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職場二三事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四):逆流而學(五):笑臉的魔力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四):逆流而學(五):笑臉的魔力

「相心,如果讓你選擇,你會希望遇到一位好的上司還是一位不好的上司?」我忽然想起前人事部一哥誠哥還在一起工作時,某一天問我的問題。 那時他對我說了他的經歷,令我明白到要成為一位稱職上司,除了要做好管理和負上工作上的責任,還要做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時我很幸運,遇到了一位別人覺得不錯、但我覺得不太好的上司。那是一位女上司,是典型的單身女子,生活沒有另一半,所以花了很多時間在工作上,很多時都是最早回到公司、最遲離開公司。」 「她總是面帶笑容地對待其他人。即使很多時她很忙,桌面上堆放了很多工作,每當身邊有同事走過,問她一些事情,或者單純地與她聊天,她都總是笑容滿面地回應,因此同事都十分喜歡她,很多時也會請她幫忙,也會十分體諒她為公司付出了很多。」 「我對於她也是十分感激,因為她那時也很照顧我,即使她自己很忙,她也會體諒我也是十分忙碌,因此盡量也不會把更多的工作推到我手上;有時也會為我向上面爭取一些福利,令我在承受繁重的工作之餘,也能取得一些回報。」 「可是,有一件事情她真是做得很不好,而我也十分不喜歡,而且我也是因為這份不喜歡而離開那一間公司,也令我學懂要如何做才能成為一位更好的上司。剛才說她經常臉帶笑容地待人,其實那只是對其他人,平時對我則經常板著臉、甚至黑臉。很多時候她都會在我面前歎氣,也會以不好的眼光看著我說話。」 「最初我以為是否因為我做錯了什麼,所以她才會這樣對我?久而久之我感到她這樣對我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對我某些性格和工作行為而不太滿意所致,也有一部分應該因為她受到上級的過大壓力天導致的。後者我當然是幫不了她,但前者與我有關,令我經常想是否我真的是做錯了,令她真的感到十分不滿?」 「我深思了很久,也留意了自己的行為很久,也察覺不了自己是否犯了什麼大錯。當然,人類不是機械,總會有犯錯的一刻,但我自問未曾有犯下彌天大錯的時候,也應該不有因為犯大錯要令上司背黑鑊的時候,因此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我會受到上司黑臉的待遇。」 「一段日子之後,我便察覺到箇中原因了:原來是因為我太有自我主見,令上司對我的印像就是不聽話、難以駕御,令她總是板著臉地看待我。這裡不說誰是誰非,但上司的行為卻令我上了一課:作為一位好上司,必須要令下屬覺得自己被不是不被喜歡,否則作為一位普通人的下屬,必然會因為與上司之間無形的隔閡而最終選擇離開的。」 「那時我每一天都忍受著上司的黑臉。當然,她也有和我說笑的時候,但那些時刻遠少於對我黑臉的時候,而且而每次一出現事故總是會想到是我的自把自為令事情發生。畢竟當時經常沒有第三者從旁觀察,沒有人知道究竟真的是我的錯,還是上司對我印象不太好而經常責怪我,但對於當時只在社會工作數年的我來說,那份感覺並不好受:我承認我當時的意志十分消沉。」...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三):逆流而學(四):離人的忠告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三):逆流而學(四):離人的忠告

