罔相心室 Blog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二):去到盡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二):去到盡

「Work Hard, Play Hard。」是很多香港人的想法,也是很多年輕人的左右銘。這個態度看來甚至是外國成功人士的人生態度之一。個人來說,比起這種「去到盡」的人生態度,我更喜歡中國的「中庸之道」,但我也知道很多時候,如果我們不拼到盡,我們可能不能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 不是政客的政客:特朗普 當下,我想到了特朗普。 特朗普是一位極為爭議性的美國總統。他在任四年來所做過的事情、說過的話,都為世界帶來極大的回響。四年來,有人變得愈來愈討厭他,也有人變得愈來愈喜歡他。套用一句十分老套的說話:「歷史將會評價他的功與過。」,我因此不會對他一直以來所做的事作出評價。 在「去到盡」方面,特朗普是無出其右的人。有人在他四年總統任期將至之時,回看他在四年前參選時所許下的承諾,發現大部分的承諾也實現了,相比起之前多屆的總統總是停留在說說的階段,特朗普的確是做出壯舉了。 雖然我沒有做過仔細的資料搜集,但我相信即使以全世界的政府領導來比較,特朗普的承諾達成率也必然是名列前矛,因為我相信絕大部分的政府領導也是以政客的態度來處事,而特朗普則是用極端的生意人態度來處事。 政客的態度即是什麼?你看看香港的政客的態度是怎樣,你便能略知一二。當然,不用地方的政客的態度也不盡相同,但大致上也是在最初只說好話,用說話來贏取民眾的支持,待他真的當選了,他就會放慢腳步,「說一套做一套」,等到適當時候再以「唧牙膏」的方式再給一些小甜頭給民眾,令他們繼續保持希望,而自己則在享受其他政治收穫。...

外商投資中國實務淺談

外商投資中國實務淺談

外商投資中國,最常見方式是在中國內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 (Wholly Foreign-owned Enterprise, 簡稱 WFOE;有時會見到WOFE是因為英文發音問題所致)。簡單來說,就是一家100%持有的中國子公司。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二):2020.12.31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二):2020.12.31

很快便到了2020年的最後一天。對我來說,這一年是其中一個我最難忘的一年,因為在過去的365日當中,我想至少有1/3年我也是在家中度過。 另一個我最難忘的一年當然就是2019年了,原因也不用多說。 在數年前,我曾經有過一段懷念學生時期的日子的時間:懷念那時能有較多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懷念那時能有較多時間留在家中,也懷念那時不太花心思去思考社會與人生。結果,在這2020年裡,我的第二個懷念成了現實:我這工作多年的人竟然可以在這麼多留在家中的時間。 Work From Home本來是一件好事,因為不用早起身、不用迫車、不用趕回公司,一整天的起居飲食也能在家中完成。但是,這種看似舒適的生活,卻是建築在無數人命之上。 一種未知的病毒,傳染性極高,又沒有疫苗對抗,在過去一年不知從何而來,進入人類社會,令每數人喪失性命。面對這惡魔,不論是年輕人、老年人、強壯的人、富人、窮人、善良的人、惡人,都無法與之對抗。到目前為止,COVID 19已為世界帶來80.9m的確診個案(不代表有80.9m人,因為有人可能在痊癒後再次病發),因此而成的人有1.77m,相當於2%的死亡率(這是簡單的除法;看死亡率當然要看不同年齡組別為好)。 有人說這是野生動物身上的變種病毒,也有人說這是實驗室洩漏出來的人造病毒,但事實是哪一個也好,我們的世界確實被它所慢慢摧毀。幸運的是,人類仍然努力地尋找生存的方法。 未來就是未知,當下才更重要...

公司年結的稅務盤點

公司年結的稅務盤點

BY 阿葦 – 稅務新鮮人 前言 2020年疫情肆虐,對各行各業都造成了不同的負面影響,也讓老闆們去思考如何業務升級轉型,搬到網上平台,利用科技促進業務營運,破舊立新,安排員工WFH等等。 像SARS 一樣,每當瘟疫過後,就是經濟結構轉型,催生不同新經濟的時段。疫苗大流行後,會是數字經濟,大數據,金融科技的時代嗎?傳統產業會否因此而式微及被取代嗎? 疲於奔命的PEAK SEASON...

完Q之路(七十九):HKAS 28 聯營公司(Associates) & HKFRS 11 聯合協議(Joint Arrangement)

完Q之路(七十九):HKAS 28 聯營公司(Associates) & HKFRS 11 聯合協議(Joint Arrangement)

之前提及公司A如何取得公司B的控制:除了是取得某比例的股份外,我們還要考慮公司A是否有足夠的投票權等的權利。如果最後我們確認公司A沒有控制公司B,我們就可能要考慮他們是否以其他方式合作? 當我們要決定某兩間以上的公司是否聯營公司,我們需要考慮相關公司是否存在著重大影響(Significant Influence)。 根據HKAS 28,重大影響(Significant Influence)是指公司A有能力去參與公司B的財務和經營政策的決定,而公司A並非控制或與公司B有聯合控制的合作模式(Significant Influence is the power...

