。 如果那些電郵只是出現其中一款語氣的用語,我也會看得明白:要麼就是公司的大方向就是當員工是機器,用盡其價值;要麼就是公司的大方向是視員工為人而非資產,重視員工的個人生活,令他們甘願全心全意為公司作出貢獻。可是,當下我卻在同一封電郵裡看到這些看似思意互相矛盾的字眼,令我覺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彷彿看不透CEO希望我們有如何的表現?如果他希望我們能全力為公司工作,獻出自己的所有時間為公司的發展打好基石,那麼我們又如何能抽時間去過自己的生活?每個人都只有一天二十四小時的時間,我們究竟如何能在不犧牲身邊的人與事的情況之下去為把自己全都奉獻給公司?要知道公司已經走在名為「發展」的高速公路上,如果不以某種速度或者加快的速度向前走,將會被其他走得慢的公司所拖累,甚至迎來車毀人亡的結局。我深知這個事實(知道歸知道,接受與否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我明白為何CEO會加強語氣來鼓勵員工努力工作。我看不透的是,為何他同時也希望員工有自己的生活。 他就是看不到當中的矛盾嗎?那可是明顯如冰與火一樣,是絕對不能混和的兩種言詞啊?...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二):逆流而學(十三):伯樂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二):逆流而學(十三):伯樂

離開舊公司已有兩年多,上一次與舊同事A吃飯已是一年多前的事。近日剛好在生日留言說道是時候再見了,對方二話不說便答應,並快人快語地說:「地點時間你決定!」男人就是這樣的爽快,不消一刻便決定了見面。 至約定之日前數天,我忽然記起舊同事A提起過自己遇到了伯樂。我與那位伯樂素未謀面,卻已從舊同事A口中聽過不下數次的讚美之言,並將他看待成他的再生父母,幸運地能在初進職場時遇到他云云。我想,藉著這次機會去認識一下新朋友也不壞,便斗膽叫舊同事A邀請那位伯樂,三人一起晉餐傾談。他看來也是熱愛四處結交朋友之輩,舊同事A只是提及一下便毫不猶豫地應約。 很快便到約會當日。「伯樂」因為下班之後有事要辦,要稍遲才到,因此我與舊同事A便先到相約之地先行開餐。該晚餐的份量略少,我們很快便吃完,唯有坐在餐廳裡,一邊聚舊一邊等待。在等待之時舊同事A不時抱怨「伯樂」來得太慢,又說他的壞話,但在我眼裡,他不是以不滿同事的語氣說話,反之是以不滿朋友的語氣抱怨。對我來說,在職場交朋友比在學時還要難,因為在爾虞我詐的職場裡,很難可以真心交到好朋友,何況是與上司交朋友。那位上司必須先讓下屬放下戒心,才能開始較為親密的關係。那位伯樂顯然做到這種難度甚高的事情,令我更加期待與他談話的一刻。 未幾,他便到來了。「伯樂」的外表是典型的「會計樣」,沒有什麼特別;倒是他一出現便說的話令人感到有趣:「相心前輩,久仰大名!」當下我真的「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他的理由是我在他加入前已在舊公司工作,因此我是前輩。我當然知道這是一個玩笑,因為他的職級比我高很多,我怎會是前輩?不論如何,他這種一瞬間便將氣氛變得輕鬆的能力,足以證明他作為上司的能力。(我認為一位有能力的上司的其中一種能力就是懂得在任何時候與任何人溝通。) 由於時間不早,第二天也要上班,我請「伯樂」先點餐進食,我們稍後再談。看來「伯樂」真的餓壞了,只看飯菜上枱不久便全都被吃清光,我內心暗自佩服那種速度(如果是年青人的話當然沒有什麼奇怪,但只要是上了年紀的人,例如接近40 歲,他們也會有心或無意降低自己的進食速度。可是,這位伯樂卻仍然像年青人般進食。) 飯後,我們三人開始談天。我自我介紹一番,他也說說自己與舊同事A的關係,以及現在的工作內容。事實上,我很早便從舊同事A口中得知他與「伯樂」的日常工作是什麼:那是有關於budget和analysis方面的工作,是其中一種如不想做普通簿記會計的人的一種出路,也是我相信是大有前途的工作。 那晚談話的時間不多,但我們也談了很多,我也真心覺得受教,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有兩個主題,分別是有關工作的主動性和對自身前景的確定。他以另一位舊同事B作為反面教材,說:「相信你認識舊同事B吧?他現在仍然在這間公司工作,毫不容易才升了一個職位,而我對他的前景並不樂觀,因為我看到他有兩個十分致命的缺點:他工作態度並不差,但缺乏主動性,每一次工作給別人的印象就是『別人踢一腳,他才動一下』;而且,他並不知道自己的路應該怎樣走,也沒有方向,令別人不知道應該怎樣去幫助他。我認為擁有這兩項缺點是最為糟糕,因為這將會令想幫助他的上司感到無從入手,最後拒絕幫忙。」 之後,他再詳列舊同事A和舊同事B的分別。舊同事A最初是一位典型的剛進入社會的新鮮人,與舊同事B那種『別人踢一腳,他才動一下』的工作態度並沒有異致,但舊同事A很快變察覺到自身這種態度的不足,而自身希望進步的心態也令他更加主動地花時間學習更多,於是他逐漸顯示出他希望學到更多的主動性。