「相心,待會你下班之前,能借你數分鐘的時間嗎?」某天,上司忽然走到我的身邊說。 聽到這句說話,我便知道有大事件發生了:以往每一次上司叫我入房「談話」都是談一些事態嚴重的事,那些未必是與我有關的事,但必定是一些會影響我們部門日常運作的事,因此我未有擔心這是否關於我做錯了什麼事情所致。 我點頭示好後,上司便回到他的座位繼續工作。我看著面前的電腦,心想事件對於上司來說是否太嚴重,令他忘記了其實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每一天的確實下班時間為何的這個事實(這是十分令人無奈的一件事,但相信我,這是事實)。 因此,當時間到了晚上七時多,上司便走過來問:「你什麼時候下班?快了吧?今天是星期五啊!」 我無奈表示:「不,手上的工作太多,至少要多花一個小時…」 上司未待我說完便插口道:「現在有時間嗎?借你兩分鐘。」在社會工作久了的人必定知道,上司/老闆口中所說的兩分鐘,實際上就可能是一小時。可是,他已開了口,而且他神色凝重,我看來沒有say no的理由。 我們走進附近的會議室。「城哥快要離開我們了…他將在月底離任。」上司看來也沒有什麼時間,於是一開始便進入正題。我聽到這個消息後感到有點震驚,因為城哥也算是公司的老臣子之一。 城哥貴為人事部「一哥」,在公司待了不下數年,公司上下都與他關係不錯。個人認為,他不太像一位人事部的同事,反而更像一位保險經紀,因為他的口才很好,語氣也很友善,也經常表現得很關心同事,幫助同事解決難題,就好像他正在向我們推介對我們利大於害的保險計劃。我們都笑說對於他沒有從事保險行業感到可惜。 現在他竟然要離開了。說真的,我從沒有想過他會離開,因為儘管他的工作十分繁忙,他也未有表現得很辛苦或者支持不了,只是偶然向我們訴苦。(你沒有聽錯,他真的待我們如朋友一樣,偶爾會對我們說一些工作上的困難。這是我公司的其中一種文化:待同事如朋友。當然,那些困難應該是無關痛癢、不是機密的事。)上司顯得有點失落,因為他經常與城哥共事,是故不打不相識,平日放假時也會相約出外喝酒。...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二):逆流而學(三):以下犯上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二):逆流而學(三):以下犯上

