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會計閒聊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八):邊個夠我嚟?興趣篇(核數師版)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八):邊個夠我嚟?興趣篇(核數師版)

(此文章在jobsDB刊登) 「相心,這是給你的!」做核數的朋友A忽然約了我出來,又忽然拿了一些泡菜和紫菜出來,原來他剛去了一星期韓國旅行,於是給了我一些手信。 我遲疑了一下,心想為何這個情景好像在哪時候曾經出現?「唏!你不是在三個月前才去了一星期大阪和京都嗎?為何三個月後又到韓國去了?」 朋友笑說:「哈,你好像忘記了我在去日本的一個月前也去了一星期台南;去台灣前四個月我去了五天新加坡……」 怎麼我朋友看起來像是「曬命」多於純粹提醒我有多健忘? —— 不說不知道,不只是我的這位朋友,其他做核數的朋友也經常把旅行的相片上載到社交媒體上,可是每當我想約他們吃飯聚舊時,他們總是忙於工作,抽不出時間來見面。 先不說他們為何有時間旅行卻沒時間相聚吃飯(應該不是因為不想見我吧?哈哈),他們在社交媒體上的相片真實地把他們的興趣呈現裡朋友的眼裡:他們十分喜歡去旅行。 當然,其他行業也有喜歡去旅行的人,而且我說大部分香港人都喜歡旅行也不為過,但是在我的朋友圈內,核數師的去旅行頻率是相當高的。 我想有些假期是連著考會計試而放的無薪假期,但他們就是不介意放無薪假期,因為他們真的想離開香港,好好充電。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平時工作真的太忙,結果掙到錢也沒有機會花費,那便去旅行消費一下,順便調整心情,以迎接將來更有挑戰性的工作。...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七):邊個夠我嚟?生病篇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七):邊個夠我嚟?生病篇

(此文章在jobsDB刊登) 「相心,你知道我們的公司編號是什麼嗎?」一聽到這條問題,我便知道我的會計師同事是指什麼:他說的公司編號其實是指公司醫療保險的保單編號。 我即時在抽屜裡拿出一張紙給他,上面寫著公司的保單號碼。同事接過後笑說:「果然是全公司claim醫藥費第二多的人,總能隨時拿得出公司保單編號。」我頓時瞪著他,心想全公司claim醫藥費第一多的人竟然在取笑我,我真不知道應該給他什麼反應! 對,這就是會計師的現實:賺得再多也要付出一些當作醫藥費。 —— 不要誤會,會計師不是特別擁有吸引病菌的體質,也不是特別容易交上惡運,只是我們這些長期在工作間打拚、睡得不好、壓力很大、不常運動、飲食不定時甚至不健康的人,很難會有一個可以擊退病菌的身體。 當然,凡事也有例外,我也遇過一些不常請病假、精力異常旺盛(例如難得放假竟然不留在家中睡一整天,而是出外郊遊)的同事,但為數並不多。一般而言,我們都不能避免地在上班途中於過分擠擁的列車中被人傳染,或者被老公、老婆或者家人傳染,但最多的是被同事傳染。 如果是會計師的話,由於我們經常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活動範圍(即疾病傳播範圍)將會被限制在座位附近,那麼身邊的會計師同事當然會首當其衝。如果是核數師的話,他們會更加危險,因為他們將會被困在一間房裡面,那疾病人傳人的機會將會增加! 通常,最常遇到的疾病為傷風感冒。有良心的同事會掛上口罩,以免病菌以飛沫傳播,但怕麻煩或覺得不方便和不舒服的人,則不會主動戴口罩,結果如何你也想像得到。另外,由於會計師的工作十分多,他們總不會找到機會請病假留在家中休息,結果很多人都選擇把病菌帶到工作間「與同儕分享」,令會計師們的生病率不斷提升。 以上所說的都是小病,還沒有說到其他大病如偏頭痛(因工作壓力過大)、突發青光眼(因長期對著電腦而令眼壓增加)、胃痛(因壓力過大和食無定時)、關節痛(因坐姿或使用電腦的姿勢不正確)、肌肉痠痛(因長期坐著、沒有進行適量伸展運動)等等。我不會說會計師比其他職業更脆弱,但我的會計師朋友比起其他朋友更易生病卻是事實。...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六):邊個夠我嚟?錢途篇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六):邊個夠我嚟?錢途篇

