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自我對話

亡女.相心(五十七):團隊精神

亡女.相心(五十七):團隊精神

最近重看一套十分精彩的日本漫畫:《超智遊戲One Out》。這是一套難得的漫畫,由甲斐谷忍所畫,是一套關於棒球的漫畫。 可是,有別於一般有關運動的漫畫,這套漫畫沒有一般的熱血,也沒有一般少年漫畫裡有關的友情及愛情的題材──這是一套鬥智的漫畫。 它的鬥智,並不是一般的金田一之類的鬥智,而是包含戰略、統計等科學思維邏輯的鬥智,當中還涉及卑鄙及奸險的元素。儘管如此,它卻並未有令整套漫畫變得陰沉,反而令讀者看到現實世界的真實一面。 在第十五卷裡,主角問了一個問題:「什麼是團隊精神?」很多人會說團隊精神就是集合球隊各個成員的力量,以產生更強大的力量,可是主角渡久地東亞卻不認同。他以同伴之口說出他所認為的團隊精神的真意。以下為主角認為團隊精神的真意的節錄: 「團隊精神很重要,團隊合作很重要,要集合各個成員的力量,發揮更強大的力量。這樣很動聽吧?不過。在我多年的職業棒球生涯中,我可以說…這樣根本是幻想。 「至少對我來說,乘著團隊精神的名義,而要我承擔重大責任的話,我就會畏縮起來,原本已經疲弱的力量連一半也發揮不出來;另一方面,當我偶然走運、表現活躍的時候,如果其他人做成失誤,我就會忍不住生氣起來。 「可是,開始了這個制度後(漫畫中一個涉及賭博的制度),我改變了。不管怎樣說,這個制度賭博性質很高,有機會讓我一獲千金,所以我自然發奮圖強! 「事實上,雖說是二軍,引入了這個制度之後,我的擊球表現也好得難以置信,我不斷擊中、擊中、擊中,在球場上跑壘時,我突然有一種很懷念的感覺。…就是打少年棒球時成為英雄的那種感覺。 「只是一下,只是一下揮棒,就可以成為英雄!那少是棒球的真諦吧!..不可以指望其他人,能夠帶領球隊獲勝的,就只有自己一個!其他人失敗了也沒有關係,因為我可以憑一己之力令球隊勝出!...

亡女.相心(五十六):謀殺案的反思

亡女.相心(五十六):謀殺案的反思

在過去的星期日,我一口氣看完了兩套電影,分別是《Red》和《Kick-Ass》。兩者的共通點都是動作暴力片──片中主角大走暴力英雄形象,以刀槍懲罰壞人,結果刀劍無眼,子彈橫飛,這一刻壞人中槍倒地,那一刻壞人手腳被砍飛,為觀眾帶來極為誇張的感觀刺激和短暫的快感(英雄把壞人打倒怎會沒有快感?)。 如果我不是在今天看完這兩套戲,如果最近幾天不是接二連三地發生了令人傷感的殘忍謀殺案,我應該不會有當下的感慨──感慨世界上某些人把真實世界和虛擬世界混淆,並把現實世界的人命看成無物,手起刀落便將無價的生命從別人的身上奪走了。 幾天前,身處大角咀的「魔子」被警方拘捕,涉嫌將父母殺害並肢解,而原因很大可能是涉及金錢、欠債或物業業權糾紛。正當這轟動全城的逆子弒雙親肢解案有最新進展,忽然又出現另一宗逆子謀殺父母案!身住元朗的「翻版魔子」和朋友聯手殺害「魔子」父母,令全港市民再次陷入謀殺案的陰霾之中。 儘管沒有窮兇極惡的殺人狂仍然在逃,香港市民必然對這兩宗謀殺案感到噁心──又有誰能想像得到,兩位由父母努力養大成人的人,最後竟然以這種非人道的方式來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有說殺人的理由可能有關金錢、疾病或相處之道,但在我心中卻出現一個疑問:究竟這些殺人狂是否由充斥著這個世界的暴力裡培育出來? 什麼是斥著這個世界的虛擬暴力?比方說,《Kick-Ass》中主角以暴力對抗壞人;《新鐵金剛》裡007對恐佈分子的追殺;日本漫畫諸如《One Piece》、《Bleach》和《Naruto》對壞蛋的零容忍,這些對部分藝術愛好者來說的所謂暴力美學,究竟會否令某些人產生「對討厭的事訴諸暴力」這種思想? 即是說,如果沒有那些充滿暴力的產品,我們的世界會否變得更好?這幾天的兩宗殺人案會否因而不會發生? 我認為將所有責任都推到這些創作之上並不正確,因為若然如此,我們每一個曾經接觸過這些創作的人都會有暴走的機會?事實上,我相信世界上大部分人不會對別人使用暴力,儘管他們可能很欣賞電影、電視和漫畫裡的暴力情節。 我認為人的思想並非只會受到單一事物所影響,例如一個人不會只因為經常看愛情劇集而對愛情顯得十分執著,一個人也不會因為喜歡看暴力漫畫中好人懲罰壞人而真的去找壞人晦氣,他們的行為更是因為受到其他因素所影響,例如前者可能受到家庭朋友對愛的積極看法所影響,而後者可能因為有一個不快的童年所影響。 因此,如果我們像內地一樣,為了不讓年青一代被不好的思想所支配,便主動禁止敏感題材的創作,結果他們只能看藍貓、喜羊羊等「童話」,我十分懷疑這措施的功效。...