「喂,你知道今早的事嗎?」正當我在享受午飯的悠閑時間之際,同事亞秋走到我的座位前問道。 「發生什麼事呢?」我想也不想便問道。我深知自己不可能知道那件事,因為每一天我在辦公室裡總是忙這忙那,根本沒有一刻空餘的時間來「八掛」別的事情。 「今早Ella與我的上司發生爭執過呢!想不到那個Ella會如此大聲地與我上司說話啊!」Ella是公司銷售部門的同事,同時也是公司其中一名Top Sales之一。不知何故,公司很多「大單」都是由她寫回來的,但她同時是最準時下班,也是在辦公時間看似最清閒的。我與她並不熟悉,即使上班下班也不會打一聲招呼,形同陌路人一樣,因此不知她為何有如此能耐能為公司找到那麼多大生意,反而其他看來十分勤力的銷售部同事卻只能找到小生意。我只能說那個Ella的運氣實在是很好:的確,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 可能當了很多次Top Sales,Ella變得愈來愈目中無人了?她竟然與全公司最好脾氣的項目部「亞姐」藍姐吵鬧了?我立即叫亞秋詳細說明。 亞秋深呼吸了一口,說:「當然是為了生意的事了。Ella今次又為公司找到了一宗很大的生意了!她為了佣金,當然對客戶說什麼也行了!可是有一些事情對我們項目部來說其實是不行、甚至是不合規矩的。最後,藍姐知道了,當然斷言拒絕幫手了!在你一言、我一語也解決不了事件後,他們就從最初的討論變成吵鬧了,結果要由另一部門和銷售部門的主管出面調停。」 這真是比某一台獨大的電視台所拍的有關家族爭家產的電視劇還要精彩!亞秋愈講愈起勁,我愈聽愈覺事情十分「有意思」。事實上,與其說是Ella與藍姐爭吵,倒不如說是Ella單方面的情緒波動:在過程中,Ella愈說愈大聲,而藍姐則每一次都是冷靜的、淡淡的回應。 最令人在意的地方是,他們竟然在公開場合「討論」這件事?為何兩人不在房間裡解決這件事,而要在眾目睽睽之下讓所有人都聽到事情的經過?與其說是Ella有機心地特意在人前進行討論以逼迫藍姐讓步,不如說她從未意會到她正在和其他部門的高層討論:她應該更加留意自己的言辭及舉止,因為即使我們的公司有多套用西方開放的文化,她也應該明白有些時候必須要與比自己高級的人私下處理一些事情。 儘管是所屬的部門不同,我覺得今天Ella真的是「以下犯上」了。...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一):逆流而學(二):老闆的身教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一):逆流而學(二):老闆的身教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60212-pro-blog-learn-from-boss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60212-pro-blog-learn-from-boss-self-realization 「給!麻煩你幫手在今天準備支票。」上司忽然走過來我身邊,將數張帳單交到我手上。 我所在的公司是一間不大的公司,是總公司在亞洲的其中一個分部,因此員工不多,財務部更是規模不大,因此很多時我也要兼任很多工作。很多時候,在人手不夠的時間,上司也要做準備支票這種下級的工作。現在上司叫我準備支票,換句話說他正在忙得不可開交,連付款這容易的工作也沒有時間做。 我點了一下頭,拿起那數張帳單看一下。不看還好,看了之後我立即抬起頭看著上司。上司面如死灰地看著我,說:「對啊!又是這些東西啊!付吧!難道可以不付?」 我究竟看到了什麼?哈哈,事實上數張帳單又不是什麼恐怖的東西,只是那些帳單上數目實在令人感到驚訝:那些全部都是有關酒吧和餐廳的帳單,每一張都是過千的消費。帳單全都寫上老闆的名字,不用細想也知道這又是他與別人吃喝玩樂後的索償。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的索償。之前老闆已有提交超過兩隻手所能計算的數目的帳單,而且每一筆也不是可以不理會的金額,而每一次他的理由也是相似的:「那些都是與客人吃飯的開支」、「那些是與Team吃飯鼓勵他們的開支」、「那些是與總部同事喝酒談公事的開支」等等。作為一位下屬,我們應該聽從老闆的說話;但作為一位管數的人,我們應該要在決定每一項支出之前評估一下該筆支出是否應該被容許支付?究竟那一個身份的權限比較高?現實告訴我們,老闆的說話是絕對的命令。 今次我想說的不是如何聽從老闆絕對的命令,而是很多時候,我們都能從不懂得如何管理公司的老闆的身上得到很多反面教材。 有一次我在與老闆閑聊的時候乘機問他對於公司使用金錢的看法,他說:「我認為在公司發展期間,很多不同的開支也是必須的,例於應酬,或者飛到不同的地方找生意。現在是十分關鍵的時刻,如果在這個時候不大膽地投放金錢,我們將會錯過很多機會。」 我再問他覺得現在公司在金錢運用方面是否能夠達到他所期望的程度,他搖搖頭地說:「最近總部對於分部的開支十分著緊,這令我感到大惑不解。看來他們不懂得做生意,不知道做生意的把握時機為何物,只懂得說要控制成本。我認為他們對於一件事情的認知有錯誤,那就是:現在是我在管理這個分部,不是他們。他們為何要限制我的分部的所有開支?這嚴重地限制著我們的成長。」...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逆流而學(一):拒絕的重要