(此文章在jobsDB刊登) 儘管核數師/會計師的工作時間過長時常為人咎病,而他們亦經常以時薪的方法告訴其他人他們並不是賺得很多(這是我最常聽到的說話:「我的時薪比最低工資還要低!」),但事實上,如果你能在畢業後進入四大會計師行,你的月薪比同年齡的朋友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 —– 以下是我從核數師朋友所得的資料,可能過時,也可能仍然有參考價值,你也可以將之當作故事(由於每一間四大的的職位編制也不同,薪金升幅也會不同,以下所說的只是一個大概):剛畢業的人進入四大的起薪大約是HKD 14k,這已比很多在小型公司工作的人更好,因他們可能只有HKD 10k左右。當然,這排除了護士、醫生、律師、教師等專業。 接下來,如果在四大的第二年過得無驚無險,你便會升一級,人工便會接近HKD 20k。另外,當你以每半年考兩份試卷而全部合格的姿態考試,你將會在第1.5年考完所有試卷並成功取得牌照,那時你的薪金將會有數千元的升幅。同樣地,如無意外,在第三年完結時也會升一級,那時你將會有大約HKD 25k的薪金。 第三年也是很多人會選擇離開的時候。如果你仍然選擇堅持下去,努力多一、兩年的話,並且在第四年完結時你也能順利升級的話,你將會有接近HKD...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六):邊個夠我嚟?自閉篇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六):邊個夠我嚟?自閉篇

(此文章在jobsDB刊登) 「相心,今次沖了多少capsule?」我在公司pantry沖咖啡capsule時,其他部門的美女同事剛巧進來洗杯,於是問了我這個問題。 「和平常一樣,都是一個。」我用沙啞的聲音回答。她笑問:「你的聲音怎麼了?像是早上剛起床未開聲似的?」 我看一看時間,那時是下午三時。我合指一算,從昨晚睡覺開始計已經有16小時未有開聲說話。我只以笑回應,並閑聊數句,之後回到座位繼續工作。 —– 平常人可能會對我有16個小時未曾說過一句話感到奇怪,但我卻經常會這樣做。我並不是以偏概全,但我確信會計師是世上其中一個最有機會引發自閉的行業,因為我們總是會埋頭苦幹地做、做、做。 當然,我所身處的環境出現「日常性自閉」的機會比其他環境更大,因為我們很多時也用Skype與別人溝通。最經典的一次是別國的分部同事A問我一些問題,我說要向其他部門的同事B確認一下。之後我發覺我沒有該同事B的Skype,便問A有沒有?A即時給我發一個疑惑的表情,說:「你在說笑嗎?你與B的位置應該相差不足50米吧?為何不直接走過去問?」 對!有了Skype的生活也真是令我比以前更自閉,每當有問題時也會使用Skype與有關同事溝通,完全避免開口問問題。但是,即使不是像我這樣經常使用Skype的工作環境,我也確信會計師比其他人更容易變得自閉。 沒有人想整天自閉地工作,但整天不出聲而只顧工作的情況也是令人無奈。長時間不停地工作的原因,除了是因為工作效率的問題之外,也很大情況下是因為會計的工作很瑣碎而且很花時間,例如很多時便為了確保數字準確而要進行多次計算。 —–...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五):邊個夠我嚟?OT篇

