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女.相心(五十七):團隊精神

最近重看一套十分精彩的日本漫畫:《超智遊戲One Out》。這是一套難得的漫畫,由甲斐谷忍所畫,是一套關於棒球的漫畫。 可是,有別於一般有關運動的漫畫,這套漫畫沒有一般的熱血,也沒有一般少年漫畫裡有關的友情及愛情的題材──這是一套鬥智的漫畫。 它的鬥智,並不是一般的金田一之類的鬥智,而是包含戰略、統計等科學思維邏輯的鬥智,當中還涉及卑鄙及奸險的元素。儘管如此,它卻並未有令整套漫畫變得陰沉,反而令讀者看到現實世界的真實一面。 在第十五卷裡,主角問了一個問題:「什麼是團隊精神?」很多人會說團隊精神就是集合球隊各個成員的力量,以產生更強大的力量,可是主角渡久地東亞卻不認同。他以同伴之口說出他所認為的團隊精神的真意。以下為主角認為團隊精神的真意的節錄:…

0 Comments

亡女.相心(五十六):謀殺案的反思

在過去的星期日,我一口氣看完了兩套電影,分別是《Red》和《Kick-Ass》。兩者的共通點都是動作暴力片──片中主角大走暴力英雄形象,以刀槍懲罰壞人,結果刀劍無眼,子彈橫飛,這一刻壞人中槍倒地,那一刻壞人手腳被砍飛,為觀眾帶來極為誇張的感觀刺激和短暫的快感(英雄把壞人打倒怎會沒有快感?)。 如果我不是在今天看完這兩套戲,如果最近幾天不是接二連三地發生了令人傷感的殘忍謀殺案,我應該不會有當下的感慨──感慨世界上某些人把真實世界和虛擬世界混淆,並把現實世界的人命看成無物,手起刀落便將無價的生命從別人的身上奪走了。 幾天前,身處大角咀的「魔子」被警方拘捕,涉嫌將父母殺害並肢解,而原因很大可能是涉及金錢、欠債或物業業權糾紛。正當這轟動全城的逆子弒雙親肢解案有最新進展,忽然又出現另一宗逆子謀殺父母案!身住元朗的「翻版魔子」和朋友聯手殺害「魔子」父母,令全港市民再次陷入謀殺案的陰霾之中。 儘管沒有窮兇極惡的殺人狂仍然在逃,香港市民必然對這兩宗謀殺案感到噁心──又有誰能想像得到,兩位由父母努力養大成人的人,最後竟然以這種非人道的方式來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有說殺人的理由可能有關金錢、疾病或相處之道,但在我心中卻出現一個疑問:究竟這些殺人狂是否由充斥著這個世界的暴力裡培育出來? 什麼是斥著這個世界的虛擬暴力?比方說,《Kick-Ass》中主角以暴力對抗壞人;《新鐵金剛》裡007對恐佈分子的追殺;日本漫畫諸如《One…

1 Comment

亡女.相心(五十五):再說佔領中環

第一次看見「佔領中環」四字,我想起了社民連或人民力量的激進行動。他們以往以大鬧立法會、激進地遊行來宣告自己的信心,宣洩自己的怒火,以捍衛自己/香港的核心價值,達到自己的目的。 不論他們是否真心想為市民發聲,我對於他們激進的行為感到不能接受──我不相信政府會因為他們激進的姿態而妥協。衝突的結果,往往不是成功解決問題。 因此,當我看到「佔領中環」、還未知道這行動的詳情時,我認為這又是另一個激進的行動,使我真的不太支持。 近日來,我了解多了「佔領中環」,知道多了戴耀廷的想法,使我對「佔領中環」這行動有不同的看法。 以下就是戴耀廷提出的「佔領中環」的大概詳情(轉自新報):…