亡女.相心(一百三十):逆流而學(一):拒絕的重要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60121-pro-blog-reject http://www.educationpost.com.hk/zh-hk/resources/accounting/160212-pro-blog-learn-from-boss 自小已聽聞三文魚逆流而上產卵故事:因為牠們要在十分好的環境產卵,牠們總會本能地千里迢迢從大海回到自己出生的河流。由於很多時水也是從河流流向大海,若果三文魚要從大海游回河流,牠們必須要向與水流相反的方向前進。 這個為了下一代有一個良好生長環境而努力的故事十分勵志,也讓幼小的我意會到原來面對逆境/難受的事情,我們體會到的、學習到的往往會比面對順境/好的事情更多。可是,那時還是小學雞的我仍未真正有深刻的體會,直到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工作。 職場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我們永遠都希望遇到好人好事好經歷,讓我們能好好成長,成為自己希望成為的人物。可是,我們很多時卻會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那些事可能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令自己的職場生涯蒙上陰影,那些事可能是事不關己,卻因為看到事情發生後別人的後果而感到不快。 作為一位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我當然希望每一天都平凡地過,偶然出現一些令人興奮的消息和事情,令自己慢慢向上爬,最後在自己滿意的時候退休,享受餘下的人生。可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我們不能避免,卻同樣能在當中找到學習的地方,而非只有在遇到好人好事好經驗之時才能學習和成長。 試問世上又有多少位叻sir,在自己身處於CFO的位置時,仍然願意付出時間和精力與低級職員談話。(不知叻sir是誰的人可以到小弟的Blog翻看以前的文章)可是,他也不是神人,當他漸漸發覺我和他想像的有所出入,他也變得不再主動理會我。最後,我也因為忍受不了當時自己的事業前景未卜而毅然離開。 直到現在,我仍然記得叻sir最後對我說的一句話:「在外邊闖一下,幾年後回來再幫我。」在外人耳中,他的說話可能只是一文不值的、「好來好去」的離別說話,但在我來說,這是他最後一句「鼓勵」我自己的說話。 我並沒有天真到將他的說話當真,也不想將來吃回頭回到當初覺得前途未卜的地方,但我真心將他這句話當成鼓勵的說話。在我看來,這句話的潛台詞就是他對我的輕視:「你現在仍然未夠能力在我手下做事。在外頭再磨練一下再說吧!」 這種輕視對我來說是有點難受的。但是,那一刻令我忽然察覺到,在難受的事身上學到的,可能遠遠比在好事身上學到的還要多。假如當年我發展得很好,那我便不會在現在的經歷了。...

亡女.相心(八十五):見Board/見Candidate秘技

亡女.相心(八十五):見Board/見Candidate秘技

很多人在職場上努力不懈往上流,捱個三五七年後,終於獲得見Board機會,升上更高職位,有機會獲得更多金錢上的回報和職權。可是,並非所有人都懂得把握這個機會,而結果往往告訴我們,失敗的遠比成功的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另一邊廂,作為interviewer的你,希望找到一位合資格的人擔任責任更大的職位,以期獲得一名得力的助手,減輕自己負擔之餘也能為公司的未來發展出一份力。可是,找到合適人選的機會卻比想像中少,這又是發生了什麼事呢? 小弟有幸從一名HR高層口中取得一些關於見Board/見Candidates的意見,感覺這些意見對於大部分人可能是掌握他們人生的關鍵,於是欲在此blog上稍作分享。 一、見Board 領導能力 作為Candidate的你,在努力一番之後獲得見Board的機會後,你必須要知道自己即將由一般的打工仔變成管理層級的打工仔。這意味著你必須由「每事自己做」變成「每事叫別人做」,這必須要有強大的領導能力。試回想一下,在當初進入這公司時,你的上司是如何表現的?當時你是否佩服他?現在他在什麼職位?想想你自懂事之後的十多年,你學到的關於管理和領導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你有沒有透過不同的媒介,例如別人的分享或書本,嘗試了解一位管理人/領導的待人處事態度?你有資格見Board,意味著你有更上一層樓的潛質,但是否能讓interviewer都認同你的潛質,便要好好讓他們看看你的領導能力。 了解自己 要說服別人,你必須要舉出例子;要說服別人你的能力,你必須要舉出的有能力的例子。要做到這個地步,你必須要充分了解自己:自己的能力、自己的個性、自己的表現等等。例如,任何人也能說自己有領導才能,但是否每一個人也能舉出適當的例子?作為一位前下屬,你又曾經有什麼機會去表現出自己的領導才能呢?你是否曾經在某個project的某一個部分裡帶領著眾人一起完成某件重要的事?或者在與同事一起達到公司目標上提供不少貢獻?要以自身的例子說服別人,必須要先了解自己。 錯誤與學習 沒有一個人是從來沒有犯錯的。沒有犯錯的人不是完美的人,而是從來不肯冒險嘗試的人。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便不錯,這是簡單的道理,也是令一個人停留在comfort...