他不止自願在下班後繼續了解工作的內容,也願意在週末回到公司工作,並勇於接受未知工作的挑戰。「伯樂」看到了他的主動性後,便樂意陪他在正式上班時間以外的時間工作,從旁指導他的工作。 另外,最令「伯樂」感到開心的是,他能看到舊同事A對前路的確定性。舊同事A由始至終也表示自己希望在analysis的方向發展,並主動了解更多有關analysis的知識。這與舊同事B那種工作了數年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向何處發展、是否仍然應該留在會計界的心理很不同。「伯樂」感受到舊同事A的執著,也樂於接納這份執著,與他一起向著不同的挑戰前行。...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四):逆流而學(十五):爭論(上司篇)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四):逆流而學(十五):爭論(上司篇)

上司又再次喚我進房。我已經不記得這是我的第幾次被上司喚進房。 看著上司的雙眼,我彷彿已經知道了一切:對了,他又在工作上發現錯誤,因此要提問我,同時也要「著量」「審判」我。我與他共事得太久了,經歷得太多了,雖則我與他私底下並沒有交往,不知他平時是一個怎樣的人,但我絕對熟悉這個工作上的他。 我徐徐坐下,展現出一副十分認真的樣子(亦即是他經常說我的「黑面」。我想,認真的人當然會不苟言笑了,難道還會嘻嘻哈哈的嗎?),準備接下來的「審判」。我知道,不論他說什麼話也好,當中一定夾雜著罵的成份,因為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而我也知道,我必須盡量克制,因為過去有數次我沉不住氣,當聽到一些覺得不太正確的想法時直接開口,結果令他更為憤怒,最後不歡而散。數次的教訓令我知道,我和這位仁兄是永遠也不能出現爭論,因為他看來十分堅持自己的想法(我覺得主要是不聽我這位下屬的說話,因為他看來十分願意聆聽其他同級/更高級的人的說話?)。同時,我也非要板著口臉面對著他不可,因為我只能藉著這副口臉來抑壓自己,以防自己對上司在言語間所指出的任何我認為錯誤的想法進行反駁(在反駁之後將會進入第X次世界大戰。) 我經常在想,這種上司與下屬關係為何會扭曲到這個樣子?畢竟我們都只是想把事情做好而已?究竟問題出現在哪裡? 事實上,就我所見,每一次上司都被以下三種「自以為是」的態度所影響,令他每一次總是不能避免地和我發生爭論。我想,如果他能好好留意自己對下屬的態度,避免出現這些「自以為是」的行為,我相信結局將會截然不同。 一、「自以為是」地只聽從自己的想法 一般來說,作為一位上司,他擁有自己的想法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因為上司的其中一項工作便是為下屬指引方向。如果作為一位上司卻未能有自己的想法,他必然不能夠帶領下屬向正確的方向前進,結果只能像盲頭烏蠅一樣,與下屬一起四處「撞板」,結果害己害人。 可是,太有性格、太依照自己的想法做事的人卻也不是一件好事,因為這些人往往會因為一己之見以忽略其他因素。如果當事人在工作時忽略了其他不需要理會的因素,他當然能更快更有效率地完成工作;但如果當事人因為過於相信自己而忽略其他決定性的因素,他將會未能作出最適當的決定。 在這樣不方便舉出有關工作上的例子,那我便舉出兩個與工作沒有關係的例子吧。記得最初我加入這間公司時,上司經常強迫我要與其他人一起吃午飯。對我這個在過去四年來總是自顧自在電腦前吃飯的人來說,這當然是一個令人感到奇怪的要求。我當時表示,之前都是習慣自己吃飯,而且午飯應是自由時間,為何要強迫同事與其他同事一起吃飯?他聽後即時認真地說這是公司的文化,既然我加入了這一個大家庭,我必須要迎合這一個文化。...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一):逆流而學(十二):超時工作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一):逆流而學(十二):超時工作