亡女.相心(一百四十五):邊個夠我嚟?OT篇

(此文章在jobsDB刊登) 論OT,我相信沒有人比會計師更加擅長!為什麼?因為我們會計師可以說是為OT而存在的!哈哈哈!哈……(開始流淚了……) 好,首先說說一般公司的會計仔,他們主力做operational的工作,每天、每星期、甚至每個月的工作都是類似的,但是,即使對工作已經瞭如指掌,我們亦要不時OT,因為真的有很多瑣碎的事情要做,例如日常的入數、開單、做supporting、繳付帳單等等,月尾還要為該月「埋數」,把數字完全玩弄一番,整理成符合標準而又令上司和老闆滿意的程度,真的是每一個月也在打仗!總之,每個月都總有某幾天是十分忙碌的! 如果你以為這樣就結束?少年你太年輕了!如果你是中層或高層的會計,你要忙的時間不會只是三數天,而是每一天也會十分忙碌,工作至八、九點。究竟忙什麼?不再是忙日常operational的事了,而是要從手上的數字裡,整理出一些老闆想要的資料,例如本月盈利有多少?可否再多一些?未來數月的預測為何?今個月的收數情況又如何?為何訂單這麼多,收數速度卻那麼慢?如何解決這情況?……等等。你將會發現公司裡事無大小,可能都與你有關,而且不能輕易say no。 至於要數大佬級的OT崗位,則非核數師莫屬!你有聽過上班時間為朝九晚十二嗎?那麼朝九朝四呢?事實上可能更是24/7──7天24小時無間斷工作……這並非請求,而是命令。捱得到就請繼續下去,不然就請快快離開,公司還有大量後備人手! 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發生?一來是經濟不好,很多公司都減低開支,令他們不願意付錢。在收入減少的情況下,會計師樓便只好減少人手,但工作量卻沒有減少。而且,做核數的最需要目標公司提供資料,沒有資料他們做不了,但是很多時候目標公司卻不是準時地給資料,或是擠牛奶式的給資料,但deadline卻不會延後,往往令核數師的實際可以工作時間大大減少,例如在兩星期內做一般來說要花三星期的工作,結果如何顯然而見。 —– 可能你會說,其他工種也常常要OT吧!今次就以marketing作例子吧。 常聽說做marketing的人要經常OT,實際上他們是做什麼的呢?由於marketing太廣泛,有的是在公司做in-house...

亡女.相心(一百二十九):藉口還是理由?

亡女.相心(一百二十九):藉口還是理由?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60101-pro-blog-excuses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60101-pro-blog-excuses-no-more 最近聽到一位朋友A向我訴苦,說他的上司想法太過死板,不懂變通。故事十分簡單:那是關於朋友A的工作進度滿足不了上司的要求。 那個要求也是十分簡單:他要朋友A在某日之前完成某件工作。可是,那件工作涉及人士太多,每位人士也屬於不同部門/公司,因此要互相協調而完成工作的難度十分高。另外,面對聖誕及新年假的來臨,部分同事當然會請假與家人朋友離港遊玩,結果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那高難度的工作變成不可能的任務,最後未能在指定日期前達到某程度的完成度。 結局顯然易見:上司不滿意,朋友A捱罵。我問:「為何不將事實和真實情況告知上司?我想只要把情況清清楚楚地說明,哪怕是再愚蠢的人也知道事情的發展實在令你不能按計劃完成。」 朋友A聽後大笑起來,說:「你究竟有多天真了?你究竟在這個社會工作了多久?還是說你真的那麼幸福地在天堂般的公司工作?」 我感到不明所以,要求朋友A詳細解釋。他輕輕搖頭,無奈地說:「你覺得我沒有將情況告訴我那討厭的上司嗎?我當然有了,他是他聽不進我的說話,只說:『放假不是藉口。現在的情況是:工作不能如期完成不了,你現在說什麼也沒有意思。』那我可以怎辦?他根本不會理會其他事情,只在乎自己的仕途會否被手下的差表現所影響…」 「放假不是藉口」?究竟這是什麼情況?這讓我想起西方人的一種思想:nothing is impossible。「沒有事情是可能完成的,只看當事人有沒有心去做。」這句說話一般都會伴隨著另一句說話:「不要說『做不到』、不要找理由去解釋,那只是不去做的藉口。」...