亡女.相心(五十五):再說佔領中環

亡女.相心(五十五):再說佔領中環

第一次看見「佔領中環」四字,我想起了社民連或人民力量的激進行動。他們以往以大鬧立法會、激進地遊行來宣告自己的信心,宣洩自己的怒火,以捍衛自己/香港的核心價值,達到自己的目的。 不論他們是否真心想為市民發聲,我對於他們激進的行為感到不能接受──我不相信政府會因為他們激進的姿態而妥協。衝突的結果,往往不是成功解決問題。 因此,當我看到「佔領中環」、還未知道這行動的詳情時,我認為這又是另一個激進的行動,使我真的不太支持。 近日來,我了解多了「佔領中環」,知道多了戴耀廷的想法,使我對「佔領中環」這行動有不同的看法。 以下就是戴耀廷提出的「佔領中環」的大概詳情(轉自新報): 由個人公民身份加入新的爭取普選平台,凝聚一萬人討論出港人支持的普選方案。 通過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電子平台,對「萬人方案」作全民投票。 預期中央政府將拋出不是最好,但不至於最差的普選方案。 由民主黨何俊仁辭去超級區議員議席「變相公投」,讓市民公投是否接納中央方案。 如泛民候選人勝出,即代表港人拒絕中央方案。如北京仍拒絕作出讓步,屆時就會啟動「佔領中環」行動,包括全民不交10元稅項、在政府總部外留守、全港掛起區旗,讓不滿中央政改方案的市民任意畫花等。...

亡女.相心(五十四):超盈迷糊事件

亡女.相心(五十四):超盈迷糊事件

最近有報導指賭王何鴻燊與四太梁安琪所生的23歲長女何超盈,被發現神志不清地在銅鑼灣街頭遊蕩。有好心人出手幫助,發現她的鼻下有白色粉末。究竟那些白色分末是什麼?何超盈是否做了不當的行為?沒有人可以/有膽確實地回答。 有人說,她有這種行為是因為他的背景。他說,作為賭王的女兒,她承受的壓力十分大,因此若果她真的接觸毒品,也是無可厚非。 我對於這種看法感到奇怪?為什麼一個人壓力大便有理由去接觸毒品?正如為何中東人要向和自己的信仰不同的人施襲?吸毒或攻擊別人,這些都是不好的是,都是一些會令自己/別人受傷的事,為何會有合理化的時候? 我相信沒有一個人沒有壓力。數年前的巴士阿叔的「你有壓力,我有壓力」這名言至今依然不時在我耳邊響起。只要我們認真地想,在這世界裡生存,怎能沒有壓力?不說別的,說在香港生活,我們均要面對高樓價的壓力。未有置業的人面對置業首期感到有壓力;已置業的人面對長期供樓有壓力;已供完的人面對找不到最理想最合適的單位而有壓力;工作有壓力;養妻活兒有壓力;起居飲食愈來愈貴有壓力…我們都活在壓力之中。 貧窮的人最有壓力,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金錢去滿足基本生存需要。他們可能沒有地方住,或者正住在危險的地方(例如籠屋),而且三餐不繼,幸運的話可以找到食物銀行協助,或遇到有心人的出手幫助,否則只能吃一些沒有營養的食物。這些人之中,又有多少人會因為壓力而吸毒或做其他傷害人的事?(說粗口便是他們主要發洩的方法) 的確,做富有人家的兒女是有壓力的,特別是當家族關係十分複雜。賭王何鴻燊有很多妻子,因此有以想像到,妻子之間互相掙寵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而且兒女間不和也應該是可以想像到的事。假設何超盈真的吸毒,這是否是一個合理的理由去接觸毒品? 我從不相信吸毒有助減壓。減壓的方法其實很多,例如做運動、看書、看喜劇、和朋友談天、玩電子遊戲、聽音樂等。吸毒只會令人感到飄飄然,在一段時間內感到莫名的興奮。可是,獲得這剎那的快感是有代價的──毒品對身體的永久傷害就是換取興奮的代價。 事實上,近年政府有關打擊毒品的宣傳廣告愈來愈恐怖。除非不看電視節目,否則不能看到其中的一兩個,都是將吸毒的禍害展現在觀眾眼前。難道真的有人覺得,每數十分鐘去一次洗手間並不是怎麼的一回事? 總括而言,我認為減壓絕非一個吸毒的合理理由。每個人都有壓力,因此我們必須找到一個正確的方法去排解壓力,令我們不會有一個更令人難過的未來。