亡女‧相心(八十二):「你Qualified左,應該要識呢d野!」

亡女‧相心(八十二):「你Qualified左,應該要識呢d野!」

「你Qualified左,已經學晒會計concept,應該要識呢d野!」我的上司說。當事人不是我,而且也不應是我,因為我還未Qualified。 事源有一天,一位已經成功過五關斬六將、Qualified了Australia CPA的同事和我上司討論一個Accounting Concept:究竟可不可以將所有某service的unearned revenue book成revenue?答案當然是「不」了!根據HKAS 18: “When the outcome...

亡女.相心(八十一):聽著背後的人說自己

亡女.相心(八十一):聽著背後的人說自己

某天,在我身後的上司A說:「XXXXX,你叫相心send給你吧!」 之後,同事B說:「相心已經send了給我,我看過沒問題的。」 之後,上司A說:「那你叫相心,當有update再通知我吧!」 A和B的對話,全程都在我身後不出5米進行的。小弟雖然不是IQ 200的天才,但也可以從對話之中看出一些端倪:他們正在說我的事,而且應該是我send給A的file。 聽到這種對話,我沒有絲毫反應,裝作聽不見,繼續我的工作。我在想,為何上司和同事在討論時談給我的事,而且看似和我有關,他們卻沒有找我一起討論? 這令我想起大公司的一種做事方式:將人分成不同階級,由最下層的人做最前線的事,當出現問題便向他的上級報告,若果解決不了,他的上級便會再向他的上級報告,一層一層的;上級的上級絕對不會和最低層的人對話,什麼事也要通過低層的上司說給低層。 的確,在上司A,同事B是我的上司,因為他的職位比我高。這點我十分明白。我不明所以的是,為何在這間向外聲稱、而且看來也身體力行地做著反階級管理的公司中,竟然會有中層上司以階級管理的方法和下屬說話? 在我看來,這不是個別事件。很多時,他總會透過別人的口和我或其他低層下屬說話,不知他是否不喜歡我,還是他一直認為自己是在支持階級管理的公司工作? 在我看來,有質素的上司總會在溝通方面表現的十分出色。他們可能不及街上sales那樣口甜舌滑,說話的技巧出色得令天上的雀鳥也被說服下來聽他說話,但他們總要讓下屬覺得,身為上司的他們眼中並非只映照著他們上司的身影,而且也映照著他們的低層下屬的身影。...