亡女.相心(一百二十八):會計仔的防病小心得

亡女.相心(一百二十八):會計仔的防病小心得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51218-pro-blog-accountant-away-from-sickness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51218-pro-blog-accountant-away-from-sickness-visit-dr 天氣終於都開始轉冷了。根據過往的經驗,當在年尾時天氣似乎不太冷,那在接下來的一月至三月便會變得十分寒冷,聽說這是厄爾尼諾現象和拉尼娜現象的互相影響所產生的結果,但我的天文知識貧乏,對天文現象亦只是一知半解,所以在以不再繼續拋書包了。 我想說的是,即使之前的日子並不寒冷,我也因為染上風寒而要到診所看病,可見並非只有在寒冷的天氣才會令人染病,很多時候也是因為自己的抵抗力太差而已。 不得不承認,會計師普遍的身體並不強壯。其他行業的情況是怎樣我並不了解,但同屬會計師的一分子,我十分明白會計師的嚴重超時工作會為我們帶來健康上的壞影響:我這兩次染病就是在嚴重超時工作之後出現的。(請不要說:「才病了兩次而已,沒什麼大不了吧?」染病這種東西一次也嫌多吧?) 事實上,如果沒有好好的身體,那即使賺到多少錢、前途有多好也沒有用,最後還是要把賺到的錢用在租住私人病房和看診藥物的費用之上。為免讓自己保持著健康的身體,我們一定要做好預防的工作。 一、口袋的一個口罩 其實染病不外乎兩個原因:別人傳染我們,或者我們抵抗力差,讓病菌乘虛而入。後者我們只有增加自己的抵抗力,才能在與病菌的戰役中大獲全勝;前者則是要看我們有沒有做好預防措施了。 香港地少人多是不容置疑的事。在十分有限的土地裡,我們基於香港的交通網絡十分完善而經常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令我們與別人接觸的機會大大增加,與別人的距離亦大大減少,因此疾病的傳染機會大大增加。 有一種情況經常出現在港鐵車廂內:人與人的距離十分接近,不時總會有數個人咳嗽數聲或者打噴嚏,其他人總是因為車廂十分擠擁而躲避不這些咳嗽和噴嚏了。結果,當人們離開車廂時,他們帶走病菌的機會便大大增加。...

亡女.相心(一百二十七):向會計師的笨拙演講說不

亡女.相心(一百二十七):向會計師的笨拙演講說不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51204-pro-blog-boring-presentation-speaker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51204-pro-blog-boring-presentation-speaker-got-talent 上司經常說我的溝通和說話技巧很差:的確,我有時會像是開籠雀般十分多說話,但有更多時候我是十分沉默寡言地工作;有時她不太明白我想說什麼,說我總是說得很隱晦,總要想一想才有機會明白我說話背後的含意。可是,我總是將這個缺點放到腦後,因為我覺得比起改善溝通技巧,我還有其他更重要的地方要花時間花心思去改善,例如數據分析的能力。 不知是否會計師都是一些經常呆在電腦面前,所以很多人的溝通和說話技巧總是很不濟,這情況很多時都會出現在男會計師身上。可能是我的偏見吧,但我最近聽過的由會計師舉辦的講座上,他們很多時也令我提不起勁去專心「聽課」,結果在花了時間花了金錢之後,我看來沒有拿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為什麼我會無故聽講座?這是因為我要符合公會的每年最少cpd小時的條件才能續會。雖然還有其他途徑可以取得cpd小時,但按照「只有付出才會珍惜」的道理來看,我應該會較為珍惜在付出金錢後所獲得的講座,而且那些講座也必定會是業界的最新資訊,因此我選擇聽幾次這些講座來增進知識。 就是這樣,我無奈地要放下手頭上的工作,也不理會上司被重重工作所壓著而產生的悲嗚,隻身前往公會總部聽講座。可是,講座的效果並不出色,也令我體會到身為會計師那不太好的溝通和說話技巧。 不,其實我不應該這樣說的,因為在我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我看過無數人的溝通和說話技巧比那些會計師還要差劣,只是我的心中總是有一種想法:那些在講台上的會計師都是一些有歷練的人或者是某公司的高層人士,那麼他們最起碼應該展現出符合他們歷練的溝通和說話技巧吧? 這裡,我很不客氣地假設了溝通和說話技巧會隨著年資和歷練而提升,但事實上這當然不是必然的。這就好比很多當了十多年教師的人,在課堂上依然以令人難以消化的方法去授課:那種毫不考慮聽者而只是盲目地把自己所知的以自己的方法單方向地說出口,不要說是指導,連究竟是否能夠進入聽者的耳裡也是一個問題。 你可能會問:「你也是被上司說溝通和說話技巧很差的人啊!那麼你又哪裡有資格批評人家的溝通和說話技巧不好啊?」我經常覺得這是錯的想法。很多時候我們都知道別人什麼地方做得好,什麼地方做得不,例如看球賽我們會知道哪一個球員在比賽的表現是好是壞,或者教練的戰術是否有用,但又有多少觀眾懂得相關的球類運動?但是我們從來不覺得他們因為不懂得如何玩該類運動而沒有資格對賽事及有關球員的表現作出批評。 換句話說,我認為只要是希望當事人能夠作出改善的人,也有資格提出評價。以下是我認為作為講座講者必須要做到的事。...