亡女.相心(五十三):佔領中環

亡女.相心(五十三):佔領中環

老實說,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從學者口中聽到這四個字。 究竟戴耀廷是誰?他是現任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於早前在《信報》裡撰文指香港的普選路無望。如果要爭取普選,市民便要以佔領中環作為手段。 對於一個正常人來說,他的想法若變為行動,必定是達法的行為,那麼作為一位法律系副教授,對法律的認識理應比一般人更深入,那他必定知道自己的想法將會是於法不容的行動。可是,他依然堅持己見,只因他對於爭取普選的執著比一般人還要強,因此,他不惜以身試法,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對我來說,這種比較激進的手法,一般只見於社文連、人民力量等團體,其他人通常只發聲而不行動,想不到現在連港大學者也準備行動了。他的做法究竟是對是錯? 小弟不才,不敢斷然說戴先生是對是錯──我確信他比我考慮得更加多。對我來說,一個行動是否適合(不敢說正確),就在於其正面影響和負面影響的範圍有多大。 佔領中環的正面影響是,若然成功的話,戴先生真的幫助香況爭取普選,這對香港來說必然是好事,因為將來必定會有更能代表香港市民的人為我們服務;若然失敗的話,外國也會更集中報導香港的情況,這會否對中央施加壓力?我相信會「唔多唔少」也會。這對未來成就香港的普選必有幫助。 那麼,佔領中環的負面影響又會如何呢?無論這行動會否達成目標,必然會損害香港的經濟。我對於某些說法感到不以為然,例如會令投資者撤資,或者駐港解放軍會有所行動等。 對於前者的說法,我認為即使佔領中環這想法真的被付諸實行,香港那時的情況也會比亞洲其他國家更穩定(至少中國、日本、南北韓等國家之間的衝突對投資者的影響更大),而且這個行動應該不會是長期的(自認愛港人士的人不會眼白白看著香港「淪陷」而不理吧?),所以不值得投資者毅然撤資,把以前的心血付諸流水。 至於後者的說法,我認為以中國現時在國際的地位以及她目前的發展,她實在不會再讓類似六四事件的事發生,不然她必定會承受其他國家的施壓,有礙她的發展。而且,在奶粉禁運事件,內地有說法指中國和香港也是自己人,發生什麼事便好好談談,不用實施禁運這手段。由此看來,中央不會希望有嚴重的衝突出現在中國境內(而且香港更(目前仍然是,將來不敢說了)是中國和國際溝通的平台),因此,流血事件理應不會出現。 即使如此,中環是香港這金融之都的中心地帶,很多跨國公司在這理開設辦公室,而很多金融活動也在這裡進行,若果這重要之地被佔領了,哪怕是一天,香港經濟也必定會有損失。這不是一小撮人的事,而是全香港事民的事。即使爭取普選是重要的,但對於部分人來說,賺取金錢努力生存(而非生活)顯然更加重要,他們必然會反對佔領中環。...