亡女.相心(七十九):正常的妒忌、正常的羨慕

亡女.相心(七十九):正常的妒忌、正常的羨慕

在你的工作地方裡,總會有一、兩位同和你同期的同事表現看似很好。也許他們處事十分利落;也許他們工作水準十分高;也許他們的待人接物態度十分好;總之,他們深得上司的愛戴。 我身邊也有一位:他是一位大馬人,懂得說廣東話、英文、普通話和馬來語;外表算是英俊;平易近人,經常主動和人說笑;做事主動肯拼搏,work smart,play hard。有如此多優點,難怪他會收到多位上司和老闆青睞。 老實說,若果我說我不羨慕他的際遇,若果我說我沒有一絲的妒忌,你也不會信。 可是,妒忌歸妒忌,羨慕歸羨慕,我也知道自己在他的擅長上比不上他。對我來說,我的老闆是一位十分美國化的人,他經常叫公司同事要主動學習、主動表現自己、主動爭取上位機會。面對這位美國化的人,很多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都會選擇不理他。結果是沒什麼大不了,他有他的信念宣揚,同事有同事的固步自封,最後他們不能往上流,要麼就留在這裡做老鬼,要麼便出外找個新老闆,對老闆而言並不是什麼重要和新鮮事。 最令我impressed的是,我那位同輩看似比老闆更美國化:即更主動、更積極。我想我之所以有這種感覺,最大原因是他的職位低,所以他沒有上司老闆的尊嚴,即使再低下再無聊的事情也願意做,使身邊的同事沒有感受到由上而下的壓力。 這兩位美國化的人身處在同一間公司、同一個部門,他們之間的化學作用不用深思也能知道:他們互相吸引,做老闆的認定他是可做之材,不斷給他成長的機會;做下屬的感到和老闆相處很容易,而且雙方的信念相似,發展mentorship什麼的也不是不可能。結果,他們一拍即合,這就是所謂上位了。 作為旁觀者,我根本不能做什麼,因為我知道自己即使再主動,也不及那位同輩。…慢著,我不是放棄了,我只是知道自己是一個什麼人,應該做什麼事。在這一年間,我每一個人和一位十分好的mentor談話。從他身上,我學到了認識自己的重要性。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立體,每一個人都有一些別人望塵莫及的特點,只是很多人從來未有仔細看清自己的特點而已。當然,我仍未完全了解自己的優點與缺點,但我仍然能知道我在什麼範疇會有上佳的表現,什麼範疇會表現不濟,因此我的上位之道就是,要找一個懂得欣賞自己、和自己夾得來的「伯樂」共事,正如的的同輩和我的老闆一樣。...

亡女.相心(七十八):Assumptions

亡女.相心(七十八):Assumptions

「你做太多assumptions了!很多時候你要問清楚才做才行啊!」這是最近上司對我的評價。 事情看來複雜。簡而言之,就是我和同事之間的溝通出現問題,令我誤以為要做某事,但原來並不需要去做。我做了,結果工作出錯了,要改正,上司便向我說了以上的說話。 的確,這回我錯了。可是,我認為我的錯並非做assumptions,而是做了assumptions卻未有好好證實之。 作為一名打工仔,我很多時候也十分狐疑:究竟何時要做assumptions,何時要問清問楚呢?我們「自以為是」地做assumptions,說穿了就是經驗之談──以經驗作為明辨是非對錯的做法。當然,我們常常聽到別人苦口婆心地勸說,世界正在改變,我們斷不能過份依賴過去的經驗做事,那樣只會吃虧。 我十分同意這句說話,可是亦有很多人說,我們要customer-IN,即要將別人當做顧客,代入別人的想法行事,正如下棋一樣,下一著棋前並非只想著這一步棋,而要深思熟慮地思考之後的數步棋,從而預測形勢。這樣說的話,難道customer-IN的攸事方法不正是教我們要依賴經驗,要做常assumptions? 又例如最近十分流行的big data concept:在科技急速進步的這個年代,很多大公司從多年來儲了很多顧客的資料中,找出顧客群的消費模式,並且以這想出相應的市場策略或產品。過程中他們要作出很多assumptions,以排除一些noise或選出一些關鍵的行為。儘管我不太相信,但我也聽聞很多公司以這種新方法成功捕捉了顧客的心。而且,相對傳統的賣廣告手法,這種新方法更能減低成本浪費,因為公司可以將資金放在更有回報的分析工作上。 以上兩個例子均說明,我們的而且確要做assumptions,因為很多時我們也沒有足夠的資料去做出決定。當然,我十分明白,一本通書不可能用到老,不同行業有不同的做事方式,有些行業要多做assumptions,有些則要問清問楚才行。可是,我應為我上司對我的評價有誤。 事實上,對他而言,太多的assumptions,意指太多他認為不要做的assumptions。他何以能夠要他的標準去判斷我做assumptions的量?儘管他是我的上司,但他的工作和我的有明顯的分別,因此我不同意他說我做太多assumptions。而且,在一起共事的日子裡,很多時他也做了很多assumptions,是否因為他的assumptions沒有明顯的錯,所以可以做?assumptions,顧明思意,就是沒有明確的答案,所有有錯的可能;由於我的assumptions錯了,所以事後孔明地說我做了太多assumptions,顯然不太妥當。...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