亡女.相心(一百二十六):主線和副線

亡女.相心(一百二十六):主線和副線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51120-pro-blog-plans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51120-pro-blog-plans-and-work-culture 幾個月前去了旅行,事前曾花了不少時間計劃行程,希望令行程不會太過緊密之餘,也不會什麼也沒有經歷過便回港。儘管如此,在國外的一個星期裡,我的旅程少不免也偏離了計劃好的行程。 當然,這個世界沒有完美的事,我們總要經歷一兩次意外才會達到目的。意外只要不會涉及人命傷亡便行,再多兩次也只會是人生的點綴,不怕。另外,旅程中的意外令我體會到,我們總不能隨心所欲地行事:我們總希望少一點意外,多一點意料中事,好讓我們能做到自己當初想做到的事,但現實總是會令人充滿驚喜的。 這件事告訴我們,我們不可能一直向前走,避開其他分岔路。老實說,我本人是接受這種人生的,因為有驚喜的人生才算有趣。可是,在職場上,我們很多時實在要面對太多驚喜,經歷太多分岔的劇情。令我們總是不能走在主線上。結果,我們花上更多時間,也浪費了很多餘力,令我們做不到希望做到的事情。 這裡並不是指我們做不到想要做到的職位,畢竟,我們想要做到某個職位,很多時候除了要考慮到自身的能力外,我們還要考慮天時、地利、人和,這些都不是可以控制的因素,因此我們做不到也不奇怪。我這次想說的是,我們身在其位,很多時也做不了自己應該要做的事情,而要花時間花心機去理會其他事情,結果我們總是完成不了/做不好自己應該要做好的事,最後當是上司抱怨、升遷無望、自己無奈地離去。 想到這裡,我的腦海忽然出現了老師授課的畫面。沒錯,他們想必是其中一種總是想走在正路、卻不得不經常花時間在分岔路上的職業吧?此話何解?身為老師,作育英才本是他們的使命,但他們卻總是要理會其他行政或者處理投訴的事情。確實的工作情況我是不太清楚,但可以想像得到,什麼安排閱讀會或課外活動也花了不少時間,另外給予一定數量的功課及進行批改也令他們每天也要超時工作。結果,他們能付出的備課時間更少,令他們在課堂上也未能教授更多有用的、但課本上沒有的知識。換句話說,他們花在主線「教育」之上的時間並不多,那麼當下的學生的質素參差也是意料中事。 說到這裡,我想起了某一天當我在書店漫無目的地走著,我看到一本命為《不開會的CEO》的有關管理及領導才能的書。這本書的作者是莊偉忠,他是現任一田百貨常務董事。我看到書的標題十分有趣,便隨手拿起來看。作者在書裡說了一句我暫時仍不能了解的說話,大意是:「我不會花時間開會。」事實上,當下在社會工作的人,最經常花時間做的就是開會。以我的一位同事為例:他在公司裡工作已有數年,每天總是看不到他在自己的位置裡。很多時候他就是去了開會:與不同的同事開會、與不同的客戶開會、與其他地方的辦公室的同事開會、與自己的老闆開會。要說他的日常工作是開會也不為過。 可是,他當然不是沒有自己要做好的份內事了!曾經試過有好幾次當他回到公司打開電腦後,他便苦笑說:「只是昨天一天沒有看電郵罷了,郵箱便多了數百封電郵,那麼我今天只是看電郵也要花上一個上午吧?」語畢後的數分鐘之後,他又跑到不知什麼地方開會了,這樣一天就過去了。 看到了我同事這樣的工作模式後,我實在很難想像莊偉忠先生為何能夠說出「我不會花時間開會。」之類的說話?或者,當人身在高位時,很多時也是別人在遷說自己,而非自己在遷說別人,因此他才能好好安排並盡量減少開會的次數?事實上,我十分認同莊偉忠先生的想法,因為我經常覺得每一次開會也總有一半的時間是浪費掉的:總是有人沒有事前好好準備、總會有人在開會途中談天說地、到會議的最後總是沒有一個好好的結論,結果要在其他日子再開多一次會等等。換句話說,經常需要開會的人總是花了不少時間和精神在開會這條副線之上,令他們不能專心做他們的主線工作。(這裡排除了開會是主線工作的情況。)...