亡女.相心(五十二):恩將仇報與以德報怨

亡女.相心(五十二):恩將仇報與以德報怨

不能否認,《Taken》是一套難得緊張又好看的西片。它故事簡單,講述前CIA精英的女兒被人口販賣組織看中。為了拯救女兒,主角深入虎穴,大開殺戒。對於單純以看電影為娛樂的人來說,這是十分吸引,令人看後大呼過癮的電影。因此,它的續集令人十分期待。   去年,《Taken 2》上映了,儘管imdb的分數比上集低了,但從內容來說這套戲並沒有令人失望──依然是十分緊湊。這次少了動作場面,多了親情的描寫,女兒也由被捉,變為協助被捉的父親成功逃脫,而當中的動作場面和飛車場面也令人感到滿意。   可是,如果看者是抱著看動作片的心態看這套戲,便太浪費這套戲了,因為這套戲的中心思想不只是救人,而是對有仇必報的心態的反思。儘管這套戲並未能深入探討有仇必報的問題,但它著實能令看者有一個想法:當我們被別人傷害,我們是否能夠/需要傷害別人? 在第一集,主角女兒被壞人捉了,令主角失控地大開殺戒,以求抓回心愛的女兒。在第二集,那些壞人的家人得悉親人被殺,於是下定決心報服。結果,仇恨產生出仇恨,無止境延伸開去…這不就和現實世界中中東國家互相開戰的情況沒兩樣嗎?   事實上,報仇的理由是什麼?意義又是什麼?假如A的親人被B加害,結果死了,那A向B報仇能改變事實嗎?A的親人可以死而復生嗎?向B報仇之後,B的親人又會否向A報仇呢?之後這種報仇關係會否一定延續下去?  ...

亡女.相心(五十一):時日無多

亡女.相心(五十一):時日無多

時間不等人所共知的事實,而人人每天只有24小時更是我們不能改變的事實。儘管如此,人們總會無意地把時間投放在次要事情上,例如無聊地上網,和朋友悠閑地聊天,呆呆地坐在電視機前,或躺在床上把玩智能電話。   大部分人對於時間流逝這件事情不當一回事,因為他們習慣了──習慣了無論如何,自己都有一天24小時的時間可用;習慣了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控制時間;習慣了這一秒過後仍然有下一秒。   可是,在《In Time》裡,主角和身邊人卻沒有我們那樣幸運,他們大部分人的人生比起我們還要悽慘,因為儘管他們和我們一樣,每天也有24小時,但他們可能連一小時也過不了便歸天了,因為他們能夠掌握的時間比我們更有限。 這是戲中世界的設定:每個人在出生時也能對等地生存25個年頭,但之後每人便只有一年的時間生存;他們可以從別人身上取得額外的時間,或以工作賺取時間,或更直截了當地從別人身上奪去他們的時間。因此,那個世界沒有人有年老的外表(25歲後便不會老了),每個人也極為冷漠(深怕和別人走得太近會被人奪去時間),大部分人也極端地不會浪費時間(因為不知下一秒會否仍然生存),大部分人也是貧人(在那個用時間作為貨幣的世界,大部分人也沒有好好生活的條件),大部分人也是短跑好手(因為要趕在沒有時間之前找到額外時間)。   和現實相比,他們的人生更悲慘,每天也要抱著隨時去世/隨時看到別人去世,令人更體會到人生無常的無奈。可是,正正是因為時間的不足,他們比我們更珍惜時間,深怕錯過了時間的話,會賠上了自己的生命,或者會失去了和家人友人共處的機會。  ...

亡女.相心(五十):Hong Kong Style

亡女.相心(五十):Hong Kong Style

忽然看到一則有趣的新聞,是有關日本人對香港人的看法。讓我們看看日本人怎樣看待Hong Kong Style吧!(雖然不知是否真的?) 日人看港人:愛在地鐵接吻 飲食篇 1)早上吃通粉 —–(我反而覺得身邊人多吃麵包啊!日本人的早餐好像是吃飯的?) 2)吃飯時飲可樂 —–(這的確是真的,但不會只限於可樂,還有其他汽水呢!) 3)常吃剩一半以上飯菜 —–(這對女性來說是經常發生的情況。為何還不大大推廣少飯文化呢?) 4)沒喝酒情緒卻很高漲 —–(我剛巧有一位同事是這樣子,可是我認為這並不是一個普遍的例子,因為很多香港人也是沉默不語的。) 5)對優惠券異常執着 —–(這是真的,特別是對已經出來社會工作的人,因為現在吃飯真的很貴啊!)...

亡女.相心(四十九):whatsapp又收費又免費?

亡女.相心(四十九):whatsapp又收費又免費?