2 Comments

亡女.相心(五十四):超盈迷糊事件

最近有報導指賭王何鴻燊與四太梁安琪所生的23歲長女何超盈,被發現神志不清地在銅鑼灣街頭遊蕩。有好心人出手幫助,發現她的鼻下有白色粉末。究竟那些白色分末是什麼?何超盈是否做了不當的行為?沒有人可以/有膽確實地回答。 有人說,她有這種行為是因為他的背景。他說,作為賭王的女兒,她承受的壓力十分大,因此若果她真的接觸毒品,也是無可厚非。 我對於這種看法感到奇怪?為什麼一個人壓力大便有理由去接觸毒品?正如為何中東人要向和自己的信仰不同的人施襲?吸毒或攻擊別人,這些都是不好的是,都是一些會令自己/別人受傷的事,為何會有合理化的時候? 我相信沒有一個人沒有壓力。數年前的巴士阿叔的「你有壓力,我有壓力」這名言至今依然不時在我耳邊響起。只要我們認真地想,在這世界裡生存,怎能沒有壓力?不說別的,說在香港生活,我們均要面對高樓價的壓力。未有置業的人面對置業首期感到有壓力;已置業的人面對長期供樓有壓力;已供完的人面對找不到最理想最合適的單位而有壓力;工作有壓力;養妻活兒有壓力;起居飲食愈來愈貴有壓力...我們都活在壓力之中。 貧窮的人最有壓力,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金錢去滿足基本生存需要。他們可能沒有地方住,或者正住在危險的地方(例如籠屋),而且三餐不繼,幸運的話可以找到食物銀行協助,或遇到有心人的出手幫助,否則只能吃一些沒有營養的食物。這些人之中,又有多少人會因為壓力而吸毒或做其他傷害人的事?(說粗口便是他們主要發洩的方法)…

0 Comments

亡女.相心(五十三):佔領中環

老實說,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從學者口中聽到這四個字。 究竟戴耀廷是誰?他是現任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於早前在《信報》裡撰文指香港的普選路無望。如果要爭取普選,市民便要以佔領中環作為手段。 對於一個正常人來說,他的想法若變為行動,必定是達法的行為,那麼作為一位法律系副教授,對法律的認識理應比一般人更深入,那他必定知道自己的想法將會是於法不容的行動。可是,他依然堅持己見,只因他對於爭取普選的執著比一般人還要強,因此,他不惜以身試法,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對我來說,這種比較激進的手法,一般只見於社文連、人民力量等團體,其他人通常只發聲而不行動,想不到現在連港大學者也準備行動了。他的做法究竟是對是錯? 小弟不才,不敢斷然說戴先生是對是錯──我確信他比我考慮得更加多。對我來說,一個行動是否適合(不敢說正確),就在於其正面影響和負面影響的範圍有多大。…

4 Comments

亡女.相心(五十二):恩將仇報與以德報怨

不能否認,《Taken》是一套難得緊張又好看的西片。它故事簡單,講述前CIA精英的女兒被人口販賣組織看中。為了拯救女兒,主角深入虎穴,大開殺戒。對於單純以看電影為娛樂的人來說,這是十分吸引,令人看後大呼過癮的電影。因此,它的續集令人十分期待。   去年,《Taken 2》上映了,儘管imdb的分數比上集低了,但從內容來說這套戲並沒有令人失望──依然是十分緊湊。這次少了動作場面,多了親情的描寫,女兒也由被捉,變為協助被捉的父親成功逃脫,而當中的動作場面和飛車場面也令人感到滿意。  …

0 Comments

亡女.相心(五十一):時日無多

時間不等人所共知的事實,而人人每天只有24小時更是我們不能改變的事實。儘管如此,人們總會無意地把時間投放在次要事情上,例如無聊地上網,和朋友悠閑地聊天,呆呆地坐在電視機前,或躺在床上把玩智能電話。   大部分人對於時間流逝這件事情不當一回事,因為他們習慣了──習慣了無論如何,自己都有一天24小時的時間可用;習慣了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控制時間;習慣了這一秒過後仍然有下一秒。   可是,在《In…

0 Comments

亡女.相心(四十九):whatsapp又收費又免費?

前陣子,Andriod版的whatsapp宣佈要收$8年費,引起港人不滿,紛紛表示不再用whatsapp,轉用其他instant messaging apps,例如wechat和line。可是,有消息指前幾天用家卻忽然收到whatsapp的通知,獲免費續用一年,令一眾未有低頭付款的用家感到高興。 蘋果日報:WhatsApp跪低 Android版免費續一年 成報:WhatsApp暫「跪低」 續免費期限…

0 Comments

亡女.相心(四十八):低頭族

自2011年初買了第一部smartphone之後,我一直未有使用數據服務,只用公司提供的wifi在上網、上下載file等。因此,那時的我並不算是正式的低頭族──至少我不能在地鐵車廂裡低頭使用電話上網或whatsapp。 最近,我終於「的起心肝」去使用數據服務了。那最smartone取便宜的無限上網plan,即基本月費3G計劃,最高下載速度為384kbps。看似很慢,但在正常情況下到Yahoo!其實只需一至兩秒,可以接受。 於是,我便正式加入低頭族行列了。我和部分的低頭族不同,我沒有玩candy crush或者其他其他手機遊戲,而是看新聞、看文章。以前,若果我要做到這些事情,我要麼坐在家中的電腦前上網,要麼使用公司的wifi上網;現在,我的學習時間顯然更加靈活。 可是,因為成為低頭族而受益的我,卻同時正在為低頭族們擔心。…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