亡女.相心(一百二十五):同事與朋友

亡女.相心(一百二十五):同事與朋友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51106-pro-blog-colleague-as-friend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51106-pro-blog-colleague-as-friend-get-hurt 曾幾何時,我會想為何同事和朋友不能共存?既然認識到同事也是一種緣分,為何不能將他們也看待成朋友?那樣的話不會相處得更加好嗎? 或者是那時的我入世未深,少不更事,以致有這樣的想法;又或者是年紀漸大的我未有發現自己太低估工作環境的複雜性,又太高估自身處理人際關係的能力,於是生出這種想法。不管如何,現在的我深深感受到,要實踐當時的想法其實是十分困難。 在作進一步的思考之前,我們要明白什麼是朋友,什麼是同事?朋友可以是我們在學時期的同學,也可以是其他會一起玩樂的人。我們很少會與他們起衝突,因為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利害關係;當進一步成為知已好友時,我們更能互相交心,與對方傾訴心底話,以及向他們諮詢意見。 至於同事,一句到尾,就是工作上所認識的人。在工作上面,我們最好與他們保持友好關係,因為當關係變得不好時,有關工作也會處理得不好,令工作效率下降之餘,也會令上司有微言。因此,對著同事,我們時刻都會掛上一個笑臉,期望笑容能化解所有潛在的干戈。 你可能會覺得我太負面了。「我現在不是好好的與同事成為朋友?」、「我經常與同事一起交心啊!」、「我與同事之間沒有秘密的。」的確,我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說同事和朋友必然不能共存,但當與同事出現利害關係時,朋友的連繫可能連一點浪花也經歷不起。 什麼叫利害關係?最普通的是在金錢上面有關係的事,例如某些職業會出現互相競爭以賺取更多佣金的情況,如銷售人員,他們往往會因為未能達到目標數字而要與同事爭單,結果出現不和的結果。另外就是工作上的功勞和黑鑊的情況,如在努力過後發覺所有功勞都被上司和其他同事搶去,或者在努力過後上司和同事不止不體諒,還因為他們在承受上面的壓力後將有關的不快發洩在自己的身上。這些都是沒有人想看到的結果。 這些的確就是現實。當我們的生活一帆風順時,我們當然不會出現情緒波動的情況,那麼我們友善的一面當然能輕易浮面,與同事十分友好地相處。可是,當我們經歷一重又一重的巨浪時,我們還可以將公事和私人感情分清楚嗎?我們還能冷靜地面對同事嗎? 這種經歷重重巨浪的情況在會計界十分常見。為什麼?我們又不是要「追數」賺佣金?當然,我們不會因為多勞而賺得更多,但我們在資源嚴重不足的情況下,還能保持理性地冷靜工作已經是十分不容易的事了,還說要以對待朋友的態度看待同事?...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