每天早上回到公司,或者晚上離開公司,總會遇到某幾個經常見到的大廈保安。每一次見面均點頭示好,或是寒喧數句,久而久之,我們都成了某程度上的熟人。某天,大廈保安A忽然以說笑的態度說了一句話,令我感到一點無奈、一點感慨:「我說,你們公司的同事好像不懂得離開公司似的,有好幾十次我到了八時離開也遇不到你們公司的人離開?」 首先,我對於他的超強記憶力感到佩服。或者,當保安也需要有某種天賦才行:那就是一種能認得大部分、甚至所有出在某大廈工作/經常出入的人的容貌的天賦。只有擁有這種天賦的人,才能做到出色的保安。而我至今遇過的保安,都看似有這種天賦:他們總能立即認得某人是否陌生人。 在佩服之後就是一點的無奈。我深知大廈保安A說這番話並沒有什麼意思,他可能只是看到我所以有感而發,或者只是無聊地和我說幾句來打發時間,但身為聽者的我卻對這句說話甚有反應:那並不是令人反感的說話,反而是一道當頭棒喝的問題:「即使是非會計的同事,他們也是工作至深夜,然後帶著快要成為一條橫線的雙眼離開。」 我想,在香港,超時工作已經是不同工種都會遇到的問題。這種付出到底是為了甚麼?這種工作態度到底為了追求怎麼樣的回報?或者,談回報太奢侈了,當事人其實只是想著他們能否做完成手頭上的工作罷了? 早前友人在澳洲回來探朋友。他是一位喜歡旅行而且甚有自我的一番見解的人,他之所以移民澳洲,是因為他討厭香港的工作模式,欣賞澳洲人的生活態度。在權衡輕重後,他選擇離開香港。是次回港,我問他工作怎樣了,他笑說:「我也是幹回老本,做精算,但每一天總能在晚上七時前離開公司。上班時也是輕鬆的,每天總有一、兩個小時用公司的電腦上網做私人的事情。這種工作環境要比香港好得多了。」 我未曾有過在澳洲工作的經驗,不知道那裡的工作環境是否正如友人所說的那樣空閑,但我的公司在那裡有分支,那邊的同事看來也比較沒有太大壓力地工作。細心看看友人的容貌,少了一點以往的疲憊,多了一點年輕人的活力。友人以前在香港工作,不時在facebook訴說自己的非人生活:經常要超時工作,而且手上看似時常有做不完的工作。那時的他看來十分不開心,經常有種「有冤無路訴」的感覺。在我看來,現在他在那裡的生活比在這樣好得多,我想他當初離開的決定並沒有錯。 我在想,超時工作到底是我們自身能力上的問題,還是香港整體的文化問題?到底是我們太懶惰、太不濟、太不能承受工作壓力,還是在香港工作實在是有過分的壓力?到底是我們太奢侈地要求有更多時間做更多自己喜歡的事,還是香港的超時工作實在是嚴重得令人不禁想找到更多喘息的空間? 《月入4萬管理層 「非人生活」辭職》這是前幾天在雅虎新聞上看到的一則經濟日報的新聞。文中的那段「…一名理事,曾是月薪逾4萬元的零售業經理,雖然合約訂明工時為朝9晚6,但他從未可以晚上10時前下班,甚至元旦日仍需加班,最終捱不住超長工時而辭職…」(https://hk.news.yahoo.com/%E6%9C%88%E5%85%A54%E8%90%AC%E7%AE%A1%E7%90%86%E5%B1%A4-%E9%9D%9E%E4%BA%BA%E7%94%9F%E6%B4%BB-%E8%BE%AD%E8%81%B7-225516293.html)看來十分有畫面,也看來是十分熟悉的描術。說實話,我在閱讀此則新聞後真的不知道要有怎樣的回應。 看新聞最精彩的就是看留言。就讓我們看看那些留言是說些什麼?...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逆流而學(十一):Yes Man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逆流而學(十一):Yes Man

以下是一個經常在同事口中聽到的小故事:同事A與上司B開會。上司B向同事A查問最近忙著幹什麼,同事A如實作答,並指出自己真的很忙,未能花時間進行某項新工作。上司B表示體諒,並叫同事A按自己的工作進度工作。同事A聽後心存感激,也就按照自己的工作進度工作,把新工作擱在一旁。怎料上司B在數天後追問新工作的進度,並指出該工作的限期已被提前,同事A必須要在那天之前把它完成。結果,同事A還是一如以往地,無奈地加班工作,趕忙把新工作完成。 上司B的行為令我想起「Yes Man」。什麼是「Yes Man」?就是什麼事情都說「Yes」的人。但事實上,那句「Yes」是否真的代表「Yes」?還是只是敷衍的說話?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Yes Man」也令我想起一套電影:沒錯,那就是占基利主演的一套名為「Yes Man」的電影。電影中他從事銀行放款員,因為工作關係,他學會了凡事都只懂找藉口來拒絕的性格。有一天,他在偶然的機會下參加了一個講座,講者指出參加者必須向生命中所有事情都說出「Yes」,不然他們將會遇到不幸的事情。主角在遇到幾次說「No」後的不幸後,便知道他以後只能說「Yes」,結果他成為了什麼事都只說「Yes」的「Yes Man」。 上司B是否就是占基利所扮演的角色?當然不是了,他沒有那樣的極端。只是對於某些工作,他總會先說「Yes」,之後再按情況決定是否把那個「Yes」變成「No」。這種行為存在於任何工作層級,而且後果的大小也會因為不同的職級而不同。但是,我遇到的普遍的「Yes Man」都是上司上層的人;公司下層的人往往會懂得找機會說「No」。這種情況不難理解,因為這某程度上就是華人的文化之一:凡事總會向最壞的方向思考,如沒有十足的把握便絕不會說「Yes」。(這裡我並沒有打算對不同國家的不同文化作出批判,因為想要批判也不知應該從哪裡找那道尺?)但在上位者為了確保自身的利益和工作進度不被影響,很多時都會選擇變成「Yes...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