前陣子,Andriod版的whatsapp宣佈要收$8年費,引起港人不滿,紛紛表示不再用whatsapp,轉用其他instant messaging apps,例如wechat和line。可是,有消息指前幾天用家卻忽然收到whatsapp的通知,獲免費續用一年,令一眾未有低頭付款的用家感到高興。 蘋果日報:WhatsApp跪低 Android版免費續一年 成報:WhatsApp暫「跪低」 續免費期限 這令我想起過去我們用軟件的態度:我們總會從網絡上(或者以前從街頭上)尋找一些「特別」的途徑來免費/以較低價錢來獲得某些軟體的使用權,最為人所知的例子是的Windows──有多少人會願意付出數千元去購買原裝正版的Windows?即使Microsoft使出不同的手段來停止盜版在市場上的蔓延,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很多時水平更高的用家總能相出對策,令一眾網民仍然能夠免費/以較低價錢使用。 另外,音樂也有類似的情況。隨著我們進入互聯網的世代,部分人不再付款購買CD,而在網上尋找免費下載的版本。Youtube的興起更令網民每每能在某明星的新歌推出前便能試聽。說得好聽便是這樣做會收到免費宣傳的效果,但事實是很多人都因些不會購買CD,這當然會嚴重影響唱片公司的收入,以及歌手的飯碗,最終受害的可能會是我們自己(再聽不到喜愛歌手的新歌)。 在這個話題上,電影及電視也是重災區。很多人用BT下載外國的電影及電視,普遍的理由是很多想看的電影及電視在香港也看不到,或者不值得到戲院看。最近我發覺愈來愈多人在Youtube上載整套電影(當然是較舊的),但未有被刪,看來Youtube已經開始容許網民上載電影了?這樣做的結果令人們愈來愈不願意購買正版DVD了,令部分影音公司近來經常以$99三隻DVD的優惠價來吸引顧客。 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法很簡:要麼是發行商/創作人轉以其他方式賺錢(正如google以廣告賺錢),那便有機會提供免費的軟件/程式/檔案,要麼便要重新教導消費者正視盜版嚴重的歪風。在這個互聯網時代,前者顯然比後者更易做到。 以廣告收費的佼佼者便是google。它主要以AdWords(當消費者搜尋關鍵字後,才將相關廣告播放,當他們點擊你的廣告時,你才需要付款。)和AdSense(根據網頁內容中的關鍵詞而自動顯示適合廣告,google從中收取廣告費)收費。至於Facebook也是主要以收取廣告費賺錢,但他未有像google那樣成功(當然是因為facebook不是search...

亡女.相心(四十八):低頭族

亡女.相心(四十八):低頭族

自2011年初買了第一部smartphone之後,我一直未有使用數據服務,只用公司提供的wifi在上網、上下載file等。因此,那時的我並不算是正式的低頭族──至少我不能在地鐵車廂裡低頭使用電話上網或whatsapp。 最近,我終於「的起心肝」去使用數據服務了。那最smartone取便宜的無限上網plan,即基本月費3G計劃,最高下載速度為384kbps。看似很慢,但在正常情況下到Yahoo!其實只需一至兩秒,可以接受。 於是,我便正式加入低頭族行列了。我和部分的低頭族不同,我沒有玩candy crush或者其他其他手機遊戲,而是看新聞、看文章。以前,若果我要做到這些事情,我要麼坐在家中的電腦前上網,要麼使用公司的wifi上網;現在,我的學習時間顯然更加靈活。 可是,因為成為低頭族而受益的我,卻同時正在為低頭族們擔心。 對身體的影響 狂掃亂篤手肩勞損:到目前為止,我的手指還好,沒有痛,可是,經常使用手機及平板電腦真的會令手關節勞損,也會傷及肩膊。若不想老來受苦,當下便要適可而止地使用手機及平板電腦了。 低頭族玩手機平板19歲就白內障:這令我想起兒時家裡只有電視機,我每次看電視節目時也靠得很近,最後得了近視。現在使用手機及平板電腦時雙眼與屏幕的距離有機會更近,對雙眼造成的影響顯然易見。 平時站在港鐵車廂裡或坐在車上也沒大問題,但當人們一邊走路一邊低頭時,便很容易撞到別人。撞到別人也算了,最多只是被人臭罵一頓,但若在過馬路時只顧手機畫面而不顧路面情況,便有機會賠上性命了。 對生活的影響...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