完Q之路(七十八):HKFRS 3 Business Combination(三) – 或有對價(Contingent Consideration)&或有負債( Contingent Liabilities)

完Q之路(七十八):HKFRS 3 Business Combination(三) – 或有對價(Contingent Consideration)&或有負債( Contingent Liabilities)

上回簡述了合併報表中涉及的日記帳分錄,而我舉列的只是一些係常見例子。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可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集團內交易,並在準備合併報表時加以移除。現實生活有時會遇到更複雜的情況,例如我今次所簡述的或有對價(Contingent Consideration)和或有負債( Contingent Liabilities)。 HKFRS 3也特別提及這兩情況,是因為現實生活總是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不像考試答問題一樣很多時也很確定某些條件。 或有對價(Contingent Consideration) 或有對價(contingent consideration)是指如果未來特定的事項發生,買方需要向賣方支付額外的資產或權益的義務。同時,如果符合某些條件,買家也有權收回之前付出的代價。...

完Q之路(七十七):HKFRS 3 Business Combination(二) – 合併報表日記帳分錄(Consolidation Journal Entries)

完Q之路(七十七):HKFRS 3 Business Combination(二) – 合併報表日記帳分錄(Consolidation Journal Entries)

我認為在HKFRS 3中最複雜的除了商譽(Goodwill)的計算外,就是處理合併報表時所做的日記帳分錄(Journal Entries)。以下我將會簡述一些基本的日記帳分錄以供參考。 以下這些日記帳分錄(Journal Entries)一般在考試可能不需要(除了在Module A裡要懂得填那張A3 worksheet,或者試題要求)。但是,如果你在日常的工作裡有機會處理到合併報表,你絕對會需要用到這些日記帳分錄(Journal Entries)。 JE01 移除子公司投資(Investment...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一):簡單、基本

第二人生(二百四十一):簡單、基本

我還記得,十年前我曾經買了一件很多圖案的T-shirt。那時候我喜歡有複雜設計的衣服,覺得愈複雜、愈多圖案,就愈有味道。怎料,十年後的今天,我的衣櫃充斥著的,就是Uniqlo的淨色T-shirt。 的確,人會隨著年紀漸長而改變。以前喜歡的東西,現在可能不再喜歡;現在討厭的事物,將來可能會愛上它們。 改變是必然的;世上只有改變這件事本身是永恆不變。我只是沒有想過,我的心態會隨著年紀增加而變得更為簡單。在很多事情,我也想重回基本步,覺得基本的東西才是好,才能幫到自己。 我曾經嘗試思考自己為何會有這種回歸起點的行為?是因為前進不了?是因為不想再複雜?或者是因為人生已經有太多複雜的事情,所以應該要重投基本簡單的事情?可能這些都是原因?或者,我也不想想得太複雜,只是純粹地想過得舒服一點? 生活回歸基本 以前,我會想把日程排得密密麻麻,特別是在週末,因為我不想浪費每一分每一秒。我不是要強迫自己在每一秒都要工作,但總會為自己安排一些活動,例如這天約ABC見面,那天去學習什麼等等,讓自己感到生活很充實。 但是,日程安排緊密就是代表生活很充實?還是我只是不想讓自己停下來? 以前,我總覺得停下來的時間是浪費,代表不事生產;沒有產出,便沒有成長。我以為要令自己成長,就是要令自己不停地忙、忙、忙,忙著工作,忙著交友,忙著鍛練自己,忙著娛樂。結果,我一直都在忙著,忽略了自己。我沒有預留很多時間去和自己相處,去與自己對話,去了解自己究竟想要什麼。 結果,忙碌令我的壓力大增,也令我的身體出現一些小毛病。但是,換個角度看,這可能是上天的一種恩賜,令我知道我把我的生活弄得太忙、太複雜。我必須回歸基本步。 想通之後,我刻意地把自己的步伐放慢:我學會走路時放慢腳步,學會了不去計劃太多事情,學會了預留多一點獨處的時間給自己,學會了珍惜這些簡單基本的生活。從此,生活簡單了,也看來仍然很充實。...

常設機構(Permanent Establishment)概念入門(一)

常設機構(Permanent Establishment)概念入門(一)

BY 阿葦 – 稅務新鮮人 前言 請注意,本文內容比較冗長,而且沉悶。阿葦已盡量以簡單字眼解說,如讀者閣下仍未能讀懂文章內容,是基於該概念的抽象性及本人的文筆問題,懇請見諒。 阿葦建議讀者閣下可抽空分段閱讀,再消化及理解文中內容。 「雙重徵稅」及「防止逃稅」與「稅收協定」 跨國投資、對外貿易、人員和技術的跨國交流在近幾十年來一直進行中。現實生活中,隨著交通越來越便利,香港企業經常會委派員工到中國內地和外國工作,短則即日來回,長則數以年計。這項簡單的商業行為在稅務上衍生了兩個問題: (一)香港企業因員工到外地工作而賺取的收入/利潤是否應要在外地申報及繳納當地的利得稅(公司稅)或其他稅種?...

RSS
Follow by Email
LinkedIn
Share
